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一群年輕人,他們用智慧和愛心幫扶困難兒童

讓孩子們擁有幸福童年

本報記者 何 勇 申 琳 王明峰

2020年06月01日07: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童年,是每個人的鄉愁,總是能帶給人無憂無慮的美好回憶。擁有一個美好的童年,是幸福人生的開始。但有一些孩子,因為種種原因,他們的童年面臨著困境。

  有這樣一群年輕人,他們發揮聰明才智參與社會治理,致力於關心關愛那些面臨困境的孩子,守護他們的童年。今天是“六一”兒童節,我們採訪了其中一些年輕人,聽他們講述和孩子們之間的故事。

  為留守兒童找回親情

  “祝馬阿姨母親節快樂!”5月10日一早,馬雪梅收到這條祝福微信,心頭一熱,自己陪伴了3年多的留守兒童謝詩悅長大了,懂得感恩了,一股幸福感夾雜著成就感在心頭翻涌。

  今年28歲的馬雪梅是四川省射洪市金華鎮西山坪村留守兒童守護專員。中坪村人均耕地少,村裡的青壯年大都在外打工。關愛農村留守兒童項目“童伴計劃”在村裡落地后,曾經是留守兒童也做過留守兒童媽媽的馬雪梅踴躍應聘,2017年3月正式成為30個孩子的“童伴媽媽”。2019年11月,金華鎮中坪村、上方村、百籮村合並為西山坪村后,孩子的數量增加到了54名。

  到崗后,馬雪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家訪,摸清家底,為村裡每位留守兒童建立信息檔案。家訪過程中,謝詩悅給她留下了很深印象:“母親去世、父親失聯,從小跟隨外婆生活,家庭無經濟來源,本人還患有矮小症。因身體原因,她有自卑心理,對外界很排斥。”從此,馬雪梅對小詩悅尤為留意,經常去她家陪她說話,開導她、鼓勵她,還邀請她到村部“童伴之家”跟小朋友們一起玩耍。漸漸地,小詩悅變得開朗活潑起來。馬雪梅通過“童伴計劃”項目盡力幫助她,“去年小詩悅要上初中,我跑到縣裡幫她協調學校,還找相關部門給爭取了1萬元醫療救助。”

  每個周末,馬雪梅都會帶上自己的女兒趕來“童伴之家”,跟孩子們一起玩玩具、做游戲,教他們唱歌,還輔導他們做作業,“寒暑假,會有大學生志願者來陪孩子們,平時也會請交警來講交通安全,請藝術機構來教畫畫唱歌,有時還帶孩子們去城裡參觀。”馬雪梅想著法子增加孩子們的知識,開闊他們的眼界。

  “不僅要讓孩子們說話有人聽、煩惱有人解、孤單有人陪,更重要的是作為一根連接親情的紐帶,要拉近留守兒童和他們父母之間的距離。”馬雪梅通過微信建立了本村留守兒童家長群,讓每個家長及時了解孩子的近況,同時也讓孩子感覺父母一直在關注著自己。

  “補位而不越位。”馬雪梅認為,“童伴媽媽”的陪伴隻能在一定程度上彌補留守兒童父母關愛的缺失,還是比不了父母在身邊的滿足感,所以“童伴媽媽”的地位不是替代父母,而是督促父母履行落實監護責任。讓她高興的是,目前已有3名留守兒童家長返鄉回來陪孩子。

  近4年來,馬雪梅共計開放“童伴之家”近500天,開展活動400余場,家訪600多人次,受到鄉親父老、留守兒童和家長的一致好評。如今,在射洪像馬雪梅這樣的“童伴媽媽”已有40位。

  給事實孤兒一束陽光

  保靖縣碗米坡鎮昂洞村、花垣縣民樂鎮洞咋村、江永縣回龍圩下岩村、耒陽市壇下鄉新建材4組、衡陽縣井頭鎮西湖村5組……渠吉亮的筆記本上,密密麻麻地記滿了湖南偏遠山村的名字。這些村庄,他都一個一個走訪過,算下來,行程有8000多公裡。

  今年35歲的渠吉亮在一家央企的湖南分公司工作,兼任湖南懷化市企業科協聯合會副主席,他利用業余時間走訪村庄,最關注的是留守兒童,尤其是事實孤兒。

  “我總是會想起他們無助的眼神,他們渴望被關注、被關愛的表情讓人心痛。”談起事實孤兒,渠吉亮很是牽挂。他所說的事實孤兒,是指由於父母一方服刑、一方出走或外出打工,失去了生活來源和照顧、成為事實上的“孤兒”的未成年人。

  “孩子的童年需要有人陪伴,可對服刑人員的未成年子女來說,見父母一面是一件很難的事,他們太缺乏關愛。”渠吉亮說。2018年,湖南省司法廳聯合民革湖南省委共同開展“小海豚關愛成長計劃”活動,持續重點幫扶父母雙方正在服刑的14周歲以下的事實孤兒。身為民革成員,渠吉亮積極參與其中,盡管工作異常繁忙,但他幾乎每次都參與,先后帶隊走訪事實孤兒近40人,行程約8000公裡,自費給孩子購買生活用品和學習用品,還籌資30萬元拍攝關愛事實孤兒公益微電影。

  剛剛開始做這個工作,有人不理解,連有些孩子的鄰居也不理解:“那麼多貧困人群需要幫扶,為什麼去關注和幫扶這些服刑人員的子女?”因為這些偏見,服刑人員的家庭困難往往容易被忽視,孩子容易受到歧視,“首先要做的,就是改變歧視。”渠吉亮說。

  在走訪中,渠吉亮也用實際行動改變著周圍人的看法。2018年,渠吉亮和志願者一起到芷江看望一戶服刑人員家庭。家裡隻有一個5歲的男孩和奶奶一起生活。一開始,男孩不願意說話,奶奶也非常冷淡。雖然碰壁,渠吉亮並沒有放棄,一直與他們保持溝通、時時關愛。去年,再回訪時,孩子一見到他,就興奮地扑到他懷中,奶奶也熱情地為他們倒茶:“你們來了以后,鄰居慢慢又和我們來往了。”

  多次走訪之后,渠吉亮和調研組一起提交了《關於關愛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成長問題的調研》,提出了建立視頻系統,定期讓服刑人員和未成年子女視頻以及定期組織子女到監獄開展親情幫教等系列建議。走訪也引起了有關部門、學校的合力關注,不少孩子就學問題、生活保障問題得到解決。

  “可喜的是,多方關注推動下,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問題已納入政策視野。”渠吉亮說,去年6月,民政部等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對進一步加強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障提出要求。湖南省司法廳聯合公安廳、教育廳等14個省直部門聯合發文,形成了多部門聯動幫扶體系,共募集社會資金5400余萬元幫扶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

  一對一救助困境兒童

  2015年夏天,25歲的高娟娟剛從南京師范大學社會保障專業研究生畢業,工作還沒確定,就作為兒童公益組織社工直接參與了一起事實孤兒的救助。

  9歲的非婚生兒童小華,生父不詳,生母去世,頓時陷入無人監護狀態。辦案律師找到剛成立一個多月的兒童公益組織南京同心未成年人保護和服務中心,參與中心創辦的高娟娟受派對小華進行“一對一”幫扶。

  高娟娟和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師圍繞著小華撫養和落戶問題四處奔波,民政、公安、基層社區、小華親屬……歷時2個多月,多方努力之下,小華的大舅同意作為其監護人,當地民政部門辦理了事實孤兒補貼,派出所也辦理了落戶。隨后,高娟娟又邀請心理咨詢師為小華進行心理評估和輔導,並對小華的成長進行持續跟蹤。

  “一場救助下來,嘗遍了酸甜苦辣,卻也更懂得困境兒童救助工作的價值!”高娟娟決定留下來,成為南京同心未保中心的專職社工。這一干,就是5年。

  這5年,高娟娟與眾多困境兒童結下了不解之緣:同心未保中心所在的玄武區有200多個困境兒童家庭,她和同事一起幾乎跑遍了每一家﹔她“一對一”幫扶的困境兒童個案有數十個,不僅幫助在南京的流動兒童,還跑到連雲港跟蹤過流浪乞討兒童的監護問題……“非婚生兒童的落戶、上學問題往往頭緒很多,牽涉許多部門,解決起來很不容易。”高娟娟說,“但看著孩子們得到救助后的笑容,所有的辛苦都感到值得,我從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

  近年來,加入同心未保中心兒童公益事業的年輕人越來越多。2015年中心成立之初,高娟娟是第一個專職社工,如今這裡的專職社工已有20多人,除1名70后、兩名80后以外,都是90后。1993年出生的楊蕾,一開始自己做社工,她的丈夫許凱本是志願者,如今也主動加入了社工隊伍。

  “團隊的壯大、社工的成長都凝聚著黃老師的心血,是她一手帶大了這個團隊。”這群年輕人交口贊美著一位黃老師。

  黃老師名叫黃瓊花,是位70后,臉上總挂著輕鬆的微笑,是這個公益組織的發起人。5年時間,黃瓊花帶出了一個20多人的年輕社工隊伍,長期合作的志願者達200多人,募集善款1700多萬元,直接資助幫扶困境兒童超過5萬人。

  “困境兒童救助,最需要的是有人一對一去做個案,你的每一次善舉,都有可能改變孩子的一生。”黃瓊花對她的年輕團隊深情地說。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01日 17 版)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