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双城经济圈是个什么“圈”?

2020年01月06日08:14  来源:封面新闻
 
原标题:成渝双城经济圈是个什么“圈”?

  从“成渝经济区”到“成渝城市群”,再到“成渝双城经济圈”, 1月3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做出的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重大决策,又一次把成都和重庆推到合作共赢的新起点。

  堪称国家战略的首个“双城经济圈”登陆,足以让多年来致力于为成渝地区发展建言献策的学者欢呼。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首席研究员汤继强连续发布多条朋友圈,用“成渝发展新时代到来”“成渝新期待”等话语,描绘心情。

  仅两天时间,汤继强收到很多电话,来自北京、上海、深圳,甚至海外的朋友都在关切“双城经济圈”,他们说,“准备到西部来干一番事”。

  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圈”,引得人们热血沸腾?1月5日,汤继强接受封面新闻记者专访,进行了深入解读。

  “抓两头带中间”

  希望国家给一个“名分”,是多年来川渝两地乃至全国多位专家学者,为之不懈努力的事业。此次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强调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意味着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终于上升为国家战略

  “那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做法?”汤继强抛出观点,“就是抓两头带中间”。他强调,这是多个层面的“两头”与“中间”关系。首先,以成渝双城经济圈为一头,另一头则是长三角,“沿着长江一头一尾,连起来就是长江经济带的整个沿线,从成渝到湖南、湖北、安徽、江西,再到江苏、上海,这是中国经济的半壁河山。”发挥“两头”功能,通过长江经济带的关联,将东部与西部贯通起来均衡发展,实现国家内部区域协调发展。

  再观成渝双城经济圈内部,依然能看到“抓两头带中间”。汤继强表示,一头是重庆,一头是背靠四川的成都,两个城市协同发展带动整个区域的发展。

  “还有一个‘抓两头带两端’,就是以成都为中心点。”他首先瞄准四川省内,“犹如一条‘T’型经济带,‘T’的上半部分呈东西走向,拉通成德绵乐, ‘T’的下半部分则串起资阳、内江、宜宾、泸州,再延伸至攀枝花等地,形成两条经济带,有‘两头’‘两端’。”

  更进一步,汤继强把视野拉到全国,乃至全球,他直言,“抓两头带两端,实际上紧扣国家的若干重大战略,比如‘一带一路’。 广元再往北走就和西安连在一起了,西安又和陆上丝绸之路连在一起了。攀枝花往南与昆明连在一起,昆明又和东盟连在一起,东盟通过印度洋抵达海上丝绸之路。另外,沿长江经济,经上海也抵达海上丝绸之路。”

  “一子落全盘活”

  “这步棋走得很大,”汤继强难掩激动,“大到什么程度?就是在中国西部有了一个外向型的经济单元。”

  他进一步解释称,目前,中国区域经济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在中部崛起和“东中一体”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南北分化加剧现象。处于中国经济第一极的三大湾区均为沿海地区,因此成渝城市群成为第二极,还有更为重要的意义——作为长江上游的城市群,它是深入中国腹地的一个经济板块,是内陆开放的典型代表,像脊梁一样挺起了中国的经济版图,支撑着中国内地省份参与国际竞争,走到国际舞台的最前沿。他表示,“最慢的舰决定船队速度。”

  汤继强反复强调, “这个意义非同凡响”。他用“妙”字形容成渝双城经济圈战略,“妙在什么地方?相当于在中国西部,实现两个国家级中心城市珠联璧合。”汤继强把话锋转移到了成渝两地的产业发展上。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四川和重庆的地区生产总值合计超过6万亿元。成渝城市群人口和经济总量都分别占川渝两地总和的90%左右。2014年,成渝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的5.49%,2018年这一比例提升至6.6%左右。

  “一子落而全盘活,可以说成渝双城经济圈的战略,抓住了西部区域发展的牛鼻子。”上个月召开的四川省委经济工作会议确定,2020年四川将把发展实体经济摆在突出位置,加快构建具有四川特色的现代产业体系;扎实推进“四向拓展、全域开放”,加快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汤继强认为,恰恰在这个时候,双城经济圈的战略“封号”就是国家政策赋能的具体体现。与此同时,中日韩三国首脑成都会,给了未来发展更多提示和更大的想象空间。

  “两兄弟可以竞争发展、竞合发展”

  在汤继强看来,中央已经为成渝两地画好了“圈”,两地需准确看到,这就是未来的工作半径、思考半径、服务半径。“成渝双城经济圈是重要的增长极,或者说发展轴,它增加了国家经济发展的回旋空间。只要把回旋空间利用好了,并牢牢抓住其他关键,比如说转方式、调结构、产业升级、创新创业、军民融合等,坚持新发展理念,用好政策工具,打好组合拳。最后将实现川渝两地自身发展,为西部发展注入动力,促进国家可持续发展和抗风险能力等。”

  此次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提出,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一贯赶超比拼的成都和重庆,今后的步子到底该怎么迈,成为业内外关注的焦点。

  汤继强承认,由于发展阶段不同,以及两地自身发展都还有空间,存在发展不足的现状,所以成都和重庆的主体意识都很强,确实存在“相爱相杀”的情况。他表示,融入双城经济圈的国家战略,关键在于一定要跳出一个误区,即行政区划。

  “成渝双城经济圈,其实也包含两个‘圈’,一个是成都经济圈,一个是重庆经济圈。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要认识清楚的就是,双城经济圈既是一个合作的关系,又是一个竞争的关系,应该做到两个‘圈’竞合发展。”他补充强调,“经济圈的考虑,就是照顾到了中心外围的意思,照顾到了产业半径,经济半径的便捷性,也照顾到了经济的密度、经济的复杂程度的这些关系。”

  汤继强作了一个比喻,“从国家层面来讲,成都和重庆都是我的孩子,你们两兄弟可以有竞争,但别相互掐。”他认为,两地区域间的竞争问题,可以通过互相协调来解决,但对外就是整个西部板块,以双城经济圈的发展,最终实现川渝之间的一个抱团发展。“最后是四川受益、重庆受益、西部受益、国家受益。”封面新闻记者 李媛莉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