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娃玩手機就像打怪 爸媽如何闖關升級?

2020年09月28日11:30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管娃玩手機就像打怪 爸媽如何闖關升級?

  廣州街頭,小男孩拿著父親的手機刷屏。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邱偉榮 攝

  孩子在玩游戲。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斌 攝

  小學生在家裡看電視上網課。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曹景榮 攝

  小編碎碎念

  在讀屏時代,孩子們對電子產品的依賴度越來越高。在使用電子產品的自由度上,孩子經常與家長斗智斗勇。出於對孩子的關心,家長嚴格管控著孩子電子產品的使用時間。

  如何讓孩子多讀書,少玩電子產品,小編該如何出招?

  斗智斗勇恩威並施

  媽媽娃娃約法三章

  年齡:10歲

  年級:小學五年級

  說起和孩子在看電子產品方面斗智斗勇,實在是一腔辛酸血淚史。從小學二年級就發現近視,女兒戴OK鏡矯正已經兩年多了。戴OK鏡雖然阻止近視度數增長的效果還不錯,但實在很麻煩——每天早晚需要孩子自己熟練地掌握清潔、摘戴,每周我還要幫她進行一次清潔。此外,一副眼鏡上萬元,頂多能戴一年半,算下來實在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因此,平日裡少不了對女兒碎碎念——“看看,總是偷偷看手機玩Pad,眼睛不保護好多麻煩?”“每天晚上眼睛裡戴著個硬邦邦的眼鏡睡覺,舒服嗎?不后悔嗎?”然而,對我的嘮叨,女兒總是做出很無辜的小表情,撅著小嘴說:“我已經很少看了好嗎?我有什麼辦法?”

  也是。在如今的讀屏時代,孩子對電子產品的依賴度越來越高了,有的時候也是無奈。比如今年疫情期間,在家上網課,Pad成了必不可少的學習工具。正常回校上課之后,也需要在線上看老師的各項指令跟進完成,隔三岔五還得搜一下不會的題目。另外,孩子慢慢大了,社交需求也要兼顧,跟同學發發微信、在抖音上點個贊比個心啥的總不可避免。

  沒辦法,隻能盡量斗智斗勇讓孩子少看一點是一點。近期我和小妞約法三章,“恩威並施”地簽訂了一個口頭協議,主要是以下幾點:一、周一到周五下課后,除了搜題或必要的線上提交作業、課外閱讀打卡之外,不能再拿著Pad和手機看,請在家看護的姥姥姥爺做好監督,及時向媽媽匯報。二、假如違背以上協議被發現了,每偷看手機或Pad超過20分鐘,從當月零花錢中罰款10元,小於20分鐘的罰款5元。三、周六周日允許每天玩電子產品半個小時,其他時間電子產品由媽媽保管。

  協議是定下了,但實施效果很難衡量。一方面,姥姥姥爺的監督很難“貫徹到位”,此外有時就算被發現偷玩手機,但到底偷看了多久也很難斷定……因此,和孩子斗智斗勇這件事,也隻能是盡力而為了。

  斷游戲不現實

  做“君子協定”

  年齡:12歲

  年級:初一

  小王同學從小就喜歡看動畫片,每天放學都要喊著看《貓和老鼠》《天線寶寶》。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又喜歡上了玩游戲,總想著課余時間能約三五好友,打幾盤王者或者吃雞。開始的時候,作為一個慈父,我還會順著小王同學讓他玩幾把,直到發現他總是偷偷地玩很久后,害怕小王同學小小年紀就戴上眼鏡,於是經常沒收他的手機和平板電腦並和他也有了爭執。

  今年疫情初期,小王同學不能去學校上課,隻能在家裡上網課。而培訓機構也需要線上開課。好不容易熬到了開學,學校又要求購買平板電腦,老師布置作業,批改作業都需要在平板電腦上完成。這段時間,他對電子產品的使用就更多了。

  學習需要使用手機、平板電腦,作為家長毫無辦法。但小王同學經常以問作業、查資料為借口,拿著手機、平板電腦偷偷玩游戲。我發現之后怒火中燒,恨不得棍棒相加。

  可我也知道“動武”解決不了問題,想杜絕孩子玩游戲是不現實的。於是,我和小王同學做了“君子協定”。我們約定好了玩游戲、看電視的時間。周一到周五不能玩,周末在完成作業后可玩半小時,如果違反就要寫檢討,並一個月內不許玩游戲、看電視。

  怎樣才能減少孩子對電子產品的依賴?我想,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也應該成為最佳的榜樣。現在我回到家已經減少了刷手機的時間,會多多陪小王同學讀書寫作業。周末也會帶著他去大自然寫生或者陪著他去球場打球,讓他有更多的時間在戶外。

  手機家長模式 催生幾多智斗

  年齡:13歲

  年級:初一

  在當下這個“萬物互聯”呼之欲出的時代,不讓孩子玩手機,注定要失敗﹔讓他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家長就得患上焦慮症,甭提多糟心。

  萬幸,小兒的手機有家長模式,設個管理密碼,規定手機使用時間,與游戲有關的APP設為“限制使用”,小兒下載游戲APP必須輸入密碼。有了這個家長模式,所有與學習有關的APP可以全設置為“始終允許”,與游戲有關的APP可全部設置為“總使用時間不超過1小時”,聽上去很簡單,手機也不再給人帶來“手雷”一般的恐懼感。可我使用家長模式半年來,卻多次遭遇了滑鐵盧,有時因為密碼設得太簡單,被小兒破解了﹔有時正忙得頭昏腦漲,小兒說要下載一個學習方面的應用,催著把限制放開,匆匆操作后,事一多忘了……總之,在手機使用這件事上,小兒是無師自通的心理學家,總是趁你忙、趁你不注意的時候,他就來鑽空子,突破封鎖,然后與“王者榮耀”或“我的城市”愉快相會。

  話又說回來,善用手機家長模式,還是既能避免不少戰火,又能在一定程度上防止孩子沉迷手機。雙方經過相對友好的“雙邊會談”,設定一個相對合理的手機使用時間,與家長硬性規定他隻能用多長時間比起來,孩子主動遵守的動力要大很多,鑽了空子后被發現,也多少會有幾分歉意。不過,要用好手機的家長模式,必須打醒十二分精神,密碼不能太簡單,以防被“暴力破解”﹔每次更換密碼時,還必須留意各種“限制模式”是否正常運作……說白了,魔鬼在細節中,隻有在細節上努力做到無懈可擊,才有可能實現“健康使用手機”的目標。話說,手機上有意思的事物也挺多的,除了各類學習APP,還有很多線上社區,各種各樣有趣的課程,讓孩子看看,或許利大於弊。

  管控孩子艱難

  約定當面玩手機

  年齡:15歲

  年級:高一

  手機、Pad什麼的就是一個怪獸,在孩子的成長過程,父母都必須經歷一個打怪獸的艱難歷程。孩子呢,是怪獸背后的大boss。隨著boss茁壯成長,打怪獸的難度不斷升級。所以,作為家長的我們,在不斷被激發出潛力的同時,不斷感覺到黔驢技窮,然后,又柳暗花明地,沖關、升級。與娃斗,其樂無窮吧?

  話說,棉哥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娃。他熱愛讀書,手不釋卷,外出吃飯至少帶兩本書。是哪一天開始改變的?大概是當呆頭和斗羅大陸已經滿足不了這些小學狗的時候,他們從植物大戰僵尸開始漫游游戲樂園,以致我在聽到僵尸出現的“咚咚咚咚”音樂時,感覺已經有陰影了。信任,在斗爭中逐漸被揉成團、攤開了、熨平了,又被揉成團。在信任孩子的自制力上,我的智商大概隻有零。善於談判的棉哥說:“我的Pad晚上就放在床頭,我一定不碰。你如果拿走,就是對我的不信任。”然而事實証明,不是我太年輕,是他太年輕。

  我相信他經歷過掙扎,但最后束手就擒。而在經歷了一輪輪的測試后,我已疲倦。我說:“孩子別偷偷玩,光明正大玩吧。”於是我們約定,做完作業后,可以玩一定的時間,但要當我著我的面,別藏著掖著——我忍受不了抓包。於是,這種光明磊落的約定似乎起到一定作用,我們之間似乎挺其樂融融。

  玩游戲並不可怕,我有一陣子跟他一起玩吃雞,總是被吐槽很菜,偶爾聽到他跟好友炫耀:“我媽是為了我學的吃雞。”要跟他的世界融合,必須用他的語言。可怕的是用游戲代替了其他作為這個年紀的孩子應該面對的任務。人生的任務當然不僅僅只是打怪,在虛擬的世界裡稱王稱霸又怎麼樣,除非能打到職業水准,從此走上奪冠之路。我看他也沒這天賦,還是乖乖學好數理化,走到哪都不怕。

  也許,孩子有一天會突然長大。當有一天棉哥跟我說:“我怎麼覺得游戲也沒啥好玩的。”這一瞬間有種守得雲開、苦盡甘來的感覺,淚目的我露出老母親的笑容。回憶起“曾經”(真的嗎)迷戀游戲的時期,他感慨“真是黑歷史”。我,說點什麼呢?拭目以待吧。(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王斌 林琳 湯新穎 王月華)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