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屏上課,如何改變教與學(解碼·在線教育)

2020年08月10日06:3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數據來源:教育部、第四十五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

  今年以來,在線教育需求和用戶規模持續擴大。

  隔屏上課,對於學生和老師來說意味著哪些變化?沒有固定教學場景,怎麼營造學習氛圍?在線教育會給鄉村學校帶來什麼變化?快速發展的在線教育市場如何更加規范?

  本版今日起刊登特別策劃“解碼·在線教育”,探討如何推動在線教育行穩致遠。

  ——編  者  

  

  江蘇宿遷市宿豫區實驗初級中學學生張景萱——

  沒聽懂的反復回放

  本報記者  姚雪青

  “寒假之前我沒上過網課,第一天很緊張,也有些不適應。老師不在面前,不知道自己掌握得怎麼樣。”江蘇省宿遷市宿豫區實驗初級中學初二學生張景萱這樣描述自己的經歷。

  但這種顧慮很快就打消了。記者了解到,當地開展的“名師空中課堂”在線學習,分為兩種方式。一種是區裡選擇優質網絡資源,面向中小學校免費提供在線學習解決方案﹔另一種是各校本著自願原則,申領賬號並注冊使用,構建“網絡課堂+學習任務單+學習檢測反饋”學習指導模式,分學科、分時段向學生推送學習任務。

  張景萱說,網課從錄播變成直播,師生們可以即時互動。為了照顧大多數學生的學習進度和適應能力,老師們往往採取輕鬆幽默、設置情節的辦法活躍課堂氣氛,引導大家漸入佳境。隨著師生磨合的加深,學生們從沒人回答到搶著互動。

  過了一段時間,張景萱逐步適應了這種上課方式。“上網課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只是要求更自覺,沒聽懂的反復回放。”張景萱說,網課測試中班級同學的成績也比較穩定,有自制力的同學發揮得更好。學校復課以后,許多老師還幫助有需要的同學過渡了一段時間,讓他們更好適應復課進度。

  回想起前兩個月特殊的備考經歷,今年參加高考的宿豫中學畢業班學生朱至還是印象深刻。

  學校每天會通過班級微信群及時通知開課時間和授課內容,攤開課本、調好手機,就能在“雲端”聽課。“給我們上網課的老師都是各科骨干老師,體驗很不錯,還能在線上進行視頻輔導。”朱至說,自己能更靈活安排學習時間,對高考的穩定發揮起了較大作用。

  剛開始由於不在教室、無人監督,朱至還會偶爾開開小差。隨著高考的臨近和對網課的適應,包括他在內的大多數同學都能聚精會神地上課。讓他感受最深的是,很多以前膽子比較小、上課不敢提問的同學,上網課時也能大膽地提出問題。

  

  重慶渝北區實驗小學語文老師李旻——

  線上教課考驗能力

  本報記者  劉新吾

  雖然已放暑假,重慶市渝北區實驗小學語文老師李旻依然忙碌,她每天都要叮囑家長提醒孩子:多看紙質書,不要長時間看電子屏幕……這個習慣的養成,還得從上學期說起。疫情防控期間,李旻和很多老師一樣,摸索著使用網絡授課。

  李旻記得,2月11日她第一天線上授課。工作9年,李旻從沒講過網課,因此做足了准備,連開場白都反復練習了好幾次。盡管如此,她還是遇到一串“沒想到”:有的學生沒上線﹔上課中視頻卡殼﹔提問時,學生們一起回答,根本聽不清楚﹔批改作業也不容易,有的學生交的是照片,不好批注……

  李旻不斷總結經驗,逐漸適應了網課節奏,還學會了很多新技能。為了避免學生們同時回答提問,李旻和學生約定“數字暗號”:誰想回答,就回復數字1,要補充則回復2。這樣,線上課堂更有秩序了。

  一個多月后,李旻已經輕車熟路。她在家中熟練地進入直播間:“同學們,誰來回答這個問題?”“1、1、1……”回復區裡,學生們爭先恐后。李旻點開麥克風,屏幕那端傳來學生清晰的聲音。為了提高上課效率,李旻還會提前錄制微課視頻讓學生預習,同時組織線上演講、口語交際和朗讀比賽等活動,讓學生有更多參與感。

  “線上教學效果不錯,但總感覺還是沒有當面交流那麼親切。”李旻說。同時,線上教學對學生的自制力也是考驗。“孩子長期對著電腦上課,能不能專注、是不是全程在線、能不能達到課堂效果?”李旻既擔心教學質量,又害怕自制力稍差的孩子沉迷網絡,為此經常提醒家長和學生。

  “線上教學考驗能力,隔著屏幕,需要提高學生興趣,”李旻說,“重返傳統課堂后,還可以沿用一些好的線上教學方法,讓學生更快理解。”

  

  吉林一家校外培訓機構英語老師李萍——

  充分備課定期回訪

  本報記者  李家鼎

  檢查電腦、手寫板、電子課件,開啟攝像頭……周日早上7點50分,李萍准時登錄線上教育平台,10分鐘后,就要開講了。

  李萍是吉林省長春市大橋外國語培訓學校的一名英語老師,“從業8年第一次換‘講台’。”上學期,這家培訓機構將全部線下課程轉移到線上。對李萍來說,這是一次全新嘗試。

  正式開課之前,機構就對老師們進行線上教學培訓,組織“練課”。“有的老師起初沒有太在意,認為只是換了個地方教學,可真到了網課上,大家都有點慌了。”李萍記得剛開始直播授課時,經常遇到新問題:“老師,您那邊光線好暗,我看不清”“老師,聲音總是斷斷續續的”“老師,課件在我電腦上顯示不全”……

  “使用自帶瀏覽器﹔把攝像頭感光度調高……”屏幕這頭,李萍一一作答,“還好培訓時都學過,很快就處理好了。”

  學生不在眼前,怎樣讓他們更好地集中注意力?

  李萍說,過去線下教學,自己講課時的音量、動作甚至眼神,都是與學生溝通的“法寶”。而現在,課堂分散在每個學生家中,老師變成了屏幕中的“主播”,有些孩子甚至窩在沙發裡上網課。李萍開始做出改變,首先就是把備課水平“升級”,除了教材上的知識,她還准備了大量線上互動游戲,一旦發現有學生“神游”,她便拿出這些,“目前來看效果很不錯。”

  雖然是坐著講課,但一堂110分鐘的課講下來,李萍卻經常大汗淋漓。“換個講台啥都要升級。線上場景與線下完全不同,無論是語言還是肢體動作都要更到位,以彌補學生在感受老師方面的缺失,隻有這樣,才能吸引孩子們最多的注意力。”

  盡管做出了很多努力,可李萍發現,不同學生對線上教育的適應和掌握依然有些差距。在最近一堂課的課前檢查中,有部分學生回答問題不算理想,而有些自律性強的學生,回答問題則超出了她的預期。“針對每個學生的具體情況,我會定期進行在線回訪,與家長們深入溝通。”

  制圖:沈亦伶


  《 人民日報 》( 2020年08月10日 12 版)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