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科技

火星有了中國的足跡……這一年,科技創造希望

2021年12月28日10:03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這一年,科技創造希望

編者按

科技創新就像一個巨大的引擎,拉著2021年奮力拓開了時空的深度和廣度。

仰望星空,我們沿著星辰大海的征途,於深邃幽遠的藍色深空摘取碩果:在太空安了“家”﹔去火星探了“路”﹔上一年帶回來的月球“土特產”也迎來了重大研究進展。

腳踏實地,我們洞悉人類社會發展需求,在生命力旺盛的綠色大地播種希望:以疫苗為武器與新冠病毒繼續交戰﹔用“雙碳”行動積極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以元宇宙為框架探索虛擬世界的可能性。

回歸基礎,我們肩負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使命,在逐漸完善的科技政策中雕刻光明:力求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動真格”查處學術不端﹔進一步給科研人員“鬆綁”“減負”。

科技創造希望。2021年即將翻篇,站在歲末,我們盤點這一年科技名場面,與之相擁再次開啟未來之門。

---------------

仰望星空

中國人在太空有“家”了

一顆泡騰片如何獲得舉世矚目的命運?在中國航天員王亞平的手裡就可以。

12月9日,王亞平在距離地球約400公裡的中國空間站“天宮”,將一顆不起眼兒的橘黃色泡騰片,塞到漂浮在天和核心艙的藍色水球中,展示太空奇妙的科學現象。“好美!”隨著泡騰片歡樂的小氣泡沸騰起來,藍色水球變得越來越像地球,在地球上觀看“天宮課堂”直播的男女老少也沸騰了。顯然,那不僅是因為科學迷人,也不僅是因為天地直播竟毫不卡頓,更因為這是中國空間站第一次進行太空授課。

20世紀晚期,中國曾要求加入多國聯合打造的國際空間站,未果。於是,中國自立門戶。1992年,中國確立載人航天工程“三步走”戰略,建成空間站是其中的重要目標。29年后,2021年4月29日,中國空間站天和核心艙發射成功,標志著我國空間站在軌組裝建造全面展開。

中國人在太空有“家”了。與國際空間站相比,“天宮”雖然起步晚,但起點高,有中國特色,夠用、好用。

這一年,6位航天員先后去太空“暖房”。6月17日,神舟十二號飛行乘組聶海勝、劉伯明、湯洪波出發前往空間站,中國人第一次進入自己的太空家園。10月16日,神舟十三號飛行乘組翟志剛、王亞平、葉光富成為“天宮”的第二批“住戶”。

在自己家的空間站駐留,不隻關乎揚眉吐氣,還關乎人類未來命運。“天宮課堂”呈現出空間站在軌生活的真實場景,新鮮的蘋果、熟悉的微波爐,以及時尚的健身器材,都讓國人對未來可能到來的太空生存平添信心。特別是對小朋友來說,當太空探索被濃縮成一堂課,當太空科研具化成他們小手裡的橘黃色泡騰片,未來便不再遙遠。孩子們有理由相信:星辰大海,任我航行。

火星有了中國的足跡

3個中年男人抱頭而泣的畫面何以刷屏?因為他們讓中國研制的探測器第一次成功擁抱了火星。

5月15日,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天問一號探測器成功著陸在火星烏托邦平原南部。消息確認后,該任務工程總設計師張榮橋、天問一號探測器系統總設計師孫澤洲和探測器系統總指揮赫榮偉,在地面飛控中心,流著眼淚擁抱慶祝。其實不隻他們仨,在場的絕大多數工作人員,都哭了。

為了生存,地球人一直在尋找新的出路。有人認定,我們遲早要移民到外太空去。作為一顆和地球有諸多相似之處的行星,火星被寄予厚望。火星真是地球的未來嗎?要到上面去看過才知道。在中國之前,蘇聯、美國、歐洲、日本、印度都嘗試過。中國也願意,並且有能力為人類認識宇宙,貢獻自己的智慧。

中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於2014年開始前期研制,2016年立項,2020年7月23日,天問一號探測器發射成功,中國自此邁出行星探測第一步。

但火星好遠。天問一號沿著“霍曼軌道”向浩渺深空行進,它要“暴走”7個多月,才能被火星軌道捕獲。而且,一個合格的火星探測器,必須懂得“獨自長大”——探測器在離開軌道著陸火星的過程中,有大約7分鐘會和地面“失聯”,隻能靠自己“盲降”。這也是火星探測任務成敗的關鍵,人類此前發射的火星探測器大多折戟於此。

所以,當天問一號終於投入火星的懷抱,當航天人兌現了對祖國的承諾,當人類探測火星的歷史被成功續寫,許多人哭了。正如張榮橋所說,這眼淚既咸又甜。

月球“延壽”8億歲

研究一把土也能轟動全球?是的,如果這把土是月亮上的土。

一年前,嫦娥五號從月亮上抓了一把土回來。今年這件事有了續集。中國科學家通過嫦娥五號採回的月球樣品,破解了月球“晚年生活”的部分謎題。

10月19日,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主導,聯合多家研究機構在國際學術期刊《自然》發表了相關研究的學術論文。研究發現,月球的岩漿活動一直持續到距今約20億年,這意味著月球的壽命比此前推測的又延長了約8億歲。這一結論填補了人類對月球“晚年”演化歷史認知的空白。

這個重磅成果的研究對象,是一小撮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黑色粉末。這撮粉末得來殊為不易。我國2004年開啟的嫦娥探月工程分“繞、落、回”三步走。2020年,著陸在月球風暴洋西北處呂姆克山附近的嫦娥五號,首次完成我國地外天體採回任務,拿回了1731克“月球土特產”。

數克黑色月壤被放在小玻璃瓶中,送到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它是那麼輕,輕到仿佛手上隻有瓶子的重量,但它又那麼重,因為裡面承載著宇宙光陰的故事。科學家相信,風暴洋的“土”裡,藏著月球“晚年生活”的秘密。他們想為月球距今30億年以來的歷史,增添一些中國的突破。

參與此次研究的青年研究員楊蔚說:“要知道,有些80后自從進入研究所就在研發相關技術,十年磨一劍,隻待今天!”他們“興奮得睡不著覺”。40多人晝夜接力,7天就完成了相關實驗分析工作。最終,中國科學家不負眾望,讓人類對宇宙的演化,又多了一點了解。

腳踏實地

中國抗“疫”有溫度

2021年,人類繼續和新冠肺炎疫情纏斗。雞蛋、牛奶、香油、挂面肯定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能和新冠疫苗擺在一起。這一年,在充滿人情味兒的中國抗“疫”過程中,“打疫苗,送雞蛋”等場景確實發生了。

隨著各國新冠疫苗研制成功,群體免疫策略成為可能。世界衛生組織疫苗研發委員會顧問、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邵一鳴曾表示,超過80%的人接種疫苗,才能建立群體免疫屏障。

不過,面對新鮮事物人們總是容易遲疑。為了鼓勵大家打疫苗,各地絞盡腦汁,在診所門前挂起“打疫苗,送雞蛋”的大紅條幅,在樓道口貼上“打疫苗,領牛奶”的最新通知。免費送健康的同時,還附贈一份溫暖,消弭了普通老百姓和高科技產物之間的距離感。

事實上,當我們又打疫苗又拿雞蛋時,在全球范圍來看,疫苗的可及性和可負擔性並不樂觀。

1月13日,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成為該國接種新冠疫苗的第一人,他卷起白襯衣注射中國疫苗的照片,被印在了紅底和藍底的紀念郵票上。

這是中國人努力縮小“免疫鴻溝”的一個縮影。

10月1日,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代表75個國家呼吁各國加強團結,實現疫苗公平分配。12月3日,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趙立堅說,中國迄今已向12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超過18.5億劑疫苗,“是向世界提供疫苗最多的國家”。

然而,當我們和世界人民一起努力抗“疫”時,病毒也在瘋狂反扑,德爾塔、奧密克戎等變異毒株相繼流行。

顯然,在抗擊新冠病毒的路上,我們須與科學為伍,團結一心,才可能勝利。

“減碳”為了生活更美好

9月,多地“拉閘限電”的信息刷屏。有網友質疑,是不是上半年“能耗雙控”目標沒有達成,在“趕作業”?盡管部分專家認為這並不是停電的根本原因,但“減碳”可能給百姓生活帶來的影響,仍舊引發了廣泛關注。

過去100年,人類活動釋放了巨量溫室氣體,地球上的海洋,已經吸收了超過1億顆廣島原子彈爆發的能量。冰川熱化了。如果南極冰川全部消融,足以讓全球海平面上升超過60米。這只是全球氣候變化可能的后果之一。

2021年,中國承諾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即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歷史最高值,進入由增轉降的“拐點”﹔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即二氧化碳排放和吸收相抵消,做到“淨零排放”。

顯然,“減碳”是為了讓生活更美好,絕不是讓生活亂套。

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整准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和《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相繼公布,為“雙碳”目標提供了行動指南,也為防止運動式減碳提供了制度保障。

12月11日,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表示,“碳沖鋒”和運動式“減碳”,都不符合黨中央的要求。

先拿穩科技這張票,才能上元宇宙的車

互聯網的未來是什麼?2021年給出的答案是:元宇宙。

今年下半年,元宇宙一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躥紅全球。人們有點懵,有的說“啥是元宇宙”,有的說“這不就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嗎”,有的說“萬物皆可元宇宙”……

11月,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沈陽團隊,在其發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發展研究報告》中嘗試給元宇宙作名詞解釋:“元宇宙”是整合多種新技術而產生的新型虛實相融的互聯網應用和社會形態,它基於擴展現實技術提供沉浸式體驗,基於數字孿生技術生成現實世界的鏡像,基於區塊鏈技術搭建經濟體系,將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在經濟系統、社交系統、身份系統等密切融合,並允許用戶進行內容生產和世界編輯。

不過,元宇宙到底長什麼樣,尚無確切定義。相應的,通往元宇宙的路該怎麼走,也沒有明確路標。但有人相信,互聯網就此進入“轉型窗口期”,並把2021年視為元宇宙元年﹔也有人利用這個概念進行資本炒作,甚至詐騙。

現在可以確定的是,不管未來世界是否叫元宇宙,它都將是一個以科學技術為基底的世界。科技是通向未來的門票,有票,可以決定是否上元宇宙的車,沒票,一切無從談起。不如將對某些概念的熱情,轉而聚焦到相關技術研發上來。

“亂花漸欲迷人眼”,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原主任李志民秉承理性和開放的態度,對“元宇宙”的走紅評論道:“任何對人類未來發展的探索都應該鼓勵,任何以科學為名義的忽悠都需要警惕。”

創新強國

點題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

當前,科技創新成為國際戰略博弈的主要戰場,圍繞科技制高點的競爭空前激烈。實現高水平自立自強到底怎麼干,大會給廣大科技工作者點了題。

大會在加強原創性,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推進科技體制改革,構建開放創新生態,激發各類人才創新活力等5方面提出具體要求。其中,“科技攻關要堅持問題導向,奔著最緊急、最緊迫的問題去”“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讓科研單位和科研人員從繁瑣、不必要的體制機制束縛中解放出來”“決不能讓科技人員把大量時間花在一些無謂的迎來送往活動上”等內容在科技界引發強烈反響。

同時,石油天然氣、基礎原材料、高端芯片、工業軟件、農作物種子、科學試驗用儀器設備、化學制劑等方面關鍵核心技術被點名要求“全力攻堅”。一張明確的任務書,就這樣發到會場內外科技界人士手上。

值得一提的是,加強基礎研究是科技自立自強的必然要求。如果想在上述領域取得進展,“十年磨一劍”的精神必不可少。今年11月公布的2020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顯示,獲獎項目平均研究時間是11.9年,其中近四成項目的研究時間是10-15年。

2021年,中國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號角已經吹響。科技立則民族立,科技強則國家強。天降大任於科技工作者。

勒緊學術不端“緊箍”

打開科技部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等部門的網站,會發現2021年對學術不端行為的通報列表,明顯長於往年。這是因為,科技領域監督的“牙齒”日益鋒利,學術不端行為被帶上了“緊箍咒”。

今年年初舉行的2021年全國科技工作會議,一早就釋放了強化作風學風建設和科技監督的信號。科技部部長王志剛在會上提出,要“構建大監督格局,對科研不端行為‘零容忍’。”

8月,科技部會同科研誠信建設聯席會議各成員單位,建立科研誠信案件通報機制,公開通報科研誠信案件調查處理結果。

在通報頻率明顯增加的直觀感受之外,查處力度之大也令人印象深刻。比如,在科技部12月17日公開的部分教育、醫療機構醫學科研誠信案件調查處理結果中,有人被撤銷博士學位,有人被調離教師崗位,有人被撤銷副教授、主任醫師等職務,有人被取消碩士研究生導師資格。

學術圈熱議,查處學術不端,“動真格了”。事實上,通報正是希望起到警示教育作用,引導廣大科研人員自覺恪守誠信底線,堅守學術道德和科研倫理,踐行學術規范。

與此同時,我們還需要看到,整治學術不正之風依然任重道遠。學術的潔淨靈魂和學者的原創尊嚴,還需要學術界齊心協力共同維護。

科研誠信是科技創新的基石。誠信不足,創新便無從談起,搞科研,也是個良心活兒。

科研經費“鬆綁”出實招

“買醬油的錢可以用來打醋”,這對於具有靈感瞬間性、方式隨意性、路徑不確定性等特點的科研工作來說尤其必要。讓科研人員獲得更大實惠,對於激發創新活力也尤其必要。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出台了《關於進一步完善中央財政科研項目資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見》《關於優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績效若干措施的通知》等一系列優化科研經費管理的政策文件和改革措施。但在科研經費管理方面仍然存在政策落實不到位、項目經費管理剛性偏大、經費撥付機制不完善、間接費用比例偏低、經費報銷難等問題。

今年8月發布的《關於改革完善中央財政科研經費管理的若干意見》(以下稱《若干意見》),為解決這些問題提供了力度空前的制度保障。

針對“買醬油的錢能否用來打醋”等問題,《若干意見》提出簡化預算編制,直接費用中除50萬元以上的設備費外,其他費用隻提供基本測算說明,不需要提供明細﹔下放預算調劑權,設備費預算調劑權全部下放給項目承擔單位,除設備費外的其他費用調劑權,全部由項目承擔單位下放給項目負責人﹔擴大經費包干制實施范圍,人才類和基礎研究類科研項目不再編制項目預算。

針對科研人員激勵不到位等問題,《若干意見》提出提高間接費用比例,項目承擔單位可將間接費用全部用於績效支出,並向創新績效突出的團隊和個人傾斜。有科研人員根據文件提出的具體比例匡算,未來“科研項目經費中用於‘人’的費用可達50%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文件裡,在每條措施后面還有一個“小括號”,括號裡明確說明了該由誰來負責落實。

有了實打實的“鬆綁”之后,科研人員才便於以夢為馬、輕裝上陣,在建設科技強國的路上做到蹄疾步穩。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茜)

(責編:羅昱、高紅霞)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