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7位致富帶頭人(經濟新方位·聚焦52個未摘帽縣)

2020年08月17日07:2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編者按:2015年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就打贏脫貧攻堅戰召開了7個專題會議,涉及革命老區脫貧致富、部分省區市扶貧攻堅與“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東西部扶貧協作、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打好精准脫貧攻堅戰、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等,每次圍繞一個主題,同時也提出面上的工作要求。

有挂牌督戰任務的7個省區堅定不移把黨中央決策部署落實好,引導和支持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依靠自己的雙手創造美好明天。如今,未摘帽縣裡,一批貧困村有序出列、脫貧摘帽,貧困群眾收入水平大幅提高、基本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結合上述主題,本報記者與這些脫貧村的致富帶頭人展開對話,期望從他們朴實的話語中,找到擺脫貧困、走向小康的成功密碼。

找准路子

一起奔小康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沒有老區的全面小康,特別是沒有老區貧困人口脫貧致富,是不完整的。鎮原縣地處陝甘寧革命老區,是六盤山連片扶貧開發重點縣。一個地處黃土高原溝壑區的村子,怎樣脫貧致富?

甘肅鎮原縣南川鄉東王村養牛大戶朱忠輝:我們村在塬上,山大溝深。2200多人,雖然人均3畝地,但塬高水少無法灌溉,隻能靠天吃飯。

年輕時,我到工地打工學藝,后來自己當工頭。2014年,我開始轉行養牛。一是因為當地農村的房子改擴建得差不多了,生意少﹔二是因為上了年紀,干不動。

最開始,對於怎麼養牛我心裡也犯怵,就買了不少書,邊學邊養。一路琢磨下來,養殖規模越搞越大,現在56頭。看到能賺錢,不少鄉親找來請教技術。在黨委政府幫助下,成立了養殖專業合作社。

合作社現有76頭牛,20頭是幫家裡沒勞動力的貧困戶代養的。有貧困戶把到戶產業資金入股,每年保底分紅1000元。有的把土地給合作社種飼草,每年領取流轉費。

現在,村裡有70多戶貧困戶跟著我養牛。合作社免費提供技術指導,銷售防疫藥品和飼料。到了銷售季,還幫助散養戶聯系客商、談價格。

目前看,效益不錯。一頭基礎母牛,能賣2萬元﹔一頭1500斤左右的育肥牛,能賣2.3萬元。以前,鄉親們最多養一頭兩頭,現在養5頭以上、20頭以下的已經有30多戶。村裡牛存欄量已經將近1000頭,貧困戶年均增收2萬多元。

幸福生活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隻要找准路子,一定能同全國人民一道奔小康。

(本報記者付文採訪整理)  

生態底色

荒山變茶園

綠色,貴州的發展底色。脫貧,要打贏的硬仗。怎樣結合“十三五”發展目標,在補短板的過程中做好扶貧開發工作?

貴州霧翠茗香生態農業開發公司總經理譚正義:我的老家納雍縣骔嶺鎮坪箐村,是高寒山區,種地沒產量,沒有像樣的產業,曾經很是貧困。為了找出路,我曾到外面做煤礦生意,幾年下來掙了些錢。但這並不是長久之計。

得知政府推廣高山生態有機茶,我決定返鄉把村裡6900畝荒山種上茶樹。許多貴州人知道,海拔800米到1000米很適合種茶樹。但超過2000米,還能正常生長嗎?能種出好茶嗎?當年我就把荒山盤了下來,買了兩台挖掘機,開始平整土地,挖溝鋪墾,差不多一年時間才收拾好。

“山高一丈,水冷三分”,高海拔的荒山,冬天有長達3個月的凝凍,茶樹很難存活。連續試驗了3年,成活率都不到10%。后來,我嘗試在低海拔地區育苗,再移栽,過了一個冬天,茶苗挺了過來。

最大的難題解決了!我請人到周邊鄉鎮搜集農家肥,人背馬馱運上山,臨時撐一下。接著,在山腳建養殖場,這樣一來,茶園鋤的草可做成飼料,養殖場產生的沼液,既能發電,又能當茶樹的肥料。

有了產業,村民有活干有錢掙。現在基地大概有200個工人,全是附近的貧困戶,工資一天80到100元不等,年均增收1萬多元。

眼下,荒山已成茶園,因為獨特的氣候,茶樹長出的葉片透亮,鮮美味醇,我准備主打高山雲霧有機茶這個品牌。茶種到哪裡,花開到哪裡,觀光步道就延伸到哪裡,朝茶旅融合發展,幫助更多人致富奔小康。

(本報記者蘇濱採訪整理)  

大家來幫

我也得使勁

20多年來,閩寧協作拓展到兩地經濟社會建設全方位多層次深度協作。如何用好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等各類資源,帶動當地貧困戶增強自我發展能力?

寧夏西吉縣偏城鄉涵江村村民馬智才:3年前,我家隻種了10畝糜子和洋芋,日子緊巴巴,成了建檔立卡貧困戶。村干部幫我聯系了5萬元貸款,我用3萬元買了輛三輪車、2萬元買了4頭小牛犢,這一發展起來,當年就脫了貧。兩年后,家裡有了30頭牛。為了更好搞養殖,村干部幫忙聯系成立了以我命名的合作社,現在社裡有70頭牛了。

我能建起合作社,離不開村裡用閩寧協作對口幫扶資金建的不同專業領域的合作社,很多購銷需求在村裡就解決了,價格低、品質好。前不久,我還清了之前的貸款,又貸了49萬元。繼續發展養殖,我很有信心。

說起閩寧協作,村裡人都知道,福建莆田有個涵江區,一直在幫我們。我們涵江村幾年前還叫“爛泥灘村”,天晴灰塵跑、下雨滿身泥。哪像現在,田地綠油油,硬化路通門口,家家都有自來水。是涵江區出了300多萬元,修路修燈等,也給了一個發展產業的好底子。

村裡和我個人的發展,大家都看在眼裡。過去靠天吃飯慣了,后來村裡生活一改善,大家心態也變了,開始想發展、想致富。很多貧困戶跟我討經驗,我就手把手帶他們,比如馬金梅家沒地方養牛,就入股到合作社,把牛托管給我。我這有四排牛棚,村民有補欄需求,也不用去遠處購牛了,我低於市場價出售。

如今我們村,平均每家養著7頭牛,幾年前就脫貧摘帽了。大家都說哩:閩寧示范村,就是不一樣!

(本報記者禹麗敏採訪整理)  

多學技術

靠雙手致富

深度貧困地區往往生存條件比較惡劣,且一些群眾安於現狀。如何調動群眾主動性創造性,培育他們發展生產和務工經商的基本技能,實現“弱鳥先飛”?

新疆皮山縣喬達鄉巴什拉克比納木村村民麥麥提·如孜:幾年前,我還是貧困戶,除了種地沒什麼技能。為了讓家人過得好點,我跟著鄉裡的大工干些搬磚、搬水泥的活。辛苦,賺的錢還不多。

后來,自治區黨委宣傳部駐村工作隊來到村裡,請來專家教授建筑、養殖技術,培訓學習的機會很多。我掌握了泥瓦、鋼筋、油漆等技能,從小工變大工,可以獨立承包一些小項目,收入有了明顯增長。另外,我還學了養牛技術,有了7頭牛,在村委會和駐村工作隊幫助下開了商店、買了飼草機,賺錢渠道更多了。

3年過去,現在我家脫貧了,人均收入超過2萬元。我還是村裡唯一精通砌牆手藝的大工,成立了自己的施工隊。隨著村裡巴什拉克濕地公園開工,庭院改造不斷推進,我帶領10多個村民承包了蓋安居房、修水渠、修路緣石等工程。有了濕地公園,旅游業會很有發展前景,我正計劃把自家房子打造成民宿。現在教育扶貧的政策很好,希望兒子努力學習,成為大學生,將來回饋村裡。

村裡常說一句話:“勤勞的人吃羊腿,懶惰的人喝涼水”。這幾年,村裡變化很大,勤勞致富的觀念深入人心。幫扶就好比是足球場上的啦啦隊,加油鼓勁。上了球場,奔跑踢球的必須是自己。多學技術,靠雙手致富,好日子才持久。

(本報記者李亞楠採訪整理)  

因地制宜

幫扶有准星

打好脫貧攻堅戰,成敗在於精准。如何按照因地制宜、因村因戶因人施策的要求,扎實做好產業扶貧等精准扶貧重點工作?

四川金陽縣熱水河鄉大沙壩村村主任徐貴發:早在2016年,我們村就摘了窮帽,是大涼山裡較早的一批。能走在前面,關鍵在於幫扶有准星、有特色。

村裡耕地少,地勢起落大,沒法大規模種地,之前隻能零星種些青花椒。但是由於海拔低、氣溫高,青花椒產量逐年減少。后來,同省的廣漢市對口援助我們,請農科所專家實地查看,建議種芒果。確實,金沙江對岸的雲南村子,種芒果成了富裕村,我們眼饞了好多年。早些年村裡也利用集體土地試種過,但一沒資金二沒技術,果子又小又酸。

援助干部駐村后,不但爭取到10多萬元產業發展資金,還引進了新的芒果品種,安裝了噴灌設施,專家手把手教大家搞田間管理。脫貧當年,38畝芒果樹挂上了沉甸甸、香噴噴的果子,加上套種的西瓜,銷售收入超20萬元,村裡順利地把貧困帽摘了下來。

芒果園的土地是集體的,但收益是大伙兒的。廣漢市出資幫我們建立了專業合作社,將芒果園20%的收益用於補貼少數還沒脫貧的村民,未來還會將80%的收益用於資助學生上學、增加貧困戶收入等公共事項,為摘帽后的村子增加發展后勁。

如今,芒果園超過50畝,越來越多村民主動到果園套種烏洋芋和紅米花生。以前個別游手好閑、沒有脫貧動力的人,現在都成了果園務農的好手。大家一心一意謀致富,未來生活一定會越來越好。

(本報記者張文採訪整理)  

教育路上

腳步不能歇

“兩不愁三保障”,很重要的一條就是義務教育要有保障。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如何在提升“兩不愁”質量水平的同時,解決“三保障”問題,讓脫貧摘帽成為貧困群眾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

廣西三江侗族自治縣同樂苗族鄉歸東村村支書龍秀昌:“家貧不常得油,夏月則練囊盛數十螢火以照書,以夜繼日焉。”書聲琅琅,這是村裡歸東小學的孩子們在放假前准備考試。

還記得以前的學校,立在懸崖上,教室破爛,地面塵土飛揚。當時,我看在眼裡,急在心上。教育不能落下。我讀小學時就換過幾個教學點。中學時,每次上學得背上一周吃的大米,步行兩個鐘頭。那會兒就想:有了錢,我一定要建學校。

早些年,我在自家地裡種茶葉,去外縣種植基地考察,請教栽培技術專家,漸漸有了一些積蓄。后來,我從山上挖來野生葡萄藤,移植培育,收入頗豐。就這樣,我辦起野生葡萄種植發展專業合作社,吸納了9戶未脫貧戶參與,還帶著大家改良葡萄品種,利用遠程教育系統學習科技種養。大家的生活也蒸蒸日上。

賺了錢,頭一件事,就是幫孩子們重建教學樓。自己添點,政府給點,熱心企業支援點,籌齊建小學的資金。新校址地勢平坦,上學方便。

這些年,教室、食堂、圍牆、球場、步道、圖書館,都建起來了。去年10月,村裡最后兩個輟學生也在我和幫扶干部的勸導下成功返校。

教育路上,腳步不能歇。最近,我又把自家的幾間屋子倒騰出來,作為村裡的幼兒園。每當聽到孩子歡快的笑聲,我就覺得自個兒做的這些事有意義。

(本報記者張雲河採訪整理)  

盤活土地

增收可持續

今年是決戰脫貧的收官之年,各項工作任務更重、要求更高。在雲南,通過易地扶貧搬遷,99.6萬名貧困群眾擺脫了“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困境。搬遷后,怎樣利用好留下的土地,群眾如何切實享受到產業發展的紅利?

雲南會澤縣娜姑鎮發基卡村書勇合作社負責人楊勇:過去我們這裡,很多貧困戶的家就建在地質災害隱患點上。這些年,大家住進了城裡的新房。

遠離土地,年輕人紛紛選擇外出務工。留下來的大多年紀偏大、缺少技能,他們的生計咋辦?我們的石榴種植基地,解決的就是這個群體的收入問題。

搬遷戶,最重要的生產資料是土地。就拿隔壁爐房村來說,過去缺水,土地給我,都不敢種石榴。如今,政府架通水渠,荒山荒坡一畝地租金漲到了400元。單靠土地流轉金,農戶就能拿到近萬元。這筆錢看似不多,意義可不小:解決了搬遷進城后的基本生活,能讓大家放心去闖。

貧困戶,最值錢的還是勞動力。在我們石榴種植基地工作的貧困戶大多50歲上下,都是熟練工。他們可以自己選擇工資計算方式:按天、計件,還有包管戶。一般來說,剛來的會選擇按天結算,每天工資80元﹔熟悉一段時間后就會選擇計件,每天多的能賺200多元﹔等到跟著種上個一兩年,不少人會選擇成為包管戶,一年下來能有六七萬元收入。

貧困戶負責種好,我的重點是賣好。石榴8月中旬上市,我千方百計聯系商戶,最好的1000噸果,已經找好了銷路。受疫情影響,今年水果售價不比往年,我少賺點,爭取讓貧困戶收入再漲些。

(本報記者楊文明採訪整理)  

制圖:沈亦伶

《 人民日報 》( 2020年08月17日 02 版)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