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攜手唱好“雙城記” 3問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

2020年01月06日07:44  來源:成都日報
 
原標題:成渝攜手唱好“雙城記” 3問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

  1月3日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明確提出,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在西部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

  這是中央首次對成都和重慶兩座城市給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提法,並且提出了要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的新要求。

  更高的部署,意味著關心和重視,也意味著更高的期待和更大的責任。這一新的定位,有何重大意義?成渝地區該如何勇擔使命,唱好“雙城記”,滿足新期待?作為“雙城”之一,成都又可以有怎樣的作為?圍繞這“三問”,記者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兵分三路,深度專訪了三位本報首席觀察員。

  1問

  新定位意義何在?

  承前啟后與時俱進的“升級版”

  是區域協調發展的又一重大戰略

  早在2011年,國務院批復實施《成渝經濟區區域規劃》,明確要求把成渝經濟區建設成為西部地區重要的經濟中心,在帶動西部地區發展和促進全國區域協調發展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2016年,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聯合印發的《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明確,到2020年,成渝城市群要基本建成經濟充滿活力、生活品質優良、生態環境優美的國家級城市群。

  1月3日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指出,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有利於在西部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打造內陸開放戰略高地,對於推動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如今,成渝地區有新的目標要求,就是要強化重慶和成都的中心城市帶動作用,使成渝地區成為具有全國影響力的重要經濟中心、科技創新中心、改革開放新高地、高品質生活宜居地,即“兩中心兩地”。

  從“成渝經濟區”到“成渝城市群”,再到“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名字的變化意味著什麼?在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理事長、西南財經大學成渝經濟區發展研究院院長楊繼瑞看來,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是成都大都市圈、重慶大都市圈以及受“雙城”新極化與強輻射的軸帶而集成的經濟圈。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以過去成渝經濟區,成渝城市群兩個規劃為基礎,順應和遵循新時代區域經濟發展演進規律,凸顯成都大都市圈、重慶大都市圈以及“雙城”對其軸帶的新極化與強輻射能級,更強調重慶和成都“雙城”在經濟圈中的統籌協調和引領帶動功能。“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是成渝經濟區和成渝城市群兩大戰略實施在新時代承前啟后、繼往開來、與時俱進的‘升級版’,是國家總攬我國區域協調發展的又一重大戰略。”

  重慶市綜合經濟研究院院長、研究員易小光認為,“名字的變化,體現的是國家對成渝地區的重視和對重慶、成都中心城市帶動作用的重視,是對地區推動城市群經濟發展認識以及發展方向與目標深化的過程,是成渝地區經濟發展國家層面戰略地位不斷提升、發展形態更加精准化的過程。”他認為,從“經濟區”到“雙城經濟圈”,就是需要兩座城市協同發展,通過中心城市的發展帶動經濟圈內中小城市的發展,以及帶動小城鎮的協同發展實現合作共贏。

  除了名字的變化,“兩中心兩地”也引人關注。對此,楊繼瑞表示,“從過去的‘西部地區重要的經濟中心’到‘具有全國影響力的重要經濟中心’,意味著國家對成渝兩地的定位更高。”

  2問

  成渝如何唱好“雙城記”?

  打破壁壘與藩籬

  尋找統籌發展的最大公約數

  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需要成渝兩座城市唱好“雙城記”。對於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給出了明確定位,即“在西部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成都市經濟發展研究院院長、研究員李霞分析認為,“這對成渝地區的發展提出了更多的要求。成渝地區的提法不同於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而是用了‘經濟圈’的提法。提法的不同,意味著要探索新的區域發展模式。”

  在李霞看來,“成渝地區要探索新的區域發展模式是規律使然、特征所在、趨勢所向、現實所需。”她進一步分析指出,當前,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成渝城市群是典型的以成都、重慶為核心動力源的雙核城市群。“成渝地區當前正處於快速發展的時期,且相向發展態勢明顯。同時,地區內還面臨著提升發展能級、推動城鎮體系優化、共建世界級產業集群、增強樞紐通道連接能力、提升雙向開放水平的現實需要。”她表示,這些都賦予了成渝地區探索新型區域發展模式的使命。

  楊繼瑞告訴記者,成渝地區要搶抓雙城經濟圈建設的機遇,從體制機制上創新,打破各種壁壘與藩籬,疏闊“瓶頸”,以“雙城記”統籌發展的最大公約數作為核心價值和基本原則,求同存異,促進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一體化統籌發展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演進。他給出了五方面建議,要加強重大戰略謀劃與實施的統籌協調、加強區域規劃的統籌協調、加強互聯互通的統籌協調、加強生態建設的統籌協調、加強產業布局的統籌協調。

  比如,在加強重大戰略謀劃與實施的統籌協調方面,楊繼瑞建議,搶抓國家將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上升為國家重大戰略的機遇,“雙城”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創新資源優勢,聚焦於重點領域和關鍵技術,加快促進創新資源綜合集成,大力推進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努力健全技術創新市場導向機制,激發企業、大學和科研機構的創新活力,強化科研成果轉化。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在融入共建“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發展、新一輪西部大開發、鄉村振興、軍民融合等重大戰略上,抱團向國家爭取重大項目支持,共同向世界招商引資,共同深化開放開發合作,合力推進西部陸海新通道、中歐班列等出海出境大通道建設、重大基礎設施等重大戰略,創新“一中心兩省市”“共同平台”“共同項目”機制,消除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跨行政區協同的“瓶頸”“斷頭”與“縫隙”。

  3問

  成都該如何作為?

  建設更高能級的全球城市

  做強三大功能

  在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過程中,成都應該如何作為?對此,李霞分析建議道,“成都要建設更高能級的全球城市,推動成渝地區向世界級躍升。”具體而言,她表示,要強化在地區內城市細分功能上的錯位協同,做強成都資源要素配置、創新策源、國際消費中心三大功能。

  在做強資源要素配置功能方面,李霞表示,“要做強樞紐經濟,強化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功能﹔建設要素交易市場,促進地區內要素市場一體化﹔建設高能級開放平台,引領城市地區開放水平提升﹔健全供應鏈體系,提升內外流通的效率。”

  在創新策源功能方面,“要聚焦核心優勢產業創新,爭取布局重大科學設施,實施重大科技創新攻關及推廣,推動創新平台共建共享。”李霞建議道,“圍繞地區內的核心優勢產業以及打造電子信息、高端裝備制造等‘根植’性強的世界級產業集群,提升成都原始創新、應用創新能力。同時,建設科技資源共享平台、技術轉移平台,組建協同創新中心、行業技術中心等多種形式的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

  在國際消費中心功能方面,李霞表示,“要積極探索新的路子、培育消費新場景,努力塑造城市品牌,推動消費政策創新。”另一方面,她還補充道,要重點建設東部新區,全力打造支撐成渝相向發展的新興極核,推進成、渝雙核功能互動。

  成渝合作大事記

  2011年4月 國務院正式批復《成渝經濟區區域規劃》

  2015年5月21日 重慶和四川簽署《關於加強兩省市合作共筑成渝城市群工作備忘錄》,決定將推動交通、信息和市場三個“一體化”

  2015年12月26日 成渝高鐵正式通車運營,這是連接成渝的第一條高鐵

  2016年5月4日 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聯合印發《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賦予成渝兩地的發展定位為:全國重要的現代產業基地、西部創新驅動先導區、內陸開放型經濟戰略高地、統籌城鄉發展示范區、美麗中國的先行區

  2018年6月6日至7日 四川省黨政代表團赴重慶市學習考察。其間,川渝簽署《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行動計劃》和12個專項合作協議,雙方合作向縱深推進

  2019年4月8日 國家發改委印發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扎實開展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實施情況跟蹤評估,研究提出支持成渝城市群高質量發展的政策舉措,培育形成新的重要增長極

  2019年7月9日至10日 重慶市黨政代表團赴四川學習考察,簽署了《深化川渝合作推進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重點工作方案》《關於合作共建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的框架協議》兩個重要文件及16個專項合作協議

  2019年12月20日 省委經濟工作會議明確,即將到來的2020年,將深化川渝合作,推進成渝地區一體化發展,共同打造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新的增長極

  2019年12月27日 中國共產黨成都市第十三屆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通過的《中共成都市委關於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建立完善全面體現新發展理念的城市現代治理體系的決定》指出,推動構建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機制,大力推進城市東進,深化與重慶以及成渝軸線城市的城際合作機制,推動成渝相向發展

  2020年1月3日 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明確提出,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在西部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在新時代,加快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成為成渝地區的共識和必由之路,成渝地區相向而行的步伐明顯加快

  記者 李艷玲 劉金陳 孟浩

  制圖 申娟子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