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党员正青春”系列之五

森林消防工作很苦,但也很酷!

朱虹

2021年05月04日07:10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任务圆满完成,一切安好!”这句简短的话,是熊正露每次归队时不变的承诺。

今年27岁的熊正露,曾多次参加地震救援、应急救援和森林火灾救援。两年前,他从武警森林部队转制到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

作为应急通信与车辆勤务大队的一名通信班长,熊正露虽没有直接深入火场扑火,但却是指挥部的“千里眼”和“顺风耳”——他的工作是给指挥部提供准确和较全面的火情信息,让深入火场的战友尽快找到火点。

每次出任务,在大部队开始战斗前,通信队员就要提前出发,在起火山峰的对面、直观火场的另一座山峰上,找到最佳观测点;通过无人机勘察拍摄,制作生成火场实时VR,传送给指挥长和火场里的指战员。

“出发,去战斗”

4月6日凌晨4时,1870名扑火人员向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县博科乡洛腊村森林火灾现场开进。正在凉山出差的熊正露第一时间赶赴火场。

二级消防士、通信队员熊正露。程雪力摄

“今年以来,四川森林草原火险气象等级持续攀高,我们一直都是战备状态。”熊正露说,战略物资库所有的设备每周都要保养,但出紧急任务的装备会单独分配好,确保拿上装备就可以马上出发,“火场的地形复杂多样,谁也不能确定哪一种手段能实现通信畅通。”

没想到的是,4月9日刚刚结束在木里的战斗,4月10日熊正露又和战友奔赴甘孜藏族自治州九龙县三岩龙乡的森林火灾现场。

“出发,去战斗。”早上4点,天还没有亮,熊正露和搭档背起发电机、无人机、卫星便携站、传输设备、卫星电话等装备就出发了。所有设备加起来有上百斤重。

“我们会携带多种设备,或许用不上,但不能不备好,为的就是以防万一。”熊正露说,“取得准确的情报和信息是战场上胜负的关键,一场火灾救援战也是一样。通信队员第一时间传递火情,才能为指挥部的决策提供有效帮助。”

高原的天气,就像孩子的脸,时常是一日三变。刚开始,消防员们想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快完成任务,但九龙县的灭火战斗没有那么简单,他们连续战斗了7天。

“雅江县昼夜温差大,海拔有3000多米,夜间温度通常在零下,卫星便携站电池在气温过低的情况下会出现开不了机的情况,需要拿到火边烤一烤。”这是熊正露以前在雅江执行任务的经验。

这一次,为了帮助火场的消防员更加有效地进行灭火救援。熊正露通过无人机勘察拍摄,将火场实时影像发送到指战员的手机上,通过视频找到了火线烟点位置。

4月16日,整个火场明火被全部扑灭,所有消防指战员才撤了下来。回程路上,一群藏族阿妈拦住他们,把亲手熬制的酥油茶递到他们手里。熊正露说:“一杯酥油茶慰藉了我们疲惫的身体。这份温暖,什么也不换。”

“收到请回复”

“每次回来,一定要先把所有物品归位,擦拭干净。对于我们来说,通讯设备就是我们的武器。”从甘孜州九龙县回来后,熊正露和战友忙着调试新的通讯设备。

装备库的每一件设备就像他的朋友,太熟悉了,“这个要充电;这个要记得确认存储;还有这个,每次一定要带,是兜底的设备”。

整理设备的熊正露。人民网 朱虹摄

别看现在的熊正露很喜欢这份工作,其实2012年刚刚入伍的时候,他心里满是失落。

2012年,18岁的熊正露参军到武警森林部队。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这支部队的职责,还幻想着自己可以像特种兵一样,在森林中作战和训练。他没想到,被分配到教导队后,自己领到的却是风力灭火机和“二号工具”。所谓的“二号工具”竟是一个酷似拖把的灭火工具,熊正露说:“内心充满了失望,和幻想完全是两回事。”

失望归失望,入伍后的熊正露依然表现优异。爱玩弄电子设备的他,被雅江县森林消防大队二中队推荐到成都学习通信技术,开始接触以前没见过的通信装备。北斗终端、4G图传等新设备,让他大开眼界。

熊正露很珍惜学习通信的机会,性格腼腆的他,遇到弄不懂的地方会主动找到老班长母强请教。通信培训结业的那天,由于他表现优秀,考核成绩位列前茅,被留在了总队机关工作。如今,熊正露已经成长为总队的通信骨干,总是负责最难的任务、承担最艰巨的责任。

“我是2015年3月28日入党的,觉得很骄傲。”熊正露对于自己入党的日子记得特别清楚。他说:“如果没有当兵就去开挖掘机了,也不会体会到当兵的心酸和骄傲。这一路,很苦,但是很酷!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还是会选择当兵。”

出任务时,通信队员的部分装备。人民网 朱虹摄

每周五,是四川森林消防总队通信人员开展装备维护保养和训练的规定时间。这一天,熊正露会把通信机房从里到外一个一个接口检查一遍,保证机器的正常运转。做完这些,他还要用电台与四川各个地区的森林消防支队和大队进行通联。

“乡城大队,收到请回复!”

“乡城大队,收到。”

“收听效果如何?”

“收听效果良好。”

像这样的对话,熊正露每周要进行几十次,对总队下属的各个单位过一遍,为的就是确保战时通讯通畅,能够清晰地传递:“收到请回复!”

“回家,盼安好”

1994年,熊正露出生在四川绵阳的一个农村家庭。今年27岁的他,和一些同龄人相比显得很沉稳。

“我比同龄人沉稳,或许是因为家庭原因。小时候,母亲常年生病,父亲陪伴母亲住院求医,很小我就自己照顾自己,一个人做饭、读书。”讲起这些,熊正露说:“也不觉得苦。现在什么都会,也没什么不好。”

正在和儿子视频的熊正露。程雪力摄

2018年10月,一向害羞腼腆的熊正露,居然在参加朋友的婚礼时,借着新娘的捧花向相恋多年的爱人求婚。“我求婚的时候,她都惊呆了。”讲起自己的爱情,熊正露很不好意思,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她是我唯一交往过的女朋友,也是最适合我的人。”

转制到森林消防总队,熊正露工作的忙碌程度丝毫没有减弱。从当兵到现在,9年时间,他只有两个春节回家过年,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队里工作和训练。

“现在儿子已经快2岁了,从出生到现在,加起来我陪他的时间也就2个多月。”对于家庭,熊正露是愧疚的,每天晚上就盼着和儿子视频,“他现在会的语言虽然不多,但看见他的笑容,我觉得一切烦恼都可以抛之脑后,所有的压力都释放了。”

为了弥补家庭,只要休假,熊正露就会给妻子和父母露一手厨艺。常年在部队生活,做饭、做家务在他这里可不是难事。

“其实我觉得自己做饭不算多么美味,但我想为他们分担一点,因为在家的时间太少了。”休假期间的熊正露,就想全心全意陪着家人。但妻子知道,只要单位群里有工作,他就坐不住了。

“休假的时候,看到群里通知有紧急任务,心就紧了。哪怕没有派自己去,我都会给班里的战友叮嘱一下,装备在哪儿,出门记得带。”熊正露总是记挂着战友,但他也想让家人安心。“如果我出任务,我是不会告诉家人的,只告诉他们出差了。”熊正露心里明白,通往火场的路充满危险,很多时候高原的道路很窄,两辆车在路上迎面都无法错让出行。车到不了的地方,消防员们就只能背着装备爬上去。

“每当夜晚出任务,我们开着消防救援车往灾区冲,其他车往外走,就觉得充满责任。”熊正露知道家人是盼着他回家的,但他们从来都不说。他说:“和我出任务不告知一样,这或许是一种默契。” 

 

【相关新闻】

“我是党员正青春”系列之一:扶贫干部当上了“汉语宣教大使”

“我是党员正青春”系列之二:他带着最亲密的“朋友” 走进了地铁“大脑”

“我是党员正青春”系列之三:25岁退役女兵端起“一碗水”

“我是党员正青春”系列之四:这位辛勤的“园丁”原来是旅游达人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