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涼山駐村干部的一天——

“干不好,咋好意思回去”(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督戰未摘帽貧困縣)

本報記者  張  文  肖偉光

2020年09月14日06: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天剛亮,席春波在鄉間小道上疾步如飛。“今天太忙了,邊走邊採訪可以嗎?”駐村兩年多,個子不高的他晒得黝黑,聲音洪亮。

2018年3月,席春波從四川南充市西充縣來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任駐村干部,報到第一句話便是“請派我去最窮的村!”就這樣,他在遠離縣城的保石鄉西吉村扎下了根。這個鄉距縣城65公裡山路,車程兩小時。西吉村又是深度貧困村,離鄉政府還有兩小時山路,平均海拔2500米左右,人口分散,耕地不到千畝,均為山地。全村537人中,建檔立卡貧困戶便有319人,貧困發生率近60%。

記者邊聽席春波介紹情況,邊隨他走進“西南馬脫貧奔康產業園”。“剛駐村時,很多村民住著土坯房,靠種糧食過活,特別揪心。”2019年,席春波跟村兩委干部、駐村工作隊隊員和村民代表幾經商議后,決定成立西吉村種養殖專業合作社,吸引63戶貧困戶入股,養殖西南馬。第一年,就養了50多匹,總收入40萬元,村集體經濟增加收入5萬多元。

一大早,十來個村民已在牧場裡忙著打理牧草。收割、捆扎、搬運,大伙兒忙得不亦樂乎。不遠處,幾十匹棕色駿馬正在吃草。

“西南馬性情溫馴,能吃苦。馱運兩百斤的貨物,無論多陡峭的山路都能一口氣走完,不用歇腳。”席春波撫摸著馬背說。

“小席,你上回說的防疫問題已經解決了,現在馬健康得很,今年的收益估計能翻番。”產業園負責人沙馬偉古說。“防疫問題一定大意不得,這些可都是‘金馬馬’,是村裡脫貧的指望,一定要‘伺候’好。”席春波笑說。

牧場裡,村民們有說有笑。“這活兒不累。一天工資100多元,我們都願意干。村干部說我今年就能‘摘帽’了,回頭我也買兩匹小馬駒養在這裡。”村民阿由石衣日說。目前,這座產業園共帶動十余名村民就近務工,人均年增收3萬多元。

離開產業園,席春波就趕回村委會,和其他干部商討后續產業發展思路。修路的進度慢了、有村民不會修破了的雞舍、有的牛下崽了需要請獸醫護理……問題逐一匯總、挨個解決,不知不覺,已近中午。簡單吃了點午飯,席春波便出發走訪村裡的養羊大戶阿由洋木日。

阿由洋木日以前是貧困戶,夫妻倆帶4個孩子,生計就靠種點土豆、蕎麥、玉米。后來,村裡為他爭取了公益性崗位,請他當護林員,每月工資500元,並送了5頭母羊,指導他養羊致富。今年,阿由洋木日家裡養了80多隻羊,年收入能達16萬元,成了致富帶頭人。

山路崎嶇,下午兩點半,席春波趕到阿由洋木日家,隻見一輛滿載磚塊的貨車停在路邊。原來,為了幫助村民做大產業,席春波建議村委會借助幫扶資金為養殖戶擴大圈舍。“等羊圈擴建好了,我要再多養30隻羊。”阿由洋木日攤開擴建圖紙,高興得不停地搓手。

席春波和村民們一起卸車,肩挑背扛。“老哥,你富了,可不能忘記其他鄉親,多傳授傳授你的養羊技術啊。”席春波邊干活邊拉家常。阿由洋木日直點頭:“肯定肯定!大家相互幫,一起富起來。”

傍晚時分,席春波又去了兩戶剛脫貧的村民家中走訪,“剛脫貧還不穩固,一定要排查‘風險點’。”回到村裡的宿舍時,天色已黑。席春波燒水煮面條,燒水的間隙,他掏出工作本,寫下第二天的安排。像這樣高強度、連軸轉的工作,從今年3月四川開展脫貧督戰以來,席春波已堅持了整整半年。

“西充派了20多名干部到涼山,大家你追我趕比著干,干不好,咋好意思回去?”席春波笑著說,“現在是決勝脫貧攻堅的關鍵時刻,我們也要不停歇地添勁加油,好早點讓群眾過上有滋有味的小康生活。”

《 人民日報 》( 2020年09月14日 02 版)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