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醫療康復服務后,成都兩位殘疾人生活大為改善——

身體慢慢恢復,收獲滿滿幸福(關心救助殘疾人②)

本報記者  王永戰

2020年09月11日07: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唐旭林右腳患有先天性馬蹄內翻,張長虹是曾經癱瘓多年的殘疾人。通過康復手術幫扶項目和康復訓練救助項目,唐旭林可以正常走路,還成了成都郫都區新民場街道的殘疾人專干,專門為殘疾人提供服務﹔張長虹則通過訓練和護理,逐漸恢復走路能力。身體狀況越來越好,生活也越過越好。在成都郫都區,越來越多的殘疾人可以享受到醫療康復服務。

“長虹,長虹,這兩天感覺咋樣?”老朋友唐旭林一踏進門,看到張長虹坐在院子裡,熱絡地喊了起來。

“很好啊,你看你看,我走得是不是更穩了?”說話間,張長虹站了起來,要給唐旭林展示自己的進步。

“這次又好多了!”唐旭林很高興,“看來前幾年這康復訓練真是效果好嘞!”

唐旭林是成都市郫都區新民場街道的殘疾人專干,張長虹是曾經癱瘓多年的殘疾人。他們的故事,要從十幾年前說起……

遭遇不幸

喪失自理能力

以前,張長虹經常開著面包車拉貨,家裡也做了點兒小生意,日子過得不錯。

然而,不幸突然降臨。“2008年5月,我兒子開車出去,發生了車禍。”父親張遠沖現在提起這事,依然心有余悸。車禍發生后,還在外地的張遠沖與家人趕到醫院,面前的張長虹血肉模糊,腦部受到重創。

搶救!輾轉多家醫院,張長虹終於從死亡邊緣被拉了回來。然而,接下來,還有無數挑戰。

“您兒子這情況嚴重,不知道要躺多少年才能醒來,要做好心理准備!”張遠沖回憶,聽到醫生這話,他非常難受,“這可是家裡獨子啊!”

沒辦法,隻要有一線希望,就要照顧好孩子,盼他早日醒來。從此,張長虹母親擔負起日夜照顧兒子的重任,張遠沖則在外面打工賺錢,所有的錢都用來給兒子付醫藥費,此外還借了幾十萬外債。

9個月后,奇跡出現,張長虹醒了。生活又燃起了希望的亮光。

“孩子他媽當時給我打電話,我高興得止不住流淚。”張遠沖說,“隻要孩子醒了,啥都會變好。”

但醒了的張長虹還是隻能躺著,而且一躺就是5年。那會兒,母親每天給他擦洗身體,喂流食,累得夠嗆。由於不懂康復訓練知識,母親的照顧雖然體貼入微,但張長虹身上卻總看不出什麼變化。

“他基本沒有生活自理能力。”唐旭林還記得初見張長虹的印象。那是2014年,進行鎮殘疾人摸底調查時,唐旭林了解到張長虹的情況。同為殘疾人,唐旭林知道那是多麼痛苦。

唐旭林右腳患有先天性馬蹄內翻,以前他走路總是一瘸一拐。“小時候,我和患有疾病的母親住在養老院,靠著政府的接濟生活。”唐旭林說,高中畢業后去找工作,他碰了一鼻子灰。因為肢體三級殘疾,不管到了哪兒,總會被另眼相看。

“在工廠干過,沒幾個月就叫人辭了。人家嫌我走路不便,影響效率。”此后輾轉干了多份工作,闖蕩多個地方,生活對唐旭林並不友善。帶著無奈,他回到了新民場街道。

當地殘聯得知他的情況后,推薦了鎮上的殘疾人專干崗位。唐旭林踴躍報名,通過筆試、面試,他獲得了這份工作。作為殘疾人專干,唐旭林開始了自己的事業。因為有切身經歷,唐旭林干起殘疾人工作來,總是充滿熱情。

醫療康復

生活重拾希望

“發現張長虹的情況后,我們殘聯協調了四川省康復中心,安排他住院進行康復治療。”唐旭林說。當時,四川有一個面向殘疾人的肢體康復訓練救助項目,張長虹得以參與其中。

“沒做康復訓練前,長虹有180多斤,但肌肉萎縮得厲害。”康復訓練師曾加權回憶,躺了5年的張長虹,整個人肌肉無力,身體腫脹,情況已經十分嚴峻。

送到四川省康復中心后,院方專家為他進行了兩次手術治療,其間主要進行了四肢功能、力量康復訓練……4個月后,張長虹出院了。

剛出院那會兒,曾加權作為簽約家庭醫生和康復訓練師,每天要去給張長虹按摩,增加肌肉活力。“康復訓練后就是不一樣,慢慢的,長虹可以站起來了!”曾加權說。

院子裡,康復雙杠筆直挺立,抓杆、防滑墊、扶手等各種殘疾人無障礙設施一應俱全。

“這些都是通過我們殘疾人的居家無障礙改造項目,為長虹配制的。”郫都區殘聯康復科科長雷莉介紹,通過特困殘疾人家庭專項補貼、緊急醫療救助、機構康復訓練精准康復服務等醫療保障項目,像張長虹這樣的殘疾人可以獲得充分的醫療保障。

“我家長虹目前有1.2萬元康復訓練項目救助。”張遠沖說,“還有民政等部門的醫療康復救助,日子越過越有勁。”

發現張長虹情況的唐旭林,也是康復治療的受益者。早在2009年,剛做殘疾人專干不久的唐旭林,得知了省殘聯的肢殘矯形康復手術幫扶項目,便提出申請。不久,他來到了項目定點實施醫院進行手術,讓完全內翻的腳骨回正。

“你看看!”唐旭林提起褲腿,他的腳骨外表如今已與正常人無異,但由於是強行掰正,腳骨與腿骨連為一體,沒有了正常人的腳踝。“雖然我這腿瘦小了些,但最重要的是可以正常行走了呀!”

“真是要感謝政府的捐助和殘聯的醫療幫扶項目!”唐旭林說,通過手術醫療幫助和醫療保險報銷,他住了一年院,自己卻基本沒花什麼錢。

身體好了

日子越來越好

在醫院,唐旭林待了一年。出院時,唐旭林能正常走路了,還認識了自己的妻子,一位同在醫院治療的女孩。

“我們那會兒在一個病房,有著相似的經歷,彼此慢慢就熟悉了。”唐旭林說,妻子也身有殘疾,因而特別能理解對方的感受,有很多共同話題。

如今,唐旭林也有了孩子,“兒子正在上幼兒園,每年還享受殘疾人家庭子女少兒互助金的參保,日子越來越好了!”

唐旭林2009年就入了黨,他覺得,自己得為像自己這樣的殘疾人好好服務。說話間,唐旭林拿出了他統計的新民場街道殘疾人所受醫療保障項目的基本情況。表格裡,各種項目所享受的人數都十分詳細。

“小唐非常認真積極,工作十分出色,獲得過‘成都市十佳殘聯專干’‘四川省殘聯量服典型個案一等獎’等榮譽。”說起這位年輕人,雷莉連連夸贊。

唐旭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殘疾人生活不容易,應該讓大家得到更多保障。”

“郫都區現在有常住人口108萬,其中持証殘疾人有接近兩萬。”雷莉說,今年依托定點機構提供醫療康復服務的有1241人、輔具適配1371人、社區康復386人。而依托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家庭醫生團隊,已為17943名殘疾人和殘疾兒童提供簽約服務,簽約率達95%。

享受到這些保障的,也有張長虹。現在,張長虹被安排到了養老院照護,還享受著特困殘疾人家庭專項補助和重度殘疾護理補貼。“這些年,醫療保障救助幫了大忙!”張遠沖說。

每周兩次,曾加權會到養老院為張長虹做護理。“他最喜歡給我展示學到的新技能,雖然有時走起來還有一點歪歪扭扭的。”曾加權說。

話還沒說完,張長虹又走了起來,“你看看,哪裡歪歪扭扭了,我這是穩穩地走!”

唐旭林打趣道:“咱們倆都是穩穩地走,有穩穩的幸福。”

《 人民日報 》( 2020年09月11日 14 版)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