暌违五年,如今“阿芒”归来 廖昌永:肩负着比演员更重的责任

2021年04月14日09:23  来源:北京日报
 

廖昌永在《茶花女》新闻发布会上。北京日报记者 方非摄

2021年4月,国家大剧院版威尔第歌剧《茶花女》六轮复排,8000余张演出票全部售罄。余隆、张立萍、石倚洁、廖昌永等群星汇集,因疫情焦渴多时的北京歌剧舞台,终于等来了一部西洋经典巨作。

演员表中,廖昌永的名字让很多观众惊喜,毕竟国家大剧院的歌剧演出,他已暌违五年。廖昌永当然爱舞台,也爱国家大剧院版《茶花女》这部相伴了十年的作品,迟迟未能回归,是因为当下的他肩负着比演员更重要的责任。

“每次登台,都把作品当成第一次演来研究”

“国家大剧院的舞台大,确实不该再往后‘压’,一是声音会有损耗,二是再要走到指定位置上,速度必然会快……”演出开始前一天,廖昌永依然在琢磨指挥余隆的建议。石倚洁在剧中饰演阿芒的儿子阿尔弗莱德,但他与廖昌永的年纪相差并不太多。廖昌永想了想,对周围人抬头一笑:“动作幅度大了,是不是看着不像父亲,像哥儿俩了?”

阿芒是陪伴了廖昌永很久的角色。仅是国家大剧院版《茶花女》,自2010年开始,廖昌永已经参与了五轮。“十年前,这个爸爸是装的,我要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暗一点、成熟一点;现在,这个爸爸是真的,得努力让声音再‘年轻’一点。”廖昌永笑道。人生阅历已经融入了他的阿芒。在台上苦劝阿尔弗莱德时,廖昌永会想起自己的女儿。如今,女儿大了,也懂事了,父女俩常常分享彼此生活中的快乐和困惑。

对待一个如此熟悉的角色,廖昌永依然用心。面对“茶花女”薇奥莱塔,阿芒由愤怒到内疚,这个过程伴随着许多细微感受,是从前的廖昌永未必能关注到的。“艺术需要不断琢磨,哪怕演一百场,我们也希望能把不同的东西赋予在每次表演中。”廖昌永的心得和建议格外真诚,“演员要给自己‘刺激’,每次登台,都要把作品当成第一次演来研究,要保持‘新鲜度’,这就是戏剧的魅力。只要你一懈怠,观众门儿清。”

“在什么位做什么事,现在主业是把学校建设好”

廖昌永上一次以阿芒的形象出现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是在2016年。一别五年,原因很多。“前几年,我比较专注于中国艺术歌曲的整理和研究,花的时间比较多。”成绩已然可以摆在桌面上。仅在2020年,上海音乐学院举办的“中国艺术歌曲百年”系列活动就有良好反响:《中国艺术歌曲百年曲集》《中国古典诗词艺术歌曲16首》等专著出版面世,第二届中国艺术歌曲国际声乐比赛成功举办……

从廖昌永身上,人们似乎能捕捉到周小燕教授的影子。“周老师把她对待艺术的很多态度给了我,特别是对中国音乐的热爱。”提及恩师,廖昌永的语气严肃而温情,“她一直告诉我们,作为中国人,中国作品绝对不能唱不好。”

去年年底,国家大剧院向廖昌永发来《茶花女》的演出邀请。来还是不来?他下了一定的决心。2019年,廖昌永成为上海音乐学院院长,要拿出一整块时间离开学校,的确有困难。不过,也是同样的原因支持他再上舞台。“我的第一身份是教师,要把教学工作保证好。”声乐有多么注重实践,廖昌永太了解了,“为了更好地指导学生,我们不能离开舞台太久,否则舞台和作品都会变得生疏。做演员只需要管好自己,但艺术总要传承,做教师是从‘利己’到‘利他’的过程,这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

学科和人才队伍怎么建设?学校应该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曾经不用考虑的问题,现在,廖昌永都要考虑了。近几年,上海音乐学院在原创作品方面进行了很多尝试,原创歌剧《贺绿汀》演出后,已经拍成了国内首部8K全景声实景歌剧电影。发力还将持续,2021年,上海音乐学院将推出《霓虹灯下的哨兵》《康定情歌》两部原创歌剧,以及交响合唱组曲《龙华魂》、交响合唱《龙华英烈颂》、音乐剧《忠诚》。除了剧本部分,这些作品基本上都由师生创作和演出。

“做一部原创作品,声乐系、管弦系、作曲系等专业都会参与进来,把学科打通了。”以《康定情歌》为例,它带来的考验就是全方位的:《康定情歌》以川藏公路的修建为背景,当地的风土人情、音乐特色、民族习惯等作业做不到位,就找不到音乐动机和戏剧冲突;表演层面上,学生们必须走出琴房,在舞台上结结实实地摔打一番,积累“实战”经验。一般来说,从学生到院团职业演员的蜕变,怎么也需要三五年的时间,现在,学校希望能帮大家尽量做到无缝衔接;舞台应该怎么设计、要抓哪个点?这又是对数字媒体学院的锻炼。

如今,地方上创排剧目,已成为业界热潮,但首演的风光过去,“外援一走,戏就废了”的情况不在少数。为了创作而创作,绝非廖昌永愿意看到的结果:“我想学校的职责还是培养人。我们是‘生产’单位,要生产作品、生产人才。”

需要操心的事情这么多,在学校和舞台之间,要做取舍吗?“肯定是要取舍的。”廖昌永笑着给出答案,很快也很坚定,“在什么位子上就做什么事,现在我的主业就是把学校建设好。教学、实践、科研、管理其实也不矛盾,关键看内部的线怎么穿,如果艺术规律把握不好,学校也管理不好。”

“把自己摆在艺术前面,是走不远的”

最近几天,廖昌永在综艺节目《为歌而赞》上演唱的一曲《幽兰操》,被网友们“转赞评”三连,顶上热门词条。在许多年轻人那里,廖昌永是认知度最高的歌唱家之一,而这不得不提到一档现象级综艺节目《声入人心》,它不仅让廖昌永、石倚洁等歌唱家的“国民度”更上一层楼,捧红了阿云嘎、郑云龙、周深等年轻演员和歌手,也为歌剧、音乐剧和整个声乐行业注入了空前的流量。

这股热浪究竟是利是弊?“当然会有一些问题出现,但我觉得总体来说,这种关注是良性的。”有一件事让廖昌永很受感动。去年,上海歌剧院和上海大剧院合作歌剧《唐璜》,主演之一是参加过《声入人心》的蔡程昱,演出票全部售罄。

“观众都把作业做得很好。”剧场和古典音乐自有一套观赏礼仪,什么时候该鼓掌、什么时候不鼓掌、某个人物的唱段是什么……总之,门道不少。很多观众为此专门查了资料。“他们生怕自己什么都不懂,被人耻笑。这些观众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下了功夫。”廖昌永还通过数据发现,去年,学校的声乐报考人数翻了一倍,今年则在去年的基础上又翻了一倍,“目前看来,这波热度还没消,一切还是比较正向的。”

短暂的停顿后,廖昌永随即说出了“但是”两字,“我们的演员一定要对自己严格要求。我经常对《声入人心》的学员们讲,你究竟是爱艺术还是爱自己?是把艺术放在自己之上,还是把自己放在艺术之上?把自己摆在艺术前面,是走不远的。粉丝是双刃剑,你为他们付出多少,他们就会为你付出多少;你背离他们多少,他们也会背离你多少。”(北京日报记者 高倩)

(责编:袁菡苓、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