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盐都:黄桷树下“一碗水” “因为爱情”流淌不涸

2021年02月19日08:48  来源:四川日报
 

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通往沙湾的3路公交车,从大山铺出发,第二站的站名叫“一碗水”。

相传,古时有一天,一个十五六岁严姓小伙挑着盐担子行至大山铺镇境内一个山湾处,当时正值伏天晌午,天气炎热,他实在支持不住,晕倒在一棵大黄桷树下。

黄桷树下住着一户人家,家中有个宝贝女儿叫翠翠,乖巧可爱,在黄桷树下玩耍,见突然晕倒一个小哥哥,急忙叫来父亲救治。严小哥醒来后知道是父女俩救了自己,心中十分感激。

此后,严小哥每逢挑盐,路过山湾,总要到黄桷树下歇脚,翠翠也会陪他说会话,并为他准备一碗水去暑解渴。天长日久,两人渐生爱意,于是约定,让严小哥上门提亲。可到了日子,翠翠在黄桷树下痴等,严小哥像是从地球上消失了似的,再也没来过。

原来,翠翠家屋后住着王员外一家,王员外有个小儿子王习一,从小就喜欢翠翠,以为自己家里条件好,长大后定能把翠翠娶到手,但听盐担子要上门提亲,王习一诡计上心。

盐担子贩盐,要向官府上缴盐票税,盐票作为是否上税的唯一凭证需要随身携带,否则被税警挡查,不仅会丢掉老本,还有性命之忧。

王习一化装成叫花子,偷偷跟在严小哥后面,偷走他的盐票,并报告给税警。于是严小哥被官府抓了去,下了大狱,后被打发到长山盐矿服苦役。

可怜了翠翠,不明就里,她天天盼,日日等,流干了眼泪,哭瞎了眼睛,不久后生了场大病去世了。

翠翠死后,黄桷树下,她经常坐的地方,泪水滴过的草丛中,渐渐地浸润出一股泉水来。泉水顺着石头缝往下滴,滴在青石板上,凿出一个水凼,宛如碗形,终年盛满一碗泉水而不涸,就像当年她为严小哥备下的一碗清水。

此后,往来的盐担子们也常常在这黄桷树下歇息,从石凼里取水解渴,可无论怎么喝,那石凼的水都是满的。久而久之,村民就把这个山湾改叫“一碗水”。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秦勇 整理

(责编:袁菡苓、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