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书写当代英雄

何琴英

2020年02月07日07: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报告文学《雀儿山高度——其美多吉的故事》展现的人世温暖和大义大美深深吸引着我,让我好几次流下眼泪,那是心痛的泪、感动的泪、震撼的泪。在作者陈霁建构的文学世界里,人们走近邮车司机其美多吉,走近那个写满生死传奇,写满亲情、爱情、友情和民族情的英雄群体。

在作家笔下,康巴汉子其美多吉刚健、彪悍,具有与生俱来的英雄气质。他不畏生死,追逐梦想,开着自己痴迷的邮车,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路况最险的公路”,日复一日“蹚冰山、破雪障、闯‘鬼门关’、挑战‘鬼招手’”,三十年间“近七千次往返于甘孜与德格之间”。在这条西藏与内地联系的主动脉邮路上,行驶里程“等于环绕赤道至少三十七圈”,从未出过安全事故。他宽厚包容、古道热肠、侠肝义胆,似乎天生就是“专为雪线邮路、为在雀儿山冰雪中给他人解困而存在的人”。

他是邮局兄弟的“其哥”,是英雄五道班兄弟的生死之交,是孝敬父母的好儿子,是从小照顾弟弟妹妹的家庭顶梁柱,是忠于爱情、心疼妻子的好男人,是宽严相济、充满舐犊之情的好父亲。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这个康巴汉子始终初心不改,处处为他人着想、时时以家国为念。

写英雄人物是有难度的,写现实中的英雄人物更难。难在真实、自然,这需要写作者挖掘出有效度的具体事件并将其表达得不落俗套、深入人心。作者以康巴高原为主要背景,以雀儿山为主要地标,把其美多吉置于现实与历史纵深交织的中心,以大气、厚重的笔触,在民族文化和谐融合的调色板上,塑造让人印象深刻的典型人物形象,创造视野阔达、具有多重审美意蕴的艺术世界。

书中的“引子”像序曲,安静的文字,行者的笔触,自然地让主人公其美多吉出场,带领我们走进一个陌生又充满生命温度的世界。序曲之后,作品以其美多吉的成长、工作、生活为主线,多声部合奏,或悠远、或平缓、或高潮、或回环……环环相扣,像康巴高原的地貌般跌宕起伏。一页一页翻过去,我们发现一路走来的其美多吉是一个英雄群体的代表,这个特殊英雄群体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团结一心、忠于职守,是各族人民携手共建美好家园的缩影。作品中人的喜怒哀乐、生死传奇就如同百川归海,激荡着读者的心灵。

陈霁是一位有情怀的作家。他多次坐上邮车,克服种种困难,用心收集、挖掘、整理英雄其美多吉的感人事迹,精心酝酿呈现给读者。作者对生命的敬畏、对民族文化的热爱、对世界与众不同的解读,让《雀儿山高度——其美多吉的故事》在书写现实英雄人物的报告文学中脱颖而出。他从历史深处探索,在现实世界寻找,用文字描绘康巴高原的阳光、清流、风雪、风土人情和英雄故事,为那些像战士一样生活在康巴高原、不惧牺牲的英雄立传。同时,他告诉人们,像其美多吉这样善良、侠义的英雄原本也是平凡人中的一员,他们担当,他们隐忍,他们高光时刻背后的苦与泪、痛与伤,我们不应该忘怀,因为时代需要英雄!

让英雄回归充满人间烟火的现场,让事实说话,让人物自己说话,这是作品感人的要诀。

《 人民日报 》( 2020年02月07日 20 版)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