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貼大涼山這片熱土

劉裕國  鄭赤鷹

2020年08月18日08:1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大涼山走向明天》
  劉裕國 鄭赤鷹著
  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

  隻有跟群眾打成一片,才能把握生活脈動,深入人物內心,我們和許多採訪對象成為好友,關注他們生活的變化成為我們的每日功課

 

  為全面了解和反映大涼山脫貧攻堅情況,2019年2月至7月,我們在大涼山蹲點半年多,先后來到11個國家級貧困縣的幾十個極度貧困村,面對面地採訪了100多位奮戰在脫貧攻堅第一線的干部群眾。長篇報告文學《大涼山走向明天》採寫過程中,我們一直經歷著心靈的洗禮和人生觀的淬煉。

  在大涼山脫貧攻堅戰中,黨和政府通過實施新寨建設、易地搬遷集中安置,讓數十萬群眾走下“一方水土難以養活一方人的”苦寒山區,群眾來到低山區,來到平壩,住進生活配套設施齊全、安全舒適的嶄新住房。為了真實地反映這個過程,我們攀上那些極度貧困村原址,又來到這些貧困村搬遷后的新村,對比非常鮮明,印象非常強烈。這些極度貧困村大都在海拔2500米以上,終年寒冷,氣候異常。經常有這種情況:我們走進老鄉家時晴空萬裡,出來的時候竟然是漫天雪花飛舞。那些日子裡,我們住過海拔2000多米的村委會活動室,入夜寒氣逼人,凍得手腳麻木﹔我們也鼓起勇氣,爬上懸崖村的鋼梯,感受到天梯上的眩暈﹔我們也騎過馬,坐過船,這些感受終生難忘。

  在啊吼村,村子安置點依山而建,既實用又漂亮。這裡的駐村第一書記向我們講述了這個貧困村的脫貧過程。為解決村民生計,在國家電網幫助下,他們組成合作社,在山上種植貝母和百合,提煉青刺果油,經過多次嘗試,經受多次挫折,終於走出了一條在高山區依靠種植中草藥脫貧致富的路子。我們到村裡時,趕上合作社分紅,村民臉上溢滿歡樂。新鮮百合入口,清香中帶著甜蜜,沁入心田。也是在不經意間,這位駐村第一書記告訴我們,他的母親在上世紀60年代,曾經到人民大會堂展演歌舞,一生以此為傲。時隔多年,他也走進了人民大會堂,向人們講述啊吼村脫貧奔小康的故事。

  隻有跟群眾打成一片,才能把握生活脈動,深入人物內心。我們和許多採訪對象成為微信好友,關注他們生活的變化成為我們每日的功課。在跟老鄉們接觸的過程中,分明能感覺到,脫貧攻堅戰不但改變著他們的生活,也讓他們在觀念和意識上得到提升。這種成長好像大涼山蕎麥拔節一樣快速和明顯,讓人驚訝於脫貧攻堅戰中精神力量的強大。在金陽縣,我們認識了一位女鄉長。到鄉裡任職時,女兒隻有兩歲,她是背著女兒上任的。可是,她很快就發現,背著女兒是無法翻山越嶺的,隻好把女兒托付給母親。她所在鄉裡,有一個村子盛產烏洋芋,黑皮,下有一圈紫色,口感極好。她發現這一點之后,立即把烏洋芋送去檢驗,結果各項指標遠遠超過普通洋芋。她倡導成立合作社並四處奔走,推薦呼吁,線上線下同時推出,原來隻賣五六角的洋芋賣到十多元一斤。在成都的農博會上,客商們品嘗著烏洋芋,樣品被一搶而光。這個鄉裡最貧困的村徹底改變了面貌。每次到村裡,鄉親們都往她衣袋裡塞洋芋。

  這年的火把節正逢雨天,我們和鄉親們一起歡度節日,冒著淅淅瀝瀝的雨水,圍著熊熊燃燒的火堆且歌且舞。口弦、月琴、鼓聲、朵洛荷,這些當地群眾特有的樂器與歌唱,在過去的漫長歲月裡,是他們生活的良伴,給他們以安慰,也給他們以希望。今天,一曲響遏行雲的時代之音,和著人們的鏗鏘腳步,回響在大涼山,回響在祖國廣袤的土地上。

  《 人民日報 》( 2020年08月18日 20 版)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