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細節 讀懂成渝“靠近”

2020年01月13日08:44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四個細節 讀懂成渝“靠近”

  成渝有多近?

  ●一列高鐵跑一個小時18分鐘的距離

  ●一個公司團隊,一年訂了數百張往返車票

  ●一城基礎設施改善,另一城也會跟著受益

  ●一家外國公司,可以坐地兼顧成渝兩地業務

  ●一個分享成渝連線紅利的城市群在日漸壯大

  在很多人眼裡,成渝,本來就是一個整體。

  在很多公司布局中,通常會在成都或重慶選址成立西部業務的區域總部。比如全球五大行之一的世邦魏理仕,將分公司設立在位於成都最繁華商業區的成都IFS,但團隊每周都會來往於成渝兩地,負責西南片區的各項業務。今天,通達的交通用一個小時來說明兩座城市越來越近的距離。但在更多奮斗者、建設者眼裡,這兩座城市,還可以更近。

  一小時的距離,讓重慶成了在蓉企業觸手可及的市場﹔而這樣的距離,也讓重慶本地的年輕人,成了成都“東進”的參與者。甚至,因兩地的“靠近”,周邊的城市也跟著“火”了,一起分享了成渝帶來的經濟活力。今天,我們用四個細節,和你一起讀懂成都和重慶的“靠近”。

  壹

  靠近 = 一舉兩得

  一個團隊往返成渝的數百張車票

  每天早上,G2883都會准時從成都東站出發,1小時18分鐘后,抵達重慶西站。

  這趟高鐵,對世邦魏理仕成都產業地產部團隊來說,都再熟悉不過了。過去一年裡,團隊的報銷單裡有數百張往返成渝的車票。

  據團隊主管尤鵬偉介紹,他們的主要工作是為區域進行產業布局和功能規劃、項目發展策略以及招商落地顧問等,簡單說,就是規劃和建議哪些區域應該發展哪些重點產業,產業如何落地,項目如何定位和布局,以及政府可以招引什麼樣的公司。

  巧的是,與成渝雙城經濟圈相關的課題,尤鵬偉和團隊廣泛參與。

  比如,去年被國家發改委“官宣”規劃的西部陸海新通道,尤鵬偉和團隊就參與了規劃顧問方面的工作,其中就包括為青白江鐵路港臨港先進制造業生態圈高質量發展、中國-新加坡(重慶)多式聯運樞紐等項目提供了具有前瞻性的戰略研究和發展顧問服務。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這個團隊去得最多的地方之一是港口,其規劃建設和周邊產業布局情況,對未來的產業規劃有著重要影響。

  同時,成渝兩地還有一個共同點——都開行了中歐班列。這兩個班列的站點,尤鵬偉和團隊都相當熟悉,他們最關注中歐班列開行狀態、貨物類型和業務趨勢,這也是兩地未來合作和差異化發展的機遇所在。

  尤鵬偉從事產業招商工作已經有十多年。在他看來,成都和重慶原本就不遠,而未來,要唱好“雙城記”,成渝全方位合作是大勢所趨。

  貳

  靠近 = 一榮俱榮

  一個重慶人在成都的“東進”

  這頭有成都企業赴渝尋機遇,另一頭,來自重慶開州區臨江鎮的蔡波,已經在成都市東部新城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的重大項目協調處干得如火如荼了。

  平日裡,蔡波就住在天府國際機場不遠處的員工宿舍。這裡的人,都和他一樣,是負責規劃、統籌建設東部新區的工作人員。從周一到周五,他們一周有七成以上的時間都待在這裡。

  在東部新區尤其是天府國際機場,蔡波對每一寸土地都再熟悉不過了。2016年,蔡波被市委組織部從成都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抽調至成都天府國際機場現場指揮部(前期的征地拆遷部、隨著工作順利推進,部門改為用地保障部)曾圍繞著面積為3萬多畝的天府國際機場項目用地,步行走了一圈。

  “一圈的總長度約50公裡。”蔡波回憶道。每次和蔡波一起現場勘查的,還有來自屬地政府、省機場集團、市交投集團、相關標段施工單位的多個人組成的團隊。而這約50公裡中,大部分都是荒郊野嶺,沒有道路。勘查隊大部分都是在穿越樹林、背著勘測設備爬坡上坎。有一次,一行人在一個學校后面的山坡上進行勘查時,團隊裡有一半以上的人都被旁邊樹木上的小刺劃傷了手。

  到了夏日雨季,蔡波依然守護在機場項目上,有時還會蹚著半膝高的水,去查看影響施工的點位,以及周邊居民家的水電是否受損。

  “就連家裡人有時也會吃醋,為什麼一個重慶小伙要跑到成都來工作。”在聊起東部新區的重大項目建設情況時,蔡波侃侃而談游刃有余﹔但提起家人的想法時,他反而不好意思起來。

  去年同學會上,老同學也犀利地問出了這個問題。不過,蔡波的回答還是相當從容的——一方面,川渝總是一家人,連口音、口味都差不多。更重要的是,天府國際機場也將惠及重慶,不僅僅是多一份交通選擇,還可以共同構建起經濟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等。

  三

  靠近 = 左右逢源

  一筆“劃”兩城的設計師

  身在美國,每月飛1-2次成都或者重慶,是張韜這幾年的生活常態。張韜是Sasaki Associates Inc美國總部董事、項目設計總監,公司是國際生態景觀設計的翹楚,已拿下天府奧體公園、“成都熊貓之都”等多個重大項目的規劃設計。

  “成都與重慶有不同的城市風格,但有相似的文化底蘊,各具特色。”2017年,張韜開始負責Sasaki中國國內項目。京津冀、珠三角、長三角、成渝,是他最頻繁的目的地。也是這一年,成都開啟“東進”戰略,重慶則開了一場渝西片區各區工作座談會,兩座城市各自突破城市邊界,越走越近。

  成渝相向,給Sasaki帶來無限機遇。2018年,天府奧體公園向全球征集概念性設計方案,這是“東進”標志性項目,也是四川首個集水上、山地、綜合體育項目為一體的大型體育綜合體,Sasaki報名參與競逐。張韜帶著團隊,一次次實地踏勘、熬夜修改方案,從8強到5強,最終成為三家優勝團隊之一,並一起攜手完善方案。

  “天府奧體公園不應該是一個放在任何地方都成立的項目,它必須是有成都印記的、具有鮮明成都特色的。”在張韜看來,作為成都“東進”戰略的大手筆綜合性城市建設項目,項目建成一定會為成都的發展帶來非常重大的機遇,成為成都國際交流新名片。

  在這期間,張韜也是重慶的常客。2018年11月,他參與重慶“兩江四岸”治理提升方案征集現場交流會,與在成都一樣,他專門花了一個晚上,沿著南濱路等特色道路,細細逛、慢慢看。

  “我喜歡徒步,我熱愛運動。我喜歡自己去不同的地方,體驗不同的文化、地區、國家和語言。這是非常迷人的經歷。”作為設計師,成都與重慶,都曾讓張韜不止一次感嘆“有趣”,在他看來,現在城市大多“千城一面”,如果蒙上眼睛到一座城市,很難分辨出是哪個城市。而成都與重慶本底很好,彰顯著多元和包容、開放,擁有獨特的自然地理資源。

  2019年,“成都熊貓之都”項目面向全球“借智”,Sasaki也是優勝團隊之一,目前正在完善方案。在Sasaki團隊看來,成都向東,重慶向西,“雙中心”相向而行,未來將開啟更多建設篇章,也將有更多機遇。

  肆

  靠近 = 水廣魚多

  “中部”城市群也“火”了

  過去兩年裡,成都和重慶之間的一些城市,比如遂寧、資陽、內江等地,也成了尤鵬偉和團隊時常造訪的目的地。

  “去年我們曾多次陪同計劃在西部開展和擴大業務的跨國企業,到這些城市考察營商環境和理想選址地。”尤鵬偉說。

  上個月,一家汽車零部件領域的跨國企業計劃在中國西部成立生產基地,為坐落在成渝兩地的整車廠供應產品。尤鵬偉陪同企業在成都和重慶進行了實地考察和交流,通過對區域環境的充分了解以及投資成本的測算后,對方表達出拓寬項目目標選址區域的意願,對成渝之間的城市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地處成渝中間的城市,逐漸地進入了企業投資選址考察范圍。過去隻要提到西部,很容易想到成都和重慶這兩座城市,是大量企業落戶的理想之地。尤其對拓展中國市場的跨國公司來說,要迅速地佔領市場並提高影響力,正需要選擇這樣的區域中心城市。

  過去,像尤鵬偉這樣長期為跨國企業提供投資咨詢服務的專業人士,很少會因工作需要而前往成渝周邊城市。曾有學者將這種情況稱為“中部塌陷”,即成渝兩地對要素的吸納能力遠大於其溢出能力,對區域經濟的輻射帶動作用不夠,致使中間城市形成了經濟上的“塌陷帶”。

  情況正在有所轉變。成都向東,重慶向西,相向發展帶來“中部崛起”,在成渝之間形成更為有力的支撐,實現中部“塌陷”到中部“機遇”。

  一個明顯的改變是,對“中部”感興趣、甚至最終落戶的企業數量開始變多了,尤鵬偉開始常常前往遂寧、資陽、內江等地進行考察。

  當地對此的反應也相當迅速。比如,尤鵬偉就發現,當地投資服務部門通常會很快組建一批完善且專業的團隊來負責企業對接。關於行業發展趨勢、營商與投資環境、區域規劃、土地資源、項目扶持、服務平台、產業鏈資源、成本控制等企業關注的焦點問題,政府的服務團隊都會一一解答並制定合理的方案措施。

  這裡,早已打破了過去人們對小城市的招商工作烙刻的“不專業”標簽。在尤鵬偉看來,成都和重慶正通過“靠近”,為周邊城市帶來新的變化和機遇。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葉燕 鄒悅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