四川医生17小时自驾1200公里驰援武汉

2020年02月04日08:11  来源: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一个人的援鄂医疗行动

黄维在战“疫”前线投入了紧张的工作。

黄维

黄维(中)和武汉的战友们在一起。

“你是希望爸爸当一个懦夫,还是迎难而上?”黄维用力抱了抱儿子,转过身发动了汽车,开出二三十米后,听见儿子还在喊“爸爸”,他又猛踩了一下油门。1月31日晚7点30分,黄维离家后不久,买了3袋尿不湿,头也不回上了高速。

2月1日下午,这个家在成都的放射科医生,出现在1200多公里外的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援鄂医疗队一样,黄维很快就投入到患者诊断和救治中。但和其他医疗队不一样的是,这支队伍只有他一个人——他是自己去的。

出发

“你希望爸爸当懦夫吗”

黄维的家在成都市大邑县沙渠街道。1月31日晚7点51分,买完尿不湿后,他发了一个朋友圈,“一个人的远征,我可能是最特殊的‘川军’。”

调好导航,黄维看了看,1200多公里,全程不歇的情况下,预计14个小时到达。这个还有两个月满38岁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成都平原清冽的空气,再一次发动了汽车。

没开出多远,电话就响起来了。“疯了?去武汉!”挂断一个朋友的电话,没过多久又响了,是另一个朋友,“你这样去,无名无分,算什么?”黄维没有过多解释,谢谢大家的关心,答应到了后发朋友圈报平安。

又接了几个,黄维不打算再接,但铃声再一次响起,是弟弟。“哥,妈让你小心一点。”说完弟弟就挂了,没有让父母通话,但黄维突然就忍不住了,边开车边哭了起来。

好在,妻子没有打来。去武汉的事,黄维之前和她提过,她没说不去,也没说去。出发前,他打过电话,她可能忙,没接。妻子是同行,在大邑一个乡镇卫生院当护士,春节这几天几乎每天加班。

黄维觉得,同为医务工作者,妻子能理解,但他还是给妻子留了一封信。“钟老爷子84岁依然去往前线,我倒过来也比他小1岁,有什么理由不去?”黄维说,这也是为儿子做一个榜样。

出门的时候,两个儿子和岳母都在家,大的11岁、小的4岁。他告诉小儿子:“爸爸要去工作,会很久才回来。”小儿子问:“什么工作?”他说:“你就当爸爸是去打怪兽好了。”

大儿子送他出门,到了门口问他:“能不能不去?”他反问:“你是希望爸爸当一个懦夫,还是迎难而上?”

缘由

“我是医生,过来支援”

2月1日中午12点多,沪渝高速江夏出口,一辆“川A”驶出,被执勤民警拦了下来。测量完体温,民警拿过登记本,问黄维来武汉干什么。“我是医生,过来支援。”黄维拿出一张打印的《证明》,上面写着: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现有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人民医院CT医师黄维支援我院,特此证明。上面还附了黄维的身份证号、医师执业资格证号和车牌号,落款盖章是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

黄维和江夏区中医医院的联系,最先是通过一个各地影像医师的微信群。1月28日,江夏区中医医院放射影像科医生在群里发布了急需支援的求助信息。黄维看到消息,主动凑了上去。

“身体吃得消吗?家人同意吗?医院同意吗?”听说黄维要来,江夏区中医医院副院长韩劲松喜出望外,但也没忘提前和他“约法三章”。其时,黄维正处于工作调整的关键期。为方便照顾孩子,他将在1月31日从沙湾区人民医院离职,2月1日到成都市区的一家医院报到。

让黄维振奋的是,乐山和成都两家医院都支持他的决定。

上岗

“战友,你们要多休息”

下了高速,直奔医院。中午1点,拍了张医院大楼照片后,黄维发了个朋友圈,“安全抵达,我们一定能够打赢这场战争。”

2月2日,正式上班第一天,黄维早上6点多就醒了,穿上尿不湿赶到医院还不到8点,但他发现,更衣室里挂着上百件衣服,一些是昨天夜班的还没下班,一些是今天白班的比他还早。换好防护服,请战友在背上写上“放射,四川,黄医师”,就算入了伙。

黄维被安排做CT诊断,一天下来几乎就没停过,基本上都是肺部CT,其中很多是发热病人。他听战友们讲,作为疫情定点收治医院,最高峰一天要做300人次,这两天已经少一些了。

下午6点16分,下了班的黄维又发了朋友圈,里面都是他当天的工作照,“感谢战友为我留下这些美好的回忆。谢谢你们,尤其是那位怀孕了还一直坚持在一线的战友,您应该得到足够的休息。”

原来,在黄维到来前,CT室只有3个人倒夜班,最长要连续工作20小时,这位怀孕女医生便是其中之一。而正是黄维的到来,她从下一轮开始,不用再倒夜班了。

对话

“觉得我沽名钓誉?你来”

记者:有没有想过自己此行会有危险?

黄维:想过。但我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2003年,我刚毕业参加工作,在一家民营医院,就去了崇州一个车站,参与抗击“非典”的工作,在一线待了 1 个月。2008年“5·12”地震,我在大邑一个乡镇卫生院,地震后的第三天还是第四天,就去了都江堰市人民医院增援,后来又去了一个专门运送伤员的机场帮忙。

记者:有没想过“特立独行”可能引来非议?

黄维:我刚出发没多久就有了。朋友打电话提醒我,说我没加入医疗队,自己一个人来,名不正言不顺,觉得我沽名钓誉。但是我真的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的战友们都累成这样了,我只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我只是遵从我内心的想法,尽一个做医生的本分。如果觉得我有别的目的,那你也来啊,来的人越多,我的战友们就越轻松。(丁伟 李昕锋 受访者供图)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