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壓實責任、狠抓落實,逐船逐戶摸清底數,為退捕漁船漁民建檔立卡

讓禁捕退捕更精准有效

本報記者  張  洋  張  文  田先進  申智林

2020年08月31日08:0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之前,針對長江“禁漁令”施行后仍有禁而不止的現象,本報進行了連續的跟蹤報道。記者在採訪中發現,退捕漁船漁民信息的建檔立卡,是長江禁捕退捕的一項基礎性工作,事關后續的漁船處置、漁民安置和長江十年“禁漁令”的貫徹落實。

  建檔立卡進展如何?記者再赴長江沿岸多地走訪,深入了解退捕漁船漁民信息建檔立卡情況。

  摸清底數,不漏一船一戶一人

  何廣勝是安徽省安慶市大觀區漁政站站長,過去一個多月,他幾乎每天都往漁民家裡跑,“主要就是詢問情況核查信息,建檔立卡扎實了,信息完備了,后續工作才會更順利。”

  2019年1月,農業農村部、財政部、人社部印發《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和建立補償制度實施方案》,明確提出對符合條件的退捕漁民建檔立卡,確保補獎資金足額到戶、配套措施保障到人,切實加強財政資金績效管理。

  今年6月,農業農村部辦公廳、財政部辦公廳、人社部辦公廳印發《關於開展長江流域重點水域退捕漁船漁民信息建檔立卡“回頭看”的通知》,進一步要求全面排查問題,確保信息全面、數據精准。農業農村部還組織開展專項督查,奔赴沿江各地深入了解情況、督查指導工作。

  “按照‘回頭看’通知要求,7月以來,我們一線工作人員再次深入實地,查缺補漏,掌握的數據信息更加規范、全面。”據何廣勝介紹,登記的漁船信息不僅包括証書編號、漁船類型等,還包括捕撈區域、網具數量等細節信息﹔漁民信息不僅包括漁民姓名、家庭情況、年齡、文化程度等基本信息,還包括技能水平、退捕去向、就業意願、補助資金落實、安置保障措施等內容。如今,在安慶市大觀區,共計為561條退捕漁船建立了檔案,同時核定漁民416戶、825人,登記漁民家庭人口1779人。

  摸清底數,不漏一船一戶一人,是沿江各地扎實開展退捕漁船漁民信息建檔立卡的工作要求:

  在湖南,各任務縣嚴格執行每戶必核、每証必查、每船必驗,統計全省共需退出漁船19343艘,漁民27053人﹔

  在江蘇,各地農業農村部門抽調精干力量,組建摸排工作隊伍,實行“大數據+網格化+鐵腳板”工作機制,深入社區、村組、漁港、碼頭等,全面摸清退捕漁民漁船底數。

  據四川省水產局副局長羅本彬介紹,近日,農業農村部派出專項督查組到四川開展工作。督查組以2019年四川省摸底數據為基數,採取隨機抽查退捕漁船漁民檔案、與漁民訪談的方式開展督查,結果顯示漁船漁民實際建檔立卡率均達100%。

  前不久,農業農村部舉行長江禁捕退捕工作視頻調度推進會。據悉,各地建檔立卡已順利收官,8月1日起對退捕漁船漁民基數實行鎖定管理。根據建檔立卡情況,這次共有退捕漁船11.1萬艘,涉及退捕漁民23萬人,目前已完成退捕8.3萬艘、13.8萬人。

  該納入的全部納入,不該納入的堅決卡住

  一方面要確保不漏一船一戶,另一方面要防止虛報冒領,很多地方著力完善政策制度、加強審核把關,先由鄉鎮(街道)、村(社區)對以捕撈為生的漁民進行認定,然后公安、財政、人社、漁政等部門分別對已通過初審的專業漁民的戶口性質、糧補數量、社保情況、責任田面積、有無船舶証書進行審核,並要求審核信息經辦人簽名負責。最后,匯總各方審核信息,確定是否符合漁民認定條件。

  前不久,湖南岳陽市南湖新區飄尾社區開展漁民身份的第一輪入戶摸底,居民劉林(化名)第一時間亮出自己的漁民証,申報漁民身份,社區給予登記。

  完成初步登記后,社區干部便挨家挨戶求証復核。有人提出,2015年辦理內陸漁業船舶証后,劉林從未下湖捕過魚,近3年來一直都在外地打工,根據當地公布的標准,劉林並不符合漁民認定條件。

  為了搞清楚劉林是不是漁民,漁政部門工作人員和社區干部先后三次上門了解情況。“我們告訴他,申報漁民身份是他的權利,但在認定時,還需要社區評議。” 湖南岳陽市南湖新區飄尾社區黨支部書記廖清國說。最終,劉林不再要求確認漁民身份。

  同樣在這個社區,既有辦了証的非漁民,也有未持証的真漁民。彭愛國在2018年以前,一直在湖上靠打魚為生,全家收入就指著一條船、幾張網。但由於種種原因,他一直沒辦上捕魚証。在社區第二次摸底無証的事實漁民時,彭愛國被納入名冊參評。在民主評議會上,彭愛國向飄尾社區50多名居民代表陳述情況。“代表們圍繞我的陳述展開了討論,最終經投票表決,我順利被確認為飄尾社區2戶無証捕撈漁民之一。”彭愛國說。

  “該納入的全部納入,不該納入的堅決卡住。”廖清國說,“走訪查得實在,群眾充分發聲,結果自然令人信服。”

  精准識別漁民是建檔立卡的關鍵。據安徽省農業農村廳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建檔立卡對象主要包括持証漁船漁民、事實漁船漁民、提前退捕漁船3類,必須按照戶申報、村公示、鄉鎮審核、縣批准等程序,從嚴審核,精准對接。

  為了避免虛報冒領,7月中下旬,四川農業農村廳還向省內各地派出工作專班,對數據錄入、文書檔案、漁船漁民識別等進行核查,並對檔案信息中漁民信息、漁船網具、公開公示、資金補償等進行核實。

  確保漁民退得出、穩得住、有保障

  “禁捕退捕任務時間緊、任務重,個別地方在建檔立卡過程中,可能發生政策解釋不到位、補償標准不清晰的情況。一些群眾在船網工具賠付問題上,往往相互比較。如果這一問題不能得到妥善解決,很容易引起矛盾沖突。”江蘇省宜興市農業農村局相關負責人說。

  為此,江蘇宜興農業農村局與相關鄉鎮(街道)溝通協商,對轄區所有的船網工具,都邀請同一家評估公司進行評估,保証“一把尺子量到底”。同時,堅持禁捕政策上牆、賠付保障標准上牆、各家實際補償數據上牆,設立答疑電話,接受群眾監督,確保政策公開、規則公平、結果公正、漁民公認。

  隨著建檔立卡工作的完成,長江禁捕退捕工作轉入全面推進、精准實施、狠抓落實的新階段。

  湖南堅持市場就業與政策幫扶就業相結合,採取“送服務、送培訓、送政策、送崗位”等措施,分類精准施策,引導退捕漁民轉產安置﹔退捕專業漁民自願選擇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或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實行財政資金補助和個人繳費相結合的方式入保,應保盡保。截至7月31日,湖南省已落實退捕漁民社保13781人。

  羅本彬介紹,今年9月底前,四川將完成全省境內天然水域的“清船”“清網”任務,停止生產性捕撈,同時全面落實退捕漁民生活補貼等補助資金。此外,針對漁民年齡層次、就業技能等不同特點,進行技能培訓、產業扶貧,確保漁民退得出、穩得住、有保障。

  打魚40多年,安徽安慶市大觀區十裡鋪鄉的李國保早已習慣水上生活。開始退捕時,他非常擔憂一家老小的生活。后來,他拿到補償款,有關部門還幫他家聯系工作。李國保目前在工廠上班,一個月掙4000元,妻子在酒店做服務員,工資是每月2800元。

  站在同馬大堤皖河段堤壩上,從上岸到上班,李國保十分感慨:“長江魚多了、水也清了,我們的日子會更好!”

  《 人民日報 》( 2020年08月31日 07 版)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