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雙城經濟圈是個什麼“圈”?

2020年01月06日08:14  來源:封面新聞
 
原標題:成渝雙城經濟圈是個什麼“圈”?

  從“成渝經濟區”到“成渝城市群”,再到“成渝雙城經濟圈”, 1月3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做出的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重大決策,又一次把成都和重慶推到合作共贏的新起點。

  堪稱國家戰略的首個“雙城經濟圈”登陸,足以讓多年來致力於為成渝地區發展建言獻策的學者歡呼。西南財經大學西財智庫首席研究員湯繼強連續發布多條朋友圈,用“成渝發展新時代到來”“成渝新期待”等話語,描繪心情。

  僅兩天時間,湯繼強收到很多電話,來自北京、上海、深圳,甚至海外的朋友都在關切“雙城經濟圈”,他們說,“准備到西部來干一番事”。

  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圈”,引得人們熱血沸騰?1月5日,湯繼強接受封面新聞記者專訪,進行了深入解讀。

  “抓兩頭帶中間”

  希望國家給一個“名分”,是多年來川渝兩地乃至全國多位專家學者,為之不懈努力的事業。此次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強調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意味著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終於上升為國家戰略

  “那麼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做法?”湯繼強拋出觀點,“就是抓兩頭帶中間”。他強調,這是多個層面的“兩頭”與“中間”關系。首先,以成渝雙城經濟圈為一頭,另一頭則是長三角,“沿著長江一頭一尾,連起來就是長江經濟帶的整個沿線,從成渝到湖南、湖北、安徽、江西,再到江蘇、上海,這是中國經濟的半壁河山。”發揮“兩頭”功能,通過長江經濟帶的關聯,將東部與西部貫通起來均衡發展,實現國家內部區域協調發展。

  再觀成渝雙城經濟圈內部,依然能看到“抓兩頭帶中間”。湯繼強表示,一頭是重慶,一頭是背靠四川的成都,兩個城市協同發展帶動整個區域的發展。

  “還有一個‘抓兩頭帶兩端’,就是以成都為中心點。”他首先瞄准四川省內,“猶如一條‘T’型經濟帶,‘T’的上半部分呈東西走向,拉通成德綿樂, ‘T’的下半部分則串起資陽、內江、宜賓、瀘州,再延伸至攀枝花等地,形成兩條經濟帶,有‘兩頭’‘兩端’。”

  更進一步,湯繼強把視野拉到全國,乃至全球,他直言,“抓兩頭帶兩端,實際上緊扣國家的若干重大戰略,比如‘一帶一路’。 廣元再往北走就和西安連在一起了,西安又和陸上絲綢之路連在一起了。攀枝花往南與昆明連在一起,昆明又和東盟連在一起,東盟通過印度洋抵達海上絲綢之路。另外,沿長江經濟,經上海也抵達海上絲綢之路。”

  “一子落全盤活”

  “這步棋走得很大,”湯繼強難掩激動,“大到什麼程度?就是在中國西部有了一個外向型的經濟單元。”

  他進一步解釋稱,目前,中國區域經濟格局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在中部崛起和“東中一體”發展的同時,也出現了南北分化加劇現象。處於中國經濟第一極的三大灣區均為沿海地區,因此成渝城市群成為第二極,還有更為重要的意義——作為長江上游的城市群,它是深入中國腹地的一個經濟板塊,是內陸開放的典型代表,像脊梁一樣挺起了中國的經濟版圖,支撐著中國內地省份參與國際競爭,走到國際舞台的最前沿。他表示,“最慢的艦決定船隊速度。”

  湯繼強反復強調, “這個意義非同凡響”。他用“妙”字形容成渝雙城經濟圈戰略,“妙在什麼地方?相當於在中國西部,實現兩個國家級中心城市珠聯璧合。”湯繼強把話鋒轉移到了成渝兩地的產業發展上。

  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四川和重慶的地區生產總值合計超過6萬億元。成渝城市群人口和經濟總量都分別佔川渝兩地總和的90%左右。2014年,成渝地區生產總值佔全國的5.49%,2018年這一比例提升至6.6%左右。

  “一子落而全盤活,可以說成渝雙城經濟圈的戰略,抓住了西部區域發展的牛鼻子。”上個月召開的四川省委經濟工作會議確定,2020年四川將把發展實體經濟擺在突出位置,加快構建具有四川特色的現代產業體系﹔扎實推進“四向拓展、全域開放”,加快建設內陸開放經濟高地。

  湯繼強認為,恰恰在這個時候,雙城經濟圈的戰略“封號”就是國家政策賦能的具體體現。與此同時,中日韓三國首腦成都會,給了未來發展更多提示和更大的想象空間。

  “兩兄弟可以競爭發展、競合發展”

  在湯繼強看來,中央已經為成渝兩地畫好了“圈”,兩地需准確看到,這就是未來的工作半徑、思考半徑、服務半徑。“成渝雙城經濟圈是重要的增長極,或者說發展軸,它增加了國家經濟發展的回旋空間。隻要把回旋空間利用好了,並牢牢抓住其他關鍵,比如說轉方式、調結構、產業升級、創新創業、軍民融合等,堅持新發展理念,用好政策工具,打好組合拳。最后將實現川渝兩地自身發展,為西部發展注入動力,促進國家可持續發展和抗風險能力等。”

  此次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提出,使成渝地區成為具有全國影響力的重要經濟中心、科技創新中心、改革開放新高地、高品質生活宜居地。一貫趕超比拼的成都和重慶,今后的步子到底該怎麼邁,成為業內外關注的焦點。

  湯繼強承認,由於發展階段不同,以及兩地自身發展都還有空間,存在發展不足的現狀,所以成都和重慶的主體意識都很強,確實存在“相愛相殺”的情況。他表示,融入雙城經濟圈的國家戰略,關鍵在於一定要跳出一個誤區,即行政區劃。

  “成渝雙城經濟圈,其實也包含兩個‘圈’,一個是成都經濟圈,一個是重慶經濟圈。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要認識清楚的就是,雙城經濟圈既是一個合作的關系,又是一個競爭的關系,應該做到兩個‘圈’競合發展。”他補充強調,“經濟圈的考慮,就是照顧到了中心外圍的意思,照顧到了產業半徑,經濟半徑的便捷性,也照顧到了經濟的密度、經濟的復雜程度的這些關系。”

  湯繼強作了一個比喻,“從國家層面來講,成都和重慶都是我的孩子,你們兩兄弟可以有競爭,但別相互掐。”他認為,兩地區域間的競爭問題,可以通過互相協調來解決,但對外就是整個西部板塊,以雙城經濟圈的發展,最終實現川渝之間的一個抱團發展。“最后是四川受益、重慶受益、西部受益、國家受益。”封面新聞記者 李媛莉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