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教師”劉秀祥:我願是貧困地區的一顆火種

2020年09月23日09:18  來源:科技日報
 
原標題:“最美教師”劉秀祥:我願是貧困地區的一顆火種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督戰未摘帽貧困縣

楊興旺查了197次,終於看到考生錄取信息欄狀態發生了變化:錄取專業類別:音樂類﹔錄取院校:貴州民族大學。

他要上大學了。

教師節那天,楊興旺回到母校貴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望謨縣實驗高中,第一次見到了屬於他的錄取通知書。此前一個月,他在寧夏打工,幫人摘菜,掙點學費。

這天,楊興旺也再次見到了恩師——實驗高中副校長劉秀祥。“遇到他,是我人生的轉折點。”楊興旺說。

千裡背母上大學,他離開卻又歸來

望謨縣是貴州省的深度貧困縣。這裡山高坡陡,溝谷縱橫。2014年,全縣貧困發生率為33.74%。

對望謨人來說,劉秀祥是符號,也是標杆。

他是全國道德模范,是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獲得者。就在前不久,他獲評2020年“最美教師”稱號。

劉秀祥生於雲貴高原深處的小山村。命運很早就對他露出猙獰面目:4歲,喪父﹔10歲,哥哥姐姐突然離開,母親精神失常,劉秀祥成為家裡唯一勞動力。

他想盡辦法謀生。挖藥材、撿廢品、打零工、做家教……抬過鋼筋、睡過豬圈。

求學路,也走得跌跌撞撞。

2008年,劉秀祥考上山東臨沂師范學院(現山東臨沂大學)。他決定將生活無法自理的母親帶在身邊,千裡北上。在打工賺去往山東的路費時,這個孝道故事被媒體挖掘、報道。一下子,劉秀祥成了名人。

當年,他幾乎是拼盡全力才離開大山,逃離灰暗的少年時光。但4年之后,在面臨人生職業選擇時,劉秀祥選擇了歸來。

他回到望謨縣,當了一名特崗教師。“特崗計劃”始於2006年。該計劃每年通過公開招考選聘數萬名高校畢業生到中西部貧困縣農村學校任教,由中央財政安排專項經費,對中西部農村貧困和邊遠地區予以特殊支持。

特崗教師3年為一個任期。到期后,可以自行決定去留。

劉秀祥想以自己的經歷作為火種,點燃學生心底的夢。他認為,貧困地區的教育,就是要“喚醒”。他願意做燃燈者,他想告訴孩子們——我都可以,你們怎麼不行?

每個孩子都值得更好未來

劉秀祥很快在望謨民族中學被委以重任。工作第二年,他就被提為學校中層,負責了德育處、政教處、團委、歷史教研部等多個部門的工作。

他當時的一項重要工作,是家訪。其實就是做思想工作,把孩子們拽回課堂。“讀書有用,為什麼有用?因為,如果我不讀書,我可能還在種地,還在放羊喂豬。”劉秀祥拿自己舉例。

“劉秀祥的激勵作用是巨大的。”望謨縣本地一位干部感慨,“他是大家身邊的活生生的例子啊,你看得見,不是虛的。”

3年特崗教師服務期滿后,劉秀祥留了下來。

他是望謨縣的名人,他也把這份影響力,轉化為對學生實實在在的幫助。幾年來,他在望謨縣牽線資助的學生已經近2000名。

楊興旺就是其中之一。

2018年,劉秀祥調任新建的望謨縣實驗高中副校長。藝術生楊興旺是劉秀祥擔任班主任的復讀班裡的學生。

今年1月,楊興旺的藝考成績出爐,考得不錯。離實現夢想隻差一點點,他卻猶豫了。“4年后,家裡面會因為我變成什麼樣子?”懂事的楊興旺不敢往前了。

楊興旺在家排行老五。母親已在幾年前病逝,父親沒有穩定工作,弟弟早早放棄了學業,在外務工。哥哥試圖支撐起他的音樂夢想,但哥哥本身生活並不寬裕,還有孩子需要拉扯。

他想去打工,給家裡添一份收入。但劉秀祥一直給他打電話。耐不住老師的“連環催”,楊興旺猶猶豫豫回到學校。當時,他身上隻有800元錢,隻夠交高三下學期的學費。

交了學費,就分文不剩。

“太難了。”楊興旺哭著去找劉秀祥,向他坦白了自己的困境。

劉秀祥跟他說,你等等,我想想辦法。

過了一兩個星期,劉秀祥找到楊興旺:“我這邊聯系了一個上海的老板,他願意資助你。”不久后,這位好心人就給楊興旺打了3000元錢,並願意資助他到大學畢業。

在望謨縣從教8年,劉秀祥也親眼見証了這個深度貧困縣在發展教育上做出的努力。

20年前,望謨縣高考本科過線人數為0。后來,望謨縣委、縣政府傾全縣之力,把最好的地塊、最多的資金和最多的編制,給了教育。他們認為,教育,才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途徑。

2020年,望謨縣高考本科上線1267人,本科上線率從2015年的12.26%(全州排名第八)上升到2020年的63.44%(全州排名第三)。2019年,望謨縣貧困發生率也已經下降至3.61%。

“人生無論多艱難,趟過了泥濘,就是光明。”劉秀祥說,“每一個孩子都應該有更好的未來,無論他出生在北京上海,還是貴州望謨。”

記者 張蓋倫 何星輝 金 鳳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