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的战“疫”日记

【查看原图】

题记

2020年1月20日(15)时(00)分,地处四川西北边缘的阿坝州马尔康市,当人们还沉浸在过年的欢乐中,作为市人民医院院长的我,突然接到到州疾控中心参加新冠肺炎防控培训会的紧急通知,至此马尔康抗击新冠肺炎的阻击战打响了。  

2020年1月23日我们医院收治了第一批集中医学隔离观察的4位色达新冠肺炎确诊者的密切接触者,1月29日从武汉来的郭某被确诊,医院迎来了一大批与之密切接触的人。到3月中旬,我们集中医学留观的76名各类人员前前后后全部清空,抗疫工作初战告捷,我也有时间把平时抽空记下的日记整理出来。我们没有收治过确诊病例,没有惊天伟业,我们只是为保护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安全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跟马尔康的广大干部群众一起共同努力,共克时艰,众志成城,守住了阿坝这片净土。

2020年1月23日 腊月二十九 星期四 今天是旧年最后一个工作日,明天就是除夕,有假的同志们都请休假回去了,单位在岗的只剩下值班人员。值班模式正式开启,于是建了一个2020年春节值班工作群。往年单位人员没有这么多,大年三十都会在一起吃年饭,现在值班科室多了,再在一起吃年饭不太可能,只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像我这样没有具体科室的人可以参加到他们任何一个科室,却又怕科室人员不自由,便不好意思参加到其中的任何一个。 过年是过年,会议精神还得落实,要是真的疫情来了,没有准备就只能准备挨骂甚至被处理。于是到医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规范了发热门诊,设立了预检分诊台,请杨忠哈、祁玥、兰忠琼、姚峰值守,对进院的所有人员进行体温测试,如有发热就给患者发放口罩,然后让其走发热通道;第二件事是设立新冠肺炎密切接触人员观察病区及发热病人留观病区,由丁晖完成标识,由泽郎哈姆完成床上用品的准备,姚峰负责合理安床。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如果疫情要来就来吧。自从地球开始有生物生长就有病毒、细菌,人类也是在不停地跟各类病原微生物较量中逐步提高免疫力与科学知识的,比如麻疹,比如天花,再比如白百破,乙肝等等。领导们说,宁可备而无用,不可用而无备。但愿我们只是备而不用。 发了一个朋友圈:抗击新冠肺炎,我们严阵以待。像我的很多朋友圈一样,获赞109!并有19个留言,大多数都在“辛苦了”三个字后面送上鲜花、强、力量。感谢圈内的朋友们总是厚爱于我。 做完一切,除了值守人员我们都开始回家。今天是我家团年,妹妹一家三口,从拉萨回来的二兄弟媳妇和侄儿两人,幺兄弟和幺兄弟媳妇两人,我们一家三口,加上八十四岁的老爷子,共计十一个人。绝对的家庭团年,作为家族主妇的我也想露一手。

腊肉香肠做起来十分简单。除此之外我还会做糖醋排骨、回锅肉之类的家常菜。以往年的经验,糖醋排骨倍受欢迎,所以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道菜。至于回锅肉实在有点上不了年夜饭的大堂。最后的菜谱虽然还是家常菜,但多多少少有十五六个,够了。 回家后,开始下厨做菜,做菜虽然不是我的强项,但过年时的团聚与快乐远比做什么菜更重要。中国传统虽然不说生活要有仪式感这样的话,但摆上一桌子菜却是古老的传统,也是对仪式感最好的诠释。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团了年,晚上十点过大家都休息了,其实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别是要审一下今年固定资产的盘存,但想到一年之中难得清闲,今天就给自己放个假吧。于是没再开电脑,躺在床上刷抖音,然后沉沉睡去。 电话骤然响起,惊醒了沉睡中的我,睁开睡眼,看到是市疾控中心的马武胜打来的。这个时候被小马的电话吵醒哪里有好事?果然,小马说有4名交警要到医院集中医学观察,也就是说要隔离。我立马起床,这种事情很重大,我怕年青人搞不定,稍不注意把自己给职业暴露了,以后谁来干工作?保护不好自己的医务人员也是我的失职。 唉,白天才安排好隔离房间竟然过不了夜就派上了用场,真的应了领导们的话,宁可备而无用,不可用而无备。 冒着寒风,我很快到了医院,让值班护士上病区选了四间病房把床上用品都铺好。门卫三郎罗尔依与收费室人员姚佳从应急库房里拿出喷雾器,按说明书装好后兑上含氯消毒液。自己则穿上了防护服,戴上了护目镜、口罩、手套,看着全副武装的我,多少有点自豪感,天生我才必有用呢。 等小马把警察们送到医院,我便引他们走发热通道到了隔离病房。医院有地暖,一进病区就春意盎然,防护服里的我也一下子热了起来。我和马武胜把警察们带进了他们的房间,交待好必要的事项。刚被隔离的警察们真的不知所措,其中有一个人出现了心理应急状态,担心与害怕让他觉得被隔离是莫大的委曲。因为没有发泄对象,便只好拿我们出气,质问我们为什么把工作做得如此差劲!没有给他们通知去执行什么任务!连口罩也没给他们发一个!面对他的质问,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我的职责不是让他们上战场,而是打扫战场,现在他们觉得被莫名其妙地隔离起来,我怎么给他解释呢?透过渐渐起雾的护目镜,我知道他们没有意识到新冠肺炎的可怕,更没有想到自己被职业暴露了,只是单纯地在为被隔离失去自由而生气。我和小马都没有还嘴。是谁做的决定都不重要,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场战争的战火已经从遥远的武汉燃到了马尔康。这个时候我们都是战士,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们是冲锋在最前面的我们的战友,战友发一点牢骚很正常,我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去跟他们理论。 等他骂了一阵子气消了,我对那个骂我们的警察说,平时你们很辛苦,被隔离了正好好好休息一下。他立即说,我宁愿天天上班也不愿这样无聊。我没再开腔,他在气头上,我多说无益。等他把脾气发完了,我把一些隔离留观的规矩一一作了交待,然后请他们先休息就离开了病区。 我和小马把防护服脱了,他们的车已经消好了毒,于是我坐着他们的车回了家。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2点过。

2020年1月26日 初二 星期天

今天是年初二,天气晴好。按我们老家的规矩,今天是接财神的日子。父亲在世的时候每年初二都会早早起床,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供上刀头,点上三柱香,燃一串鞭炮,烧几叠钱纸然后就出门了,回来的时候总会捡些柴回来,大柴放进厨房,小柴就捆成捆放进箱底。 我虽然知道初二接财神,自己却从来没做过这些事。今年按领导的要求,所有的职工今天都要回到岗位上。 今天上班,同事们都到了,他们都带着期待的眼神望着我,一幅盛食厉兵模样,内心一阵感动,原来他们才是我们医院的财神,是全市人民的财神。医院的发展、人民的健康福祉全靠广大干部职工作团结一心。 面对突入其来的疫情,卫健局小何年三十凌晨两点在卫健系统群里发出了紧急通知,要求各单位人员全员返岗。我想我们医院本来留下来的值班人员多,阿坝州尚无现症病例,也不大可能立即出现大规模爆发,再怎么也让职工们在家里吃个团年饭再回。初一往马尔康赶,初二到岗。于是我在医院科主任、护士长群里发了一个初一返岗,初二到岗的通知。 根让卓玛对管理留观人员已经有了经验。今天去污染区为留观人员送早餐、消杀、测体温与询问病情等工作她带着张翔。他们的成长,把我从一线“开除”了。

到岗的同事们心里也都明白,国家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不是开玩笑的。 怎么办?做什么?春节期间没有病人,疫情也没在马尔康出现,虽说职工们的神情如披坚执锐,但却又实在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们成立了专家小组、救治小组、制定了应急预案与流程,然后就是培训、培训、再培训。 为了更好的了解疫情发展变化趋势,我制作了一个表格,涵盖了时间、确诊病人、增高率、重症病人数、死亡人数、痊愈数、疑似病人数、增长率,并把自20日以来的数据都填在表格里。同时查阅了2003年非典时期的确诊病人、死亡病人、起止时间。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今天累计确诊病人2744例,较昨日新增38.9%,累计疑似病人5794,增长115.9%。

对于我来说今天最多的事还是开会与迎接领导的检查指导,开会是为了统一思想,检查是为了做好准备。 第一个会是马尔康市新冠肺炎防控调度会,第二个会是阿坝州的防控调度会。 第一次参加全州的防控调度会,在调度会上除能听到马尔康市向州指挥部汇报工作,还能听到各县向州指挥中心汇报相关工作。各县市书记们的精神气质、工作开展优劣、口才好坏在会上一下子就能显现出来了。我心里感叹万能的网友能发明“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样的金句,紧张之余又生出半分乐趣来。 各县市汇报完工作后,刘坪书记又提出了相关的工作要求,他说了很多,我觉得只有两点,一是严防死守,二是严肃纪律。 2003年的非典时期我已经当了18年的医生,2009年我当了23年的医生,也没觉得那个时候会像今天这么紧张。 今天州卫健委蔡鹏飞副主任来了,赵通顺副主任也来了,他们分成两次来,各有择重。他们看了我们的发热门诊、预检分诊与集中医学观察的工作与线路,并现场办公确定我们医院作为新冠肺炎后备定点医院。也就是说,如果州医院收治满员,汶川县人民医院收治满员,我们医院就要启动病人的收治。之所以选在我们医院主要是我们医院小,船小好调头;第二是我们医院有一定的基础条件,改造起来更方便。原以为这样定下来不过就是白纸黑字上报的事,没想到蔡主任要我们做出改造医院的方案和所需资金。 我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于是我和陈健查阅了传染病医院建设设计要求,结合医院实际报了个改建方案,又麻起胆子报了个600万的改造资金需求。

2020年1月28日 初四 星期二

今天累计确诊病人5974例,较昨日新增24%,累计疑似病人9239,增长32%。疑似病人的增长,带来的结果必定是确诊病人的增长,形势不容乐观。

自1月20日参加第一场新冠肺炎培训会后到今天不过8天,我先后参加了10次省、州、市各级视频会议、现场会议,差不多每次会议内容都要求我们提高政治站位,千方百计做好应对疫情各种准备,宁可备而无用,不可用而无备,需要的经费全部由政府解决,要严明纪律,要落实责任,做到令行禁止……。张书记明确地提出如果有武汉人到了马尔康未过潜伏期的一律往我们医院送,卡点检查还要加强,严禁“各人打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工作作风出现。同时要加强本土人员的管理,加强健康教育等等等等。一场疫情让政府官员们都成了传染病管理专家,管理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传染病防治的三大法宝被他们应用得十分娴熟。我的大专在重庆医科大学读的,毕业实习在州人民医院,在传染病区实习了很长一段时间,州医院的罗俊是我的师傅。我们深知传染病防治普通知识的重要,也对很多个单独个体进行过相应的健康教育。这次疫情来袭,我才发现政府部门作为社会管理者在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表现出来强有力的管理能力。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调兵遣将,指挥若定,每一句话都包含了无穷的力量。

国家对民生的重视程度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写下这句话,我想,如果这个日记能面世,会有很多喷子喷我,在某些喷子心里只有西方某些大国才是天堂,民主,自由,人权……。我生活在基层,能接触到的最高领导就是我们市里的市委书记与市长,能经常接触的是分管我的副市长与卫健局的局长。在他们的嘴里,在他们的心里都是把民生放在首位,老百姓的事就是天大的事。

非典过去已经17年,非典过后公共卫生被提到了更高层次,虽然我们国家的卫生体制仍有很多很多地方需要改革,特别是基本医疗需要回归,但想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已经好很多。

市委第四次防控工作会上,各个领导分别就他们的工作作了汇报。防控物资准备工作由严冬市长与左常委担纲,我还有什么可操心的呢?这些县处级领导干部们为我们当粮草官,成为医务人员最坚强的后盾,我没有理由担心太多。

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

今天累计确诊病人7711例,较昨日新增29%,累计疑似病人12167,增长31.69%。疫情继续增长,没有被控制住。马尔康有了一例确诊患者。虽然是输入性病例,但阿坝州、马尔康这片净土被打破了。

晚上睡得早,也睡得悍实,没想到却是抗击疫情以来最累的一天。

凌晨3点27阿南局长的电话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有一位姓郭的,从武汉来的人,确诊了!小马哥他们几个要集中在你们医院进行医学观察,其它与她密切接触的人员公安局正在排查,会陆续到你们医院来,你要作好准备。”

这无异是一声惊雷,在我头上骤然炸响。防控工作从统一思想、提高站位、加强学习、关注武汉、做好准备等等务虚状态一下子进入实战。新冠肺炎是想摧城掠寨么?既然它想攻城拨寨,我辈当披挂上阵,定叫它有来无回,三十几年的白大褂不是白穿的。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给吴桂勇打电话,让他来高原影城接我去医院,然后在3:33给陈健打电话,让他把党员突击队中的男党员们召集起来立即到医院。

1月28日小马哥带着一队人马去给武警的郭某作流行病学调查,取咽拭子,大家都没有特别重视这个郭某,做完了流调的他们把样本送到了州疾控中心以为就万事大吉。不幸的是郭某咽拭子核酸检查呈阳性。在流调过程中小刘的口罩坏了,小甲与小晏防护措施没跟上,小马哥没穿防护服。

马尔康第一例新冠肺炎产生了。小马哥他们也相应地成了密切接触者,按新冠肺炎防控指南要求,小马哥他们需要集中医学隔离观察。作为疾控人的小马哥,不知道内心经历了多少挣扎才作出了将自己隔离起来的痛苦决定。

疾控中心5位冲在最前面的战士受伤了。像4位警察一样。冲锋,然后陷阵。

我们大概在3:50完成了集结,我对男党员们说,先把精神科五楼的电脑搬走,医院信息化建设的工程师们初五要回马尔康工作,他们来了要用电脑办公,不能跟留观区混在一起。等我们把电脑搬走,把5个房间布置出来已经凌晨4点过,我对陈健说,今天应该会有很多密切接触者陆续到医院来,三楼、四楼、五楼都要规划出来,一楼为清洁区,二楼为半污染区,三楼、四楼、五楼就是病人留观区,你跟君军、丁晖、老向、大聪他们去规划一下,我跟吴桂勇去接人。

我和吴桂勇穿上防护服,开上救护车出发了。凌晨4点的马尔康寂静而寒冷,我和吴桂勇都没有说话。我们在老卫健局楼下接到小刘,在疾控中心门口接到小马哥……每接到一个人都看见他们站在路边,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们的样子让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谁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将他们一一接到医院,安排在了精神科五楼。医院的地热与明亮的灯光与街边的寒冷与昏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虽然他们都要被隔离了,至少是温暖而明亮的。

他们是疾控人,准备十分充分,连电动喷雾器都带上了,装备比我们的还好。我们只有三个手动喷雾器,我前几天背着手动喷雾器到病区消毒时充分感受到了手动喷雾器实际上是需要相当的臂力。我压个十来下加压杆就手臂酸软,把整个病区消杀结束手臂不但酸软还疼痛。人老了,真的不中用。

把小马哥他们安顿好,已经凌晨5点。

我们刚刚喘了一口气,又接到阿南局长的电话,张书记要到我们医院来看工作安排情况,实际上就是靠前指挥。

阿南局长来了,邓院也来了。邓院睡眠不好,我都不忍心把她叫起来,但现在疫情突然发生了质变,张书记都要来,她分管业务工作不来不行。

市委市府那边,张书记还叫上了龙海峰部长与龙占洵副市长。那天的会上张书记的脸拉得老长,没有丝毫笑意,他板着脸要求我们做好六点工作:一是医院作为留观医院使用,暂时不再接诊普通病人;二是按留观医院或者留观场所的规范查漏补缺;三是医务人员的防护要按标准配置,一定要保护好医务人员;四是防护用品的缺口有多少?立即按2天的用量上报;五是对外发布要实事求是,不许虚报,不许瞒报;六是对外公布救治电话,凡是有不舒服的人员打电话全由市人民医院去接。从张书来那张不笑的脸上,我再一次看到了书记严肃的外表后面藏着的是怎样一颗悲天悯人的父母心,更感受到政府的力量是最强大的力量,没有政府,我们什么也做不成。

张书记把工作部署完,离开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疫情带来的紧张撵走了所有的倦意。我去送张书记的时候,猛然看到祁玥、兰中琼、姚峰都在搬东西,面对一个个在寒风中努力工作的样子,我的眼泪漱漱地往外涌。这就是我们的职工,这就是我们的战士!

9点过,我和邓院按每个人的专业特长与医院的实际将人员分成了六个小组:综合协调组,医院管理的中枢,抗疫阻击战的指挥部,要负责各项指令的上传下达;信息报送与院感组,阻击战的侦察连与通讯连,负责所有信息的上报与医院感染管理;基本医疗组,管理精神病人、中药预防、狂犬疫苗接种;后勤保障组,负责留观人员的餐饮与医务人员的防护;医疗留观组,负责所有密切接触者的医学观察,阻击战中的尖刀班。宣传报道组,负责疫情阻击战的战报书写。每个小组确定了2个小组长,实行24小时值班。我们让小组长们把自己组内的人员领去后各自培训,各自分工。特别是让院感组再次明确我们之前规划的各类通道是不是完全合理,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最专业的眼光将医务人员通道与留观人员通道再布置再安排,并将醒目的标识打印出来上墙,以免出现交叉感染。

这一天除了领导们,马尔康整个机关单位最忙的可能就是公安与医疗了,36位与确诊病人的同车人,2位出租车司机,2位牛家店的老板都找到了。我们医院很快就住满了。下午晚一点来的就安排在了政府征用的山庄,等我看着姚峰与吴桂勇再次穿好防护服去乡下转运密切接触者时已经晚上八点过,从早上三点半,到晚上八点半,整整工作了十七个小时的我已经非常疲劳了,我再也不能等着他们从乡下回来,于是叮嘱了师傅又叮嘱了医务人员一定要把接下来的事情做好。

2020年1月30日 星期四

今天累计确诊病人9692例,较昨日新增25.7%,累计疑似病人15238,增长25.2%。确诊与疑似病人均下降,疫情控制情况试目以待,今天的下降可能是一种假象。

留观人员入驻了,医院与山庄都静俏俏的,不是那种月落桂花闲,鸟鸣春山空的静,而是一种笼罩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气氛的静。在这种气氛之下,同事们说话也有些低沉压抑。

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小组长开会,再次强调各小组的职责后,开始征集各小组昨天遇到的问题与困难,综合协调组没问题,基本医疗组没问题,宣传组没问题,院感组提出消杀不到位需加强的问题,后勤保障组提出物资不足的问题,医疗留观组没有问题。没有防护物资,人员无法进入病区,就象战士没有子弹。

消杀不到位可以很快解决,物资不倒位就无法解决了。

我们存留下来的防护服只有1套了,下午的留观工作、晚上送餐都没办法进行。

小组会很快结束了,找防护物资理所当然是我的事,口罩还有几个,就算没有了,戴上外科口罩也能抵挡一些,护目镜可以反复使用,防护服是绝对不能将就的。我给阿局打了电话,希望她能给我找点防护服来。阿局答应我尽快找。

邓永梅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也知道医院里还有几十件过期的防护服,如果实在没办法只能穿过期的。其实这真的是一场生死考验,我相信除了最能经得起考验的我和邓永梅外,还会有更多的人在最严峻的时刻挺身而出,他们此时虽然还没有站在我们的身后,但我始终相信我们不会孤军作战。

邓永梅写下了请战书:不计报酬,无论生死。

邓永梅庄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捺上鲜红的拇指印。很快写请战书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个,两个,三个,很多个职工都签了名,捺上的拇指印,我也签了名并捺上了我的拇指印,关键时刻总会有精忠报国的热血青年与爱国志士,穿上白大褂,我们便是披褂上阵的战士。我亲爱的母亲,我可爱的祖国,请您放心,您生病了,我们会医治您。我可爱的战友们,我可敬的同事们,请相信,艰难时刻,我们永远在一起。

那封请战书像一面旗帜在我心中迎风飘扬,那一个个拇指印,像一朵朵幸福的格桑花在我眼中傲世绽放。

当然,我不会让我们的战友们作无谓的牺牲,不然我这个指挥员一定是不合格的。如果找不到防护服,只会是我穿上过期的防护服冲在最前线,而不是我的战友们。

我坐在办公桌前苦等阿局的电话。

在各个单位都缺防护服的时候,我怎么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搞到防护服呢?最后我把希望寄托在了向姐身上。向姐跟我以文学相识,我喜欢她的诗沉静内敛,她喜欢我的小说细致朴实。我们以文学拉近了关系,她是一个为内心写作的人,我总觉得只有为内心写作的人才配谈文学。此时我想起她,并不是她的诗歌能为我找来防护服,而是她老公可能会帮我找几套防护服。

于是快到下午1点时我打通了她的电话,然后把我的困难给她说了,请她老公帮我找点防护服。我跟我所有的朋友相处都不会因为私事、难办的事找他们。你都为难,为什么要为难朋友呢?我跟向姐相处也是一样。2019年下半年因为单位的事让我陷入困境,许多人都给我出主意让我找找向姐,我没有找。如果我的事不可原谅,我无颜找她,那样会亵渎因文学而结下的友谊。如果我的事可以原谅,我自己的领导们自然会原谅我,我也无须去找她。我坚信,此生我能够把我内心视为珍宝的文学捧在最圣洁的圣坛上。

向姐答应帮我找防护服,让我等她的电话。没等多久,纪姐打电话来了,说是自己家里有20个医用口罩,想到我在前线缺物资,她呆在家里不出门,不要口罩也行。

挂了电话,我真的不知说什么好,无限感动在内心弥漫。她没给我送口号,她给我送来了口罩,虽然只有区区二十个,我却看到了梭磨河水一样绵长的情谊,我也分明在口罩上看到了同舟共济众志成城的誓言。

自1月20日以来,我参加过无数次有关抗击疫情的会议,有一次州委常委扩大会上刘坪书记跟与会人员解释什么叫守土担责。他说守土担责就是面对疫情与困难能冲锋陷阵,是面对问题能主动承担。如此明确的解释,如此强大的政府,怎能由一些既无亲人感染,又无需到一线冲锋陷阵,仅仅因缺乏几个口罩就无病呻吟矫情万分的批评?

下午,省疾控中心的专家来检查我们的工作了,一位姓杨,一位姓黄。因为我们刚刚全面转型为留观医院,清洁工们认识不到位,罢工不来做清洁,医院大厅不像平日那样清洁明亮。我跟邓永梅陪着专家,回答专家的提问,还瞅机会给专家解释着医院地面有些脏的原因。专家本来要去办公室的,因为我们没有确诊病人,普通门诊也停诊了,医护人员通道与留观人员管理通道也是区别开的,就没再打算去办公室。邓永梅悄悄跟我说要不要给省里的专家说我们没有防护服了。我说算了吧,他们又不能给我们解决问题。没想到那位姓黄的女专家听到了,她的心思一下转到我们急需的防控物资上来,当听说我们只有一套防护服,却留观着几十号密切接触者时,脸都绿了,面带焦虑地把我们的困难一一记了下来然后离开了。

专家们离开没多久,有2个留观人员出现了应急情绪反应。两个人都不吃饭,不跟我们管理医生说话,不开门。我们的管理医生只能通过微信为他们做心理辅导。经过辅导,其中一个接受了留观的现实,也理解了政府采取这种措施的意义。另一个却说她对我们医院没有意见,只是不满意自己,自己把瘟疫带回了家乡,没有脸面活在世上。不管我们的管理医生怎样劝解都听不进去。没办法,我们只好使出杀手锏,把精神科周涛医生派上了战场,经过3个多小时艰苦卓绝的心理疏导,留观人员同意喝一点牛奶了,等牛奶喝完,周涛再次给她进行辅导直到小姑娘情绪彻底安静下来。

隔离不能隔爱。我们医院虽然没有感染科,没有救治确诊病人。重大疫情来袭,我们能够冲在前面,为打赢疫情阻击点贡献自己的力量,也算是有了点滴用武之地。

去年五月,我跟女儿去峨眉山旅游,在清音阁觅得一处古树与修竹并存的佳境,触景生情,想到自己的医院与州医院就像这竹与树。州医院像一株参天大树,是木本,我们却像一棵竹,是草本。但我们还是在生长,为此还得了一首仿古诗,其中两句看似写境实则表达了我对医院的热爱之情,对追求与成长的不弃:

古树参天长,

修竹低头立。

我虽为竹,却也要亭亭玉立。

下午我去州政府会议室参加了省疾控专家督导工作反馈会,晚上把会议内容传达给了院班子成员。邓院也把周涛的心理辅导结果跟我说了,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不做好思想工作,她要跳了楼怎么办?去开会前我想好了,如果辅导失败,我就亲自上阵,一边辅导,一边守住她,大敌当前,不能出一点乱子,否则,我只好提头去见层层关心帮助过我的领导们,一直支持着我的同事们。

开会回来就接到电话说是克宁州长要到医院里来,我立即赶回医院,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医院了。他查看了现场,询问了工作现状,存在的问题与困难。希望我们好好的保护好自己,冲锋可以,但不要陷阵。克宁州长走后不久,防护服来了。整整50套,我亲爱的向姐姐,你可给我解决了大问题!

晚上七点过,忙了一天的我和邓院终于能坐在办公室吃晚饭了。吃饭的时候邓院说,颜蕾说她胸闷气紧,你说怎么办。

她这一说,可把我吓坏了。

被职业暴露了?新冠肺炎要在马尔康全面开花?

我匆匆吃完晚饭,对邓院说,不行,我们要问问清楚,要是职业暴露,她必须隔离起来。我打电话问颜蕾在哪里?她说在吃饭,跟吴亁鹏和卓玛在一起。

我说,你胸闷得厉害不?发烧没有?呼吸困难不?她用她一惯的肯定的口气连说了几个不字。我悬着的心放了一大半下来。于是我让她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如果她病了,我要立即把她隔离到家里;如果她发烧了,我会把她送到州医院;如果她害怕了,我要给她鼓劲与勇气。

他们三个一起来的。吴亁鹏与卓玛都没有任何症状与不适,这让我又放下一颗心。

经过反复交谈与观察,我发现原来这个小姑娘,未经世事,心理不如我们强大,她的呼吸被心情之手魇住了,她的心情被新冠肺炎的阴影魇住了。

我和邓院一起给她心理辅导,最后她笑了,然后说,不跟你们说了,你这个老年人。叫我老年人是她对我最亲近的叫法。

我说,你明天要是还是不舒服就别来上班,在家里休息几天再说。然后对小吴和卓玛又说了一些鼓劲儿的话,负面的情绪会传染人,而且传播力很强,大敌当前,军心必须坚若磐石。

我去参加省里专家防控工作督导反馈会时,有一个不愿留名的个体商户给医院送来了100件快餐面,100件矿泉水,从他们拍的照片来看有点像岷山宾馆楼下那个腾通批发部的老板,但我不确定。不管是谁,我们都体会到了像宣传组写的战报一样的心情,世间万物生生不息,人间有爱绵绵不绝。

 

作者简介:

唐远勤,女,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主任医师,马尔康市人民医院院长。擅长散文、小说写作,作品文风朴实,感情真挚。多篇小说散文发表在《四川文学》、《龙门阵》、《草地》、《阿坝日报》等报刊杂志上。中短篇小说集《像清风一样爱你》荣获阿坝州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散文集《留在处方笺上的爱》由线装书局出版。长篇小说《独门小户》入选阿坝州作家书系第二辑,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2020年04月03日10:14
分享到: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