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級人大代表立足本職崗位擔當盡責——

為打贏脫貧攻堅戰貢獻力量(履職故事)

2020年09月10日08:1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①:全國人大代表趙皖平(右)在田間地頭與村民交流,收集意見建議。
  圖②:雲南省人大代表楊明國(中)走訪貧困戶。
  圖③:全國人大代表喬進雙梅展示傳統刺繡。
  圖④:江西省安遠縣人大代表孫超查看大棚作物長勢。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年,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收官之年。

  向貧困開戰,決戰決勝。包括近3000名全國人大代表在內的260多萬名各級人大代表立足本職崗位,奮戰基層一線,積極建言獻策,履職擔當盡責,為打贏脫貧攻堅戰貢獻力量。  

  ——編  者

  

  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農業科學院副院長趙皖平——

  在扶貧一線踐行“人民至上”

  本報記者  韓俊杰

  “多到一線實地了解情況,才能把一線的問題搞清楚。”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農業科學院副院長趙皖平說。去年,他用100多天時間走訪調研了全國14個脫貧攻堅重點省份的60多個貧困縣,走到哪裡就把技術與服務帶到哪裡。

  黃山黑雞是趙皖平科研團隊2009年在黃山深山裡發掘出的珍稀優質家禽資源,當時已處於瀕危狀態,亟須採取搶救性保護措施。通過8年的努力,趙皖平帶領團隊創建了黃山黑雞保護區、保種場、保種戶三級保種體系,開展了一系列黃山黑雞配套技術及產業化研究,取得了一批重大成果。如今,黃山黑雞種群數量從10年前的不足2000隻,發展到現存欄種雞40萬隻,僅黟縣黃山黑雞保種場3年來就累計為貧困戶免費發放“扶貧雞”5萬余羽,帶動215戶貧困戶實現穩定脫貧。

  “今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收官之戰后如何鞏固脫貧成果並防止返貧?我一直在思考。”趙皖平說。他提出多份代表建議,包括《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問題的思考》《關於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工作的建議》《關於農村飲水安全問題的幾點建議》等。其中《關於深化“消費扶貧”,變應急式“消費扶貧”為富民產業的建議》得到有關部門的肯定。

  疫情防控期間,趙皖平通過電話、微信等方式,向貧困戶和基層干部了解情況。“疫情防控期間,貧困戶脫貧難度增大,脫貧攻堅難度更大。”為此,趙皖平建議,要升級強化對貧困戶、已脫貧人口和“邊緣戶”等的監測幫扶,扶貧資金對疫情較重地區適當傾斜。

  “人民有所呼、代表有所應。”趙皖平說,人民至上,人大代表要及時反映人民群眾的心聲,隻有把人民群眾一件一件看似很小的事當做天大的事來辦,才能真正履行好一名人大代表的職責使命。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馬邊彝族自治縣花間刺繡專合社繡娘喬進雙梅——

  領著姐妹繡出美好生活

  本報記者  張  文

  “確保剩余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健全和執行好返貧人口監測幫扶機制,鞏固脫貧成果。”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四川馬邊彝族自治縣花間刺繡專合社繡娘喬進雙梅反復琢磨著政府工作報告中這句話,寫了10多頁心得筆記:“鞏固脫貧成果,最可靠的方式還是依靠雙手勤勞致富,既要苦干也要巧干。”

  每次全國兩會等重要場合,喬進雙梅都身著彝族的民族盛裝出席——這些融入時代元素的彝族特色服飾,是她和合作社的繡娘一起手工縫制的。

  受母親的影響,喬進雙梅從小就喜歡刺繡。2015年,她和其他4名繡娘籌集2萬多元資金,在馬邊縣成立花間刺繡專合社。當地婦聯為專合社組織了免費的技能培訓,金融機構提供貼息貸款……很快,合作社的繡娘從最初的5人增加到如今的近300人,部分繡娘月收入上萬元。

  2018年11月,對口幫扶馬邊的國電樂山供電公司在當地舉行精准扶貧彝繡競賽。決賽時,30多名繡娘穿上自己制作的彝繡盛裝走上T台比賽,激發了繡娘們成為“彝家女工匠”的創作熱情。后來,幫扶企業還為合作社聯系直播平台、培訓網絡營銷技巧,將彝繡產品推向電商平台。產業發展、技能培訓和市場化幫扶的經歷,讓喬進雙梅在履職方面有了更多思考。她多次提交代表建議,提倡在易地扶貧搬遷中通過引入龍頭企業、培養致富帶頭人等方式,引領搬遷后的群眾安居樂業。“以我們為例,合作社有國家電網這樣的幫扶企業帶動,除訂單加工、展覽銷售和實體店外,國家電網還幫助我們通過電商平台將產品遠銷北京、香港、深圳等城市。”喬進雙梅說。

  作為一名女代表,喬進雙梅深切體會到女性在脫貧攻堅中的地位和作用。“女性能頂半邊天,少數民族婦女在脫貧致富事業中很有潛力。”疫情防控期間,她借助當地媒體推出“宅在家繡出精彩”活動,在線開展彝繡培訓,鼓勵繡娘居家靈活就業,並承諾收購刺繡產品。全縣上千名繡娘實現“背著娃娃繡著花,養活自己養活家”。喬進雙梅還提出代表建議,呼吁出台更多的政策支持少數民族婦女創業就業。

  

  雲南省人大代表、昆明市祿勸縣政務服務管理局局長楊明國——

  把扶貧思考轉化為代表建議

  本報記者  楊文明

  雲南省人大代表、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政務服務管理局局長楊明國個頭不高,被當地茂山鎮群眾親切地稱為“小個子親家”。3年基層扶貧工作,讓這位人大代表感觸良多。

  “人民選我當代表,我就要把一些我聽到的、了解到的民情民意整理成意見建議,反映上去。不然我這個代表就白當了。”楊明國說。

  2017年,楊明國從縣直機關抽調到茂山鎮擔任副鎮長兼扶貧辦主任,主抓脫貧攻堅工作。當年全國扶貧對象動態調整,茂山鎮識別出建檔立卡戶1655戶5563人,貧困發生率為10.41%。貧困人口多,貧困面積廣,扶貧難度大,楊明國深感壓力巨大。

  “在職一天,我就要負一天的責。”楊明國帶領當地扶貧干部進村入戶、訪貧問苦、調查研究、查擺問題。有時群眾來電咨詢,無論什麼時間他都會認真傾聽,如果電話裡說不清楚,他干脆就趕到現場,跟群眾面對面談。

  一次走訪茂山鎮歸脈村時,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武從良的工資待遇,引發了楊明國的思考。放棄磚廠廠長身份回村,武從良帶領貧困群眾進行危房改造、發展優質農作物種植,不分白天黑夜沖鋒一線,任勞任怨。在他的帶領下,當地3個苗族村7公裡左右的進村道路全部硬化,靠發展產業人均增收2000余元。

  “如果不回村工作,我現在每年至少能掙20萬,現在,月工資收入才一兩千元,還特別辛苦。”武從良說。

  楊明國感到,在基層,武從良的情況不是個例,而是普遍存在的現象。2018年,楊明國當選省人大代表后的頭一年,就提出《關於提高村居委會工資待遇的建議》。

  2019年,茂山鎮4個貧困村脫貧退出﹔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脫貧退出。也是這一年,祿勸縣出台《關於建立村干部崗位補貼長效機制的實施方案》,農村基層扶貧干部的待遇提高有了制度保障。“很有幸,兩件喜事自己都親身參與了。”楊明國說。

  楊明國還結合當地實際情況,通過調研走訪,相繼提出《關於從省級層面統籌推進增加基層公辦幼兒園教師編制工作的建議》《關於支持祿勸建設農產品深加工基地的建議》等,助力脫貧攻堅后續發展有支撐,鄉村振興有保障。

  “三年多的基層扶貧履職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作為一名人大代表,要真正了解真實的民情民意,這其中的每一天都需要用心對待。”楊明國說。

  

  江西省安遠縣人大代表、高雲山鄉濂豐村村委會主任孫超——

  從個人富到帶動村民集體富

  本報記者  王  丹  朱  磊

  “要想以產業帶動鄉村發展,應著力發展本地優勢特色產業,提升種養技術,搞規模化經營,減少中間經銷環節﹔同時加強宣傳,擴大品牌知名度,助力咱們老表的富硒蔬菜、高山蜂蜜出深山、上飯桌。”江西省贛州市安遠縣人大代表、高雲山鄉濂豐村村主任孫超在縣人代會上提出建議。

  43歲的孫超以前是濂鄉村擁有上千株臍橙樹的“大戶”,還開了農資超市,為村民採購農資。2016年,務實能干、熱心公益的孫超被選為縣人大代表。2018年,村兩委換屆選舉中,孫超又被推選為濂豐村村委會主任。為了集中精力帶領村民干事創業,孫超關停了自己的農資超市,他說:“當人大代表、當村委會主任,可不能辜負大家的信任!”

  濂豐村位於江西省贛州市安遠縣,耕地面積1410畝,林地45465畝,共有551戶2271人,其中貧困戶就有131戶524人,是個典型的交通不便、閉塞偏遠的山村,人均耕地少,產業規模化發展難,直到2016年濂鄉還是集體經濟“空殼村”。

  “我們村生態良好、土壤富硒、水源豐富,引進龍頭企業、流轉土地,搞規模化經營,用現代大棚蔬菜代替水稻種植,有土地流轉費,還能帶動村民就業,豈不兩全其美。”2018年,村兩委引進贛州市慶祥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幫助流轉土地用於公司種植大棚蔬菜,有180戶村民從土地租金中受益,村集體也獲得土地流轉服務費。企業大棚吸納本村100多名貧困勞動力務工,平均每人每年能多收入上萬元,村集體經濟也逐步發展壯大。

  在帶領村民致富過程中,孫超發現,當地特色種養業還沒有形成品牌效應。經過一番調研思考,他在縣人代會上提出實現規模化經營,打響特色種養品牌的建議。

  “作為縣鄉人大代表,既要身體力行,和大家干在一起,又要發揮代表職能,匯聚資源,脫貧致富奔小康。我相信,找准了路子,全村人的日子一定會越來越紅火。”孫超說。

  

  版式設計:張芳曼


  《 人民日報 》( 2020年09月10日 18 版)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