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兩重天”輪番來襲,四川氣候“敏感體質”如何應對?

2020年07月31日08:24  來源:四川在線
 
原標題:“水火兩重天”輪番來襲,四川氣候“敏感體質”如何應對?

  最近這段時間,四川經歷了多輪高溫暴雨無縫切換,前一天還是高溫天氣,很快又發布暴雨藍色預警,讓人無所適從……

  四川“水火兩重天”背后,藏著什麼樣的氣候密碼?又如何應對?7月30日,記者進行了採訪。

  四川天氣為何如此“善變”?

  我國大部屬於季風氣候,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多發頻發。另一方面,新一輪厄爾尼諾事件“火上澆油”,讓全球氣候變化更加明顯。生態環境部應對氣候變化司司長李高認為,“氣候變化非常顯著的特征就是極端天氣發生頻率加大,影響的空間范圍增大,持續時間加長,造成的損害更大”。

  1961—2018年四川平均氣溫距平變化

  “四川自然環境復雜多樣,具備響應全球氣候變化的‘敏感體質’。”四川省環境政策研究與規劃院能源與氣候變化研究中心相關專家介紹,根據《2019年四川省氣候變化監測公報》,1961—2019年我省平均氣溫呈顯著升高趨勢,平均每10年升高約0.17℃。其中,攀西地區升溫最快,每10年升高0.29℃,高於全國和全球平均水平。據氣象部門披露信息,今年6月18日,德陽打破6月高溫歷史極值。7月26日,成都最高氣溫達到37.3℃,打破自1961年來有完整氣象資料以來的紀錄,刷出蓉城新“熱度”。“當然,氣候變化不僅體現在氣候變暖上,也表現在降雨、風速、日照、濕度等氣候要素的變化上”。

  氣候變化已不可避免。據權威預估數據顯示,在中排放(RCP4.5)和高排放(RCP7.5)情景下,四川未來幾十年平均氣溫仍將持續升高,預計每10年升高0.19—0.33℃,到本世紀中葉升高1.4—1.7℃。

  氣候變化不僅讓夏天“反復無常”,也讓冬天一反常態,“冷得瑟瑟發抖”已成過去。“西嶺千秋雪”也在加速消融。中國科學院研究顯示,20世紀90年代以來,川西高原積雪日數每10年減少6.2天。1966—2009年,大雪山主峰貢嘎山冰川面積減少11.3%,其東坡的海螺溝冰川平均每年消退25—30米,冰川厚度持續減薄。

  上述專家表示,氣候變化更廣泛的影響正在顯現:川西北草地物種組成趨於單一化,若爾蓋草原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持續沙漠化;由於水資源波動加大,岷江、嘉陵江流域降水減少,金沙江流域降水增加;四川農作物品種和產量產生變化,自然災害風險也在加劇。

  面對“水火兩重天”,四川怎麼做?

  為應對氣候變化,近年來,四川開展廣元國家氣候適應型城市試點,啟動遂寧等16個海綿城市建設試點,全省超過20%城市建成區面積達到海綿城市建設要求,並建設了8個排水防澇補短板試點城市。

  如今在遂寧,1.52平方公裡的聖蓮島從昔日荒涼的農耕小島變成如今的海綿式生態島,城市滯水排澇能力明顯提升。在成都,全市地下綜合管廊投運20多公裡,在建50多條、約167公裡,覆蓋絕大部分中心城區。“地下管廊具有排水防澇功能,能夠有效增強新城新區氣候韌性。”省生態環境廳應對氣候變化與對外合作處負責人說。

  森林火災風險較高的攀枝花則實施計劃燒除。“枯枝落葉在干燥少雨季節易引發火災,實施計劃燒除是阻隔林火蔓延、降低火災風險的有效手段。”上述專家表示。

  面對夏季“燒烤”模式,電力系統則打造更具韌性的迎峰度夏電網。一方面,准確預測用電負荷,採取削減水電外送、工業負荷錯避峰等多種措施壓減負荷,讓“清爽”在線。另一方面,調整電網運行方式,開展富余電增量交易,執行豐水期生活用電價格優惠,減少“棄水”。

  而在川西水源涵養地,則實施了圍欄封育輪牧500多萬畝、天然草原改良700多萬畝,並開展蔬菜品種結構調整示范。在四川盆地農區,推廣抗小麥條鏽病等抗逆作物品種,探索避災豐產模式,推廣水稻開花期高溫緩解、玉米集雨節水栽培技術。

  此外,為了增強感知能力,近年來四川還逐步健全氣候觀測網絡,在石渠建成全省首個智能化國家無人基准氣候站,全省地面觀測站網平均間距縮小到10千米,基本實現高原關鍵區氣象觀測全覆蓋。

  “面對未來,我們將科學、主動、有序適應潛在氣候變化挑戰,提升脆弱地區、重點領域和敏感人群適應氣候變化能力。同時,應聚焦短板、抓住重點、突出關鍵,助力美麗四川建設和高品質生活。”上述負責人表示。(四川在線記者 殷鵬)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