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词仍然很长,可信的动词还很短”

美国“气候承诺”能兑现多少?(环球热点)

本报记者 严 瑜

2021年05月06日11: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为二〇二〇年九月九日,美国加州北部山火形成的烟尘遮天蔽日,旧金山中午时分如夜晚般昏暗。
  新华社记者 吴晓凌摄

  重返《巴黎气候协定》、推动“绿色新政”、主持领导人气候峰会、提出新的减排目标……自上台以来,美国现任政府一反前任政府的气候政策,对全球气候治理表现出极大热情。

  然而,对美国的这一转向,国际社会的担忧胜过乐观。承诺的减排目标是否靠谱?能否克服国内各方阻力?美国还值得被信任吗?美国过去在气候政策上的朝令夕改、在兑现对外援助承诺时的久拖不办,以及国内政治力量的激烈博弈,都让人们不得不对美国的气候承诺心存一个大大的问号。

   

  承诺容易 兑现不易

  在日前举行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承诺,到2030年将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05年减少50%—52%,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

  这一新的减排承诺引起关注。有分析指出,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全新挑战,在前总统奥巴马时期,美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比2005年碳排放量少26%—28%,而新承诺的减排量相当于直接翻番。

  自今年1月上台以来,美国现任政府对参与全球气候治理的热情一直很高。

  上任首日,拜登签署的一系列行政令中,就有一条是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定》。此后,美国政府积极筹备一项规模高达3万亿美元的新基础设施投资法案,其中计划在气候变化应对及相关绿色项目方面投入4000亿美元。开展双边和多边气候外交,分别与欧盟、日本和中国发布《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举办气候领导人峰会……

  不过,对美国政府的一系列举动和承诺,美国和西方媒体以及国际社会并不买账。

  美国《纽约时报》近日刊文称,美国现任政府把避免灾难性变暖的挑战看作美国和世界的经济机遇,这与放弃了《巴黎协定》的前任政府形成鲜明对比。但是,现任政府的承诺在经济和政治上将面临多重困难。

  澳大利亚“对话”新闻网指出,虽然美国政府的新承诺很大胆,“但形容词仍然很长,可信的动词还很短”。至于这个承诺是否有助于让世界相信美国,仍有待观察。

  “从美国现任政府展现的姿态以及采取的行动可以看出,其将气候变化议题作为美国重返多边主义、重塑盟友关系以及重新夺回世界领导地位的一个重要抓手,并将这一议题与美国国内经济复苏、能源转型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等话题挂钩,即所谓‘绿色新政’。但可以看到,气候变化议题以及‘绿色新政’在美国国内都面临争议。”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学者孙成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阻力很大 诚意不足

  在美国政府作出扩大减排的新承诺后,英国《卫报》引述专家观点称,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很重要,但同等重要的是,实施立法以实现这些目标。

  美媒指出,由于国会两党尖锐对立,美国现任政府对于如何设计实现新减排目标的具体路径目前只能含糊其辞。现任政府是否有足够的政治资本来启动这一进程,答案仍是未知。

  “美国能否实现新的减排目标,具体取决于美国国会。如果国会不支持,现任政府依靠行政命令,在2030年只能实现一半左右的减排承诺。从当前美国的极化政治以及两党在国会的力量对比来看,一直反对气候政策的共和党不会支持现任政府。”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一带一路”研究室副主任谢来辉向本报记者指出,从经济层面来看,美国想要如期实现新的减排目标及碳中和,在经济结构转型和技术方面仍面临很大挑战:一方面美国的经济结构转型可能因为保障就业和发展制造业而产生逆转,另一方面清洁技术研发的进展尚不明朗。

  “目前,两党在‘绿色新政’上的分歧较大,共和党不愿接受能源转型,认为这会损害支持该党派的能源集团的利益。一些保守派人士认为,减排会牺牲中产阶级的生活质量。因此,虽然现任政府在国际社会发出的减排呼声很大,但想在国内具体执行,面临很大阻力。”孙成昊说。

  此外,美国现任政府作出承诺的力度是否够大,兑现承诺的诚意究竟多强?

  “研究认为,要想达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2030年美国的排放水平必须比2005年降低57%—63%,但当前美国政府只承诺降低50%—52%,显然这是不够的。”谢来辉分析称,尽管美国现任政府有意推动全球气候治理的多边合作并发挥领导作用,但美国自身率先示范的能力不足,只希望推动其他国家行动。

  朝令夕改 挑起竞争

  孙成昊指出,一个不容忽视的现状是美国政府仍在用竞争视角看待气候变化议题。“目前,美国希望欧盟、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当中承担更多责任,并更关注全球气候治理领导权的争夺。美国现任政府所谓回归多边主义,很可能是一种有选择的多边主义,即只选择符合美国利益的多边主义。这是国际社会需要警惕的问题。”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也是温室气体历史累计排放第一大国及人均历史累计排放第一大国,应该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承担重要责任。”谢来辉指出,但是恰恰相反,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滥用特权,将其在气候治理领域的声誉破坏殆尽,给全球气候治理带来恶劣影响。

  还有分析指出,美国政府的气候政策具有很强的周期性和易变性,民主党和共和党形成的对立阵营相互牵制,多年来陷入“你签署我退出”的怪圈。

  美国近几届政府在气候政策上频频上演的“剧情反转”以及在全球气候治理领域的长期“欠账”,早已消耗了国际社会乃至美国国内的信心。正如《纽约时报》引述一名美国气候领导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的话所言,美国必须要先做很多事情,各国才能恢复对它的信心。

  “美国政府换届导致气候政策朝令夕改,是对全球气候治理的最大破坏。”孙成昊指出,美国国内气候政策能否与其在国际平台作出的承诺相匹配,目前仍需打上问号。

  4月19日,世界气象组织发布《2020年全球气候状况》报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报告发布会上呼吁各国采取切实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并呼吁发达国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气候资金,尤其是兑现每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

  “美国应该履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巴黎协定》义务,在国内实施有效的气候政策,积极推动经济转型,加大技术研发,寻找实现全球碳中和的技术解决方案。”谢来辉指出,目前美国政府并未提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资金数量,未对发展中国家减排提供大力支援。“美国应当履行承诺,提供足够的资金和技术,积极帮助广大发展中国家实现低碳转型。”

  孙成昊认为,对国际社会而言,美国政府在气候政策上做出改变,兑现承诺,比召集一次峰会或是空喊一些口号要重要得多。“目前,美国部分战略界人士鼓动美国政府打造所谓‘绿色联盟’,把气候变化当作大国竞争的一张牌来打,这显然是错误的。美国必须摒弃这种战略取向,避免采用竞争视角看待气候变化问题。”

(责编:罗昱、章华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