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學習成趨勢 技術力量補差距

在線教育不“下線”

本報記者 劉 峣 

2020年10月15日09: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在線教育不“下線”

在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觀展者在教育服務專題展區了解一款英語學習手機APP。新華社記者 李木子攝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在線教育迎來蓬勃發展。利用信息技術更新教育理念、變革教育模式已成大趨勢。

專家和業內人士認為,隨著在線教育的提質升級,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混合式學習將成為教育的新常態,教育領域的國際合作有望駛入快車道。與此同時,家庭教育的積極參與,將成為推進中國教育發展的重要動力。

中國在線教育創奇跡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面對停課不停學、不停教的考驗,中國在線教育挑起重擔,各地教師支撐起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在線教育。

“在全球教育領域內,這是一個奇跡。”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會長劉利民說,疫情期間,中國及時開通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面向高校免費開放包括1291門國家精品課程在內的3萬余門在線課程,針對偏遠地區開設空中課堂,滿足2億多學生居家學習需求。

近日,騰訊主要創始人、“一丹獎”創辦人陳一丹在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詹姆斯·赫克曼進行線上對話時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讓全社會第一次全面了解到科技為教育帶來的巨大變化,一批成熟多年的技術方案在教育體系核心中落地,催生了教育新模式。

“以前在線教育是進不了K12(學前教育至高中教育)課堂的,隻能在課外輔導、技能培訓等外圍板塊作為輔助手段。但在疫情期間,在線教育第一次‘打入’K12課堂,成為承擔教育工作的主力。”陳一丹說。

科技的發展為教育加速向線上轉移提供了支撐。疫情期間,很多地區採用AI技術、大數據手段等信息化工具實現學習打卡、作業批閱、為學生提供個性化學習方案等。據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報告預計,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4230億元,用戶規模預計達3.31億人。

“在疫情之前,很多家長並沒有認識到在線教育的好處。實際上,在發展日新月異的時代,知識與能力不應隻靠學校或線下教育提供。”在線教育平台“大咖知識學堂”創始人璐瑤媽媽說,疫情期間有更多家長加入了自己的平台。從排斥到了解,再到依賴在線教育,是不少家長的心路歷程。

在線教育的技術門檻是否會加劇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的教育差距?業內人士指出,隻要滿足硬件條件、解決了“沒有”的問題,線上教育就能打破優質教學資源的地域限制,讓不同地區的學生享受到多樣化教育資源。

中國教育科學院國際比較教育研究所所長王素近期發布的一項研究顯示,疫情期間,我國中部地區孩子每天在線學習時長高於東、西部地區。對孩子在線學習效果的滿意度,中部地區學生家長也顯著高於東、西部地區家長。

“應當通過技術賦能,共享優質教育資源,促進教育公平。在優質在線教育資源顯現集約化發展趨勢之下,避免新的數字鴻溝的產生。”王素表示。

為國際教育合作開渠道

隨著正常教學秩序的恢復,線上教育的需求也開始趨於正常。業內人士預計,疫情之后,教育的形態將發生變化,線上線下的混合式教育將成為必然。

在上海,“空中課堂”在新學期仍堅持“開課”,為150萬中小學生提供線上學習空間。上海市教委主任王平認為,疫情期間在線教育的實踐為推進線上教育與線下教育的進一步融合提供了契機,促進教育的優質均衡發展。“空中課堂”不僅為學校提供了托底保障資源,還促進了教師專業能力發展。有不少老師表示,隨著線上線下教育的打通,“因材施教”的重點更加突出。

在線上對話時,赫克曼也指出,在線教育技術的發展,讓更多個性化教育成為可能。

“利用新的技術發展出更為個性化的教育方法,以更靈活的方式去理解孩子,而不僅僅是把孩子們帶到學習的下一階段。這種新的教育模式允許孩子們按照自己的節奏學習和成長,也可以讓我們及時監測到孩子的成長變化,為他們的技能培養提供幫助。”赫克曼說。

“隻有因材施教的個性化教育,才能讓每個孩子成為最好的自己,而不應該像工廠裡的產品一樣被加工成同樣的產品。”璐瑤媽媽介紹,大咖知識學堂通過社群服務,實現一對一群內答疑,指導家長對孩子因材施教,讓家長掌握和孩子溝通互動的方法,接下來的學習就會變得非常簡單。借助這樣的教育方式,也讓孩子發展出一系列的興趣愛好。

與此同時,在線教育的發展也為國際教育的交流合作開辟了新渠道。

“一些早教和課外的輔導機構在海外尋找合適的英語教師,通過互聯網視頻教育,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全球教育供應鏈。”陳一丹說,在中國教育體系走向現代化的改革進程中,加強國際交流符合各方利益,這對全球的科技、經濟包括文明的發展都是有幫助的。

數據顯示,通過各類在線教育平台教中國學生英語的北美教師目前已超10萬名。在疫情影響下,很多被迫待業或失業的美國教師通過中國在線教育平台得到了收入和生活保障。而在上個月於北京舉行的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專門設立了教育專題展,參展廠商超過120家,其中在線教育企業佔了大部分。

劉利民指出,相對低成本、高效率、大規模的在線傳播形式為國際間教育交流合作打開了突破口,也為跨境教育提供了新渠道,有利於促進包括跨國網絡教育、遠程教育等教育服務貿易的發展。

凸顯家庭教育重要性

“傳統的教育系統需要一個老師和一間教室。在這樣的教學環境下,父母與孩子以某種方式被分隔開了。而在疫情期間,父母一直和孩子、老師在一起,這樣的教育效果實際上是更好的。”赫克曼指出,在線教育發揮的重要作用之一,就是把更多的學習過程和環節帶到了家庭當中。

疫情期間陪孩子天天在家上網課,讓不少中國家長“抓狂”。但與孩子的相處時光,也讓很多家長找回了“初心”。

“有的家長告訴我,以前光忙工作,孩子9歲了自己都沒陪他學習過。”璐瑤媽媽舉例說,疫情期間,很多家長跟孩子一起學習后感慨:不是孩子不喜歡學習,而是家長過去沒有參與到孩子的學習與成長中。

“在線教育讓家長意識到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過去不少家長認為學習是學校和線下機構的事情,家長可以做甩手掌櫃。當不得不參與在線教育的過程時,家長才恍然大悟,教育不是讓孩子一個人努力,而是要跟上孩子成長的腳步。”璐瑤媽媽說。

在線教育的風靡,不隻讓產業站上了發展風口,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也隨之凸顯。

在赫克曼看來,疫情時期的線上學習創造了機會,而不是障礙。家庭是孩子學習知識和技能的核心場所,但如果不去指導父母、不讓父母參與子女的教育,則可能加劇在線教育下的不平等狀況。

教育學者熊丙奇同樣指出,長期以來,家庭教育圍著學校教育轉,而且核心是知識教育。“學生在線學習,要求家長改變傳統的家庭教育理念,要重視培養孩子的自主學習意識、能力,讓孩子獲得自主性、獨立性、責任心的提高。”熊丙奇說。

不過,赫克曼也坦言,相較於美國,中國家庭更為穩定,中國父母也更重視家庭教育。“推動信息技術和家庭教育的結合,拉近學校和家庭之間的聯系,讓家庭參與進來,是好教育的重中之重。“赫克曼說。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