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聊齋新義》的現代意識

2020年01月20日08:48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汪曾祺《聊齋新義》的現代意識

作為中國年度閱讀風向標的2020年圖書訂貨會落下帷幕。要說本屆書展中,有哪些新書令人印象深刻的話,筆者以為汪曾祺改寫的《聊齋新義》值得一提。此書是汪曾祺對蒲鬆齡《聊齋志異》的改寫,共13篇。汪曾祺在改寫時,保留了古代筆記小說的敘事特點,削弱原著中傳奇性的情節,以他獨有的清新質朴的語言魅力及其一貫的小說創作風格,開“新筆記體小說”之先河,並將古本《聊齋志異》的故事和人物注入現代意識,融合傳統與現代的視界,從一個新的高度對原著中男女之間、甚至人與動物之間的故事進行了重構與提升,使其不再只是奇聞異事的記錄。

這是一組有意思的短篇小說,在趣味性這一點上,也許超過它們的原作。《聊齋志異》在汪曾祺的改寫下,展現出了一個生趣盎然的世界,將古代漢語轉化為簡潔明了的現代漢語,故事的總體脈絡沒有多大變化,卻更注重生活化和哲理性,從而呈現出一種全新的面貌。

汪曾祺改寫的最初意圖,是“做一點實驗”,想使蒲鬆齡的《聊齋志異》具有一些“現代意識”。汪曾祺在改寫的時候,帶著現代的審美、道德的評判眼光重新審視這些故事,對小說原來攜帶的認知進行了修正、強化或摒棄,他試圖通過小說傳達一種現代生活的態度、觀念和認知。如《雙燈》中丫鬟對二小說“我喜歡你,我來了。我開始覺得我就要不那麼喜歡你,我就得走了”,這種超越舊時世俗的婚戀觀在當下社會也毫不過時……

該書有幾個亮點,首先是汪曾祺《聊齋新義》的第一個單行本,且收錄了僅存的兩篇珍貴手稿,原貌呈獻給讀者﹔其次是收錄對應的蒲鬆齡《聊齋志異》原文以及現存手稿,供讀者對比閱讀﹔第三,該書由史航作序,賈平凹、郭德綱、馬伯庸特別推薦。

筆者以為,該書以“舊瓶裝新酒”的方式提升《聊齋》故事,充溢著一種與眾不同的特異魅力。對於一個書虫而言,更重要的是,汪曾祺改寫的13個聊齋故事+於受萬13幅插畫+蒲鬆齡13篇原文,一書三看,還有,這是汪曾祺《聊齋新義》僅存手稿+蒲鬆齡《聊齋志異》高清手稿,四色全彩印刷,難得一見!

“不埋沒一本好書,不錯過一個愛書人,”以此紀念永遠的汪曾祺先生。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吳波)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