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

打開冬奧制服的設計密碼

本報記者  賴  睿
2021年11月11日09:08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小字號

  模特展示2022年北京冬奧會與冬殘奧會系列制服裝備。
  受訪者供圖

  首場冬奧測試賽“相約北京”速度滑冰中國公開賽上的頒獎禮服由賀陽設計。
  受訪者供圖

  賀陽講述2022年北京冬奧會與冬殘奧會志願者服裝的調整過程。
  賴 睿攝

  日前,2022年北京冬奧會與冬殘奧會系列制服在北京發布,包括工作人員服裝、技術官員服裝與志願者服裝。作為冬奧會形象景觀設計的重要組成部分,2022年北京冬奧會制服以整體氣質傳達出奧運工作者和參與者的精神風貌,成為一道流動的風景線。

  近日,記者專訪了這一系列制服的設計師、北京服裝學院教授賀陽,聽她講述設計背后的故事。

  

  中國式雅致

  “這個設計特別有傳統韻味,像一幅中國古畫。”在2022年北京冬奧會與冬殘奧會系列制服終審稿中,國際奧委會的一位專家這樣評價。

  賀陽以灰色調展現2022年北京冬奧會核心圖形“賽區山形”,表達出中國傳統水墨山水的意境﹔灰色與紅色搭配,在視覺上構成一種中國式的雅致、含蓄。“中國人看山水,不只是自然的山水,也是人文的山水。”賀陽說,寄情山水,象征著君子人格的高潔品質,是中國人熱愛自然、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哲學觀和價值觀的體現。在她看來,山水本身就體現了君子人格、仁者之風,具有博大的胸懷。這與工作人員、技術官員、志願者的奉獻精神是契合的。

  這個灰色水墨意象,源自北京冬奧色彩系統中的“長城灰”,由2008年北京奧運會色彩系統延展而來,體現了北京奧運遺產的連續性與價值。工作人員和技術官員制服中的“霞光紅”,取自北京冬季初升的太陽與霞光,是溫暖與希望的象征,體現了工作人員和技術官員的工作熱情。志願者制服中的“天霽藍”,是中國傳統陶瓷珍品——霽藍釉的顏色,具有寶石般的光澤,體現了志願者的活力。“瑞雪白”作為制服的調和色,象征了冰雪世界的純淨高潔。“瑞雪兆豐年”的吉語,也契合了北京冬奧會的舉辦時間——春節。

  “在整個設計中,做好各方面的平衡是最重要的,比如視覺上穩重與動感的平衡、圖形完整性與穿著功能有效性的平衡、時尚性與普適性的平衡等。”賀陽說。

  除夕夜定稿

  我們今天看到的志願者服裝包含山水圖形,並且放大了核心圖形中的長城元素,對角線的動態構圖,形成持續流動、跳躍、進取向上的視覺意象。這版制服直到2021年2月11日才最終定稿。

  那天正是大年三十,賀陽數易其稿的志願者服裝還是沒有過審。看著制服上的長城元素圖形,賀陽自己也覺得不夠滿意。彼時學校已經放假,時間緊迫,賀陽不得不臨時在線上召集兩個學生,再一次嘗試調整。

  長城元素用得不好看,是什麼原因呢?“主要是因為設計不統一。”賀陽發現,志願者制服上衣的下方是傾斜的“賽區山形”,長城如果平直擺放,視覺上便與“賽區山形”不統一,因此首先要讓長城元素也傾斜過來。完成傾斜后,賀陽又覺得長城圖像太實,顯得生硬,需要增加透視效果,並且虛實結合,體現出層次感、錯落感和速度感。每做一步,賀陽都先畫好草圖,學生們再依照草圖和她的要求調整,一遍又一遍。

  採訪中,賀陽指著志願者服裝上長城元素的一個豎道間隔告訴記者:“這是在出錯中偶然發現的一個更好的設計。”當時,學生不小心調錯了,把一個色塊隔得特別遠,正要調回來,賀陽忽然覺得眼前一亮,迅速制止了她。“我發現間隔大了反而更好看,又讓她把其他幾個間隔也調大。”賀陽回憶說。果然,調整后的畫面顯得空靈又舒展,一種你追我趕的動感也出來了。就這麼定了!

  “設計很神奇,有時候想象中的合理,在現實中卻並不合適,在錯誤中反而能發現一條新的出路。”賀陽說。

  限制中創新

  “很多人問我,奧運會的制服裝備視覺外觀設計征集已經規定了款式、標准色、基本圖案,還怎麼創新?”在賀陽看來,這並不是個問題。“征集中,大家都使用這些相同的元素,但設計出的作品卻差別很大。”賀陽表示,限制在一定程度上更加明確了方向﹔在限制中尋求創新與突破,是參與奧運設計工作的重要使命。

  賀陽的這一認識,也與她長期從事中國民族服飾研究工作有關。她還有一個身份是北京服裝學院民族服飾博物館館長。在賀陽看來,全國各地傳統服飾的不同正是與限制有關。“地域、材質、工藝的限制,造就了各地傳統服飾的獨特風格。限制本身並不阻礙創新,在限制中充分發揮個人才智,就能形成具有識別度的創新。”賀陽說。

  在賀陽的認識中,好的設計有一個通用的理念,那就是“節用”。所謂“節用”,即節省地使用元素,用最少的元素表達最豐富的效果。這一理念也貫穿於此次冬奧會與冬殘奧會系列制服設計中。賀陽舉例說,制服的袖子原本使用了小雪花圖案,以體現冰雪世界之美,但卻顯得有些雜亂,果斷去掉后,元素減少了,純淨高潔的效果也體現出來了。“少即是多。元素少才能讓人一目了然,所要表達的理念也更加清晰明了。”賀陽說。

  作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殘奧會系列制服以及火炬接力服裝的設計師,賀陽在2020年參與了東京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入場式禮儀服裝的設計工作。在不久前的北京冬奧會火種歡迎儀式上,2022年北京冬奧會火炬手服裝同樣出自她之手。“可能有一種奧運情節吧。”賀陽說,雖然每次設計都不容易,但自己還是總想參與。在她看來,奧運會是一個大舞台,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其中,發光發熱。

(責編:高紅霞、羅昱)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