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熱議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新定位”

打造重要增長極和新的動力源

2020年10月19日07:20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打造重要增長極和新的動力源

  “定位更高,要求更高,目標也更高。”10月17日,談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規劃綱要》,省委省政府決策咨詢委員會宏觀經濟組副組長丁任重用三個“更”來描述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全新定位。

  在他看來,相比今年1月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提出“在西部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此次明確“打造帶動全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和新的動力源”,從“在西部形成”到“帶動全國”,並增加“新的動力源”等表述,對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戰略定位有新的提升。

  針對新的定位和表述,省內專家學者和相關部門展開熱議。

  更高定位

  站在整個國家經濟體系可持續發展角度來布局

  “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省社科院研究員盛毅認為,這次明確提出“帶動全國”,是對西部地區在形成“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中重要性的強調。

  在盛毅看來,成渝地區是輻射西部的重要經濟腹地,要形成“雙循環”新發展格局離不開成渝地區,但其經濟實力和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相比差距很大。這也意味著發展潛力大,若能和東部發達地區形成優勢互補,就能在“雙循環”特別是內循環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教研部副教授蔡之兵進一步認為,新提法釋放了兩個重要信號: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戰略定位更加重要、區域功能更加高級。

  一方面,在西部打造全國的增長極,表明黨中央是站在整個國家經濟體系可持續發展的角度來布局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戰略。另一方面,從單一增長極的定位到增長極和動力源並重的定位,表明黨中央對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期望大大提高,更要求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能帶動其他地區的發展。

  更高要求

  要審視自我在國內經濟甚至世界經濟發展格局中的角色

  “更高的定位,要求成渝地區要將內部發展與外部發展、自身發展與輻射發展、區域發展與國家發展高度結合。”蔡之兵說,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不僅要自我審視,更要審視自我在國內經濟甚至世界經濟發展格局中扮演的角色。

  盛毅認為,成渝地區目前確實存在產業雷同現象,但目光放到國內和國際,這種雷同並不是問題,“比如,兩地都有外資企業布局的筆記本電腦組裝產業,這種雷同提供了產業共同做大規模、深度挖潛形成區域特色的機會。”

  省發展改革委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統籌處副處長盧小甫認為,要從生產端與市場端(消費端)去認識提法變化帶來的要求,“從兩端來說,成渝地區具備聯手打造內陸改革開放高地、成為帶動全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和新的動力源的條件。”

  “我們要摸清家底,才知道怎麼去適應新要求。”省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譚焱心認為,成為帶動全國的新的動力源,首先要找到區域內的動力源在哪兒。在他看來,四川天府新區、重慶兩江新區,未來十余年的產業布局和人才資源儲備都很好,要著力這些地區的人才培養和資源傾斜﹔還要找准全球范圍內的優勢產業,引導培育行業獨角獸作為支撐。

  “打造新的動力源,創新恰恰就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省科技廳相關負責人認為,四川應著力提升包括基礎研究能力、技術攻關能力、成果轉化能力和協同創新能力在內的四個能力,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激發新的發展活力。

  更高目標

  站在全國角度謀劃思考自身“帶動全國”的責任

  “規劃是行動的第一步,目光一定要長遠。”譚焱心建議,瞄准新定位,要結合“十四五”規劃編制實施,又應著眼於未來十年甚至更長時間。

  “一定要站在全國的角度去謀劃,去行動,才能實現‘帶動全國’的目標。”談到如何行動時,丁任重一連用了六個“大”——發展大產業、培育大市場、構建大平台、增強大科創、突出大保護、形成大都市圈。

  行動已經展開。“從生態保護區域責任來看,保護一江清水是行動目標,重中之重是針對跨境河流,構建上下游協調聯動機制。”省河長制辦公室主任、省水利廳廳長胡雲說。9月18日,川渝兩地河長制聯合推進辦公室已完成組建,下一步,兩省市將再次摸清跨境河湖家底,逐步實現“一河一策”、一張清單管兩岸、管上下游。

  作為四川首個省級新區,三江新區是宜賓主動融入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而全力打造的高能級平台和高質量增長極。“三江新區將瞄准高端產業和產業高端,針對性制定招商引資政策,推動更多大項目、好項目落地。”宜賓市三江新區管委會主任、臨港經開區黨工委書記蘭宏彬說。(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羅之飏 徐莉莎 王成棟 雷倢 王吉南 寧寧)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