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呼吁放开新冠疫苗专利背后的小算盘与大隐患

2021年05月13日09:3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美国呼吁放开新冠疫苗专利背后的小算盘与大隐患

美国政府不久前突然改口,高调宣布支持暂时豁免与新冠疫苗相关的专利保护,在国际社会“一石激起千层浪”。各方在热议此事时出现了两极化的看法。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美国的决定是“抗击新冠病毒的一个里程碑”。德国、日本、瑞士等国对美国动议表示明确反对,欧盟也决定暂缓就新冠疫苗知识产权豁免达成一致,认为这并不是中短期需要讨论的问题。

如果暂时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成为现实,意味着全球所有制药厂商都可自由仿制新冠疫苗,而不必再担心知识产权带来的法律风险。这“看起来很美”,但更多分析人士指出,专利豁免并不是“授人以渔”,专利滥用势必会减缓相关研发和创新的速度,甚至可能导致一些不合格疫苗产品流向市场,为全球抗疫走向埋下更多“不定时炸弹”。

美国政府为何要在此时高调作出豁免新冠疫苗专利保护的动议?这项提议是否真正利大于弊?许多分析认为,美国此举更多的考量是想借此占领道德制高点,进而对反对这一政策的国家和组织搞舆论外交战。国际药品制造商协会联合会(IFPMA)总干事托马斯·库埃尼一语道破天机:“真正限制疫苗供应的瓶颈是贸易壁垒。”他还提到,去年4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动用《国防生产法》,对疫苗生产原材料实施出口管制,这项管制措施延续至今。

一种“公关技巧”

当地时间5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琦打着“扩大全球范围内疫苗接种”的旗号,呼吁推动放开疫苗专利。相关舆论迅速在全球爆燃。美联社称,拜登政府中的一些人认为,这是“一次低风险的政治胜利”。

将拜登政府有关疫苗政策立场的突然转变,本身就带有极强的“疫苗政治化”意味。去年10月,印度和南非驻世贸组织代表提议,希望世贸组织暂不执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特定条款,允许免费使用部分新冠疫苗相关专利,以便更多国家和地区能够获得新冠疫苗。但这一提议当时就遭到了包括欧盟、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富裕国家俱乐部”的反对。今年4月,超过170名各国前政要和诺贝尔奖得主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拜登政府响应、支持印度和南非的提议。

印度等国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失控,美国疫情形势缓解且有了一定的疫苗储备,美国国内也出现了希望政府支持世贸组织豁免疫苗相关知识产权的声音。分析普遍认为,美国政府立场突然转变,显然是内外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美国选择在这个时间点调转口风,能够最大效率地收获国际舆论的积极反馈。

不过,美国收获的“赞誉”与其立场的真实内容形成了鲜明对比。与印度、南非最初提议不同,美国政府目前的表态,仅仅是支持放弃新冠疫苗专利权,并不包括治疗药物、诊断试剂、个人防护等医药产品的专利权。更重要的是,美国政府限制疫苗原材料出口的“美国优先”政策并未因此出现松动。不少批评人士指出,美国此番表态的政治宣示意义大于其实际价值。据《南德意志报》报道,欧盟内部也认为,拜登政府在疫苗专利豁免问题上立场松动,只是一种“公关技巧”。美联社报道认为,拜登支持放弃新冠疫苗专利,其实有更广泛的目的,即显示美国致力于其全球领导地位。

难解燃眉之急

在欧盟等反对方看来,就目前全球疫情形势看,比讨论是否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更重要、更紧迫的,是加快疫苗生产、提高疫苗产量和保证疫苗分发公平合理。来自尼日利亚的世贸组织总干事伊维拉也表示,虽然非洲目前所用疫苗中的99%来自进口,但疫苗专利“可能不是关键问题”。

另一方面,豁免新冠疫苗专利也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根据世贸组织的协商一致原则,相关提议若想获得通过,需要164个成员国一致同意。就算所有世贸组织成员国“一致同意”,从世贸组织形成决议到各国出台规定措施,耗时也需很久。

再说,即便疫苗专利放开,也很难在中短期内转化成全球疫苗的强大生产力。南非开普敦大学生物药学教授凯勒·齐贝尔指出,对于大多数欠发达国家来说,期待通过疫苗专利豁免来提高本地疫苗生产能力,明显是“远水难解近渴”。美国等国家拿出其囤积的多余疫苗与国际社会分享,比放开疫苗专利来得更为实在。

“豁免”与“放弃”完全不同

欧盟专利律师米凯拉·莫迪亚诺也指出,真正的瓶颈不是专利和模式,而是生产疫苗所需要的知识、经验、技术、设备、材料和人员培训。专利放开后,由于不能保证每个国家和厂家生产出与现在疫苗同等品质的产品,可能造成品质或效果不尽如人意的疫苗流通,从而使供应链比以往更加分散和混乱,并进一步加剧疫苗原材料的紧缺。

美国辉瑞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尔伯特·伯拉5月8日在一封公开信中提到,疫苗研发需要付出巨额开支,豁免专利无疑会影响相关机构的收益和积极性,进而抑制其他企业或个体的创新意愿。同样因为这些原因,辉瑞、莫德纳等大型美国药企在内的一些行业主体和组织,对美国政府豁免新冠疫苗的表态表示强烈反对。有分析师警告说,一旦豁免新冠疫苗专利成真,很可能导致疫苗制药公司在下一次大流行中处于观望状态。

从专利运营的角度看,美国政府支持的“暂时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与“放弃新冠疫苗专利”也完全不同。美国政府的提议,仅指在新冠疫苗专利放开或豁免之后,利用专利技术生产新冠疫苗的侵权行为将暂不被追究;但豁免并不等于放弃,专利权及其他知识产权属于私权,这些知识产权掌握在企业或研究机构手中,美国政府无权单方面要求企业放弃专利。更何况,就目前情况看,美国也并未明确到底怎样“豁免与新冠疫苗相关的专利保护”。在美国知名资产管理公司贝雅的分析师布莱恩·斯科尼看来,有关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专利的讨论,只是拜登政府在“哗众取宠”。

中俄无辜“躺枪”

耐人寻味的是,在疫苗问题上并没有拿出实质性行动的美国,还在借此大做政治文章,想象出了“美国技术将被转移至中国和俄罗斯”的场景。一些美国官员和行业人士“担忧”,拜登政府支持豁免新冠疫苗专利,将使中国省去“跨越数年的研究”,从而削弱美国在生物制药领域的优势。拜登政府一名官员称,虽然疫情之下的首要任务是挽救生命,但“在专利豁免生效之前,美国应审查此举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影响,以确保符合美国的目的”。

对于美国政府希望借疫苗问题加强其全球领导力,甚至“关切”到中俄等国家,《今日美国报》直言,“坦率地说,这就是疫苗外交”。而所谓“疫苗外交”,原本正是美西方政客抛出的污蔑中俄的论调。

与美国截然不同的是,中方强调“行胜于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5月1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在疾苗问题上不能搞画饼充饥、望梅止渴,当务之急是要拿出实实在在的疫苗来帮助发展中国家。(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马子倩)

(责编:罗昱、章华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