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拉动致富 破解“插花”难题

四川遂宁产业扶贫见闻②|“产联式”合作社激发各方活力 壮大集体经济 实现利益共享

王波

2021年02月09日12:14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大英县瓜蒌产联式合作社。遂宁市扶贫开发局供图

在如今的遂宁农村,种地逐渐成为体面的职业。

遂宁市大英县金竹村村民沈建华结束了在广东10多年的打工生活,回到村里,欣然加入“产联式”合作社。她说:“现在既学田间管理,又学加工和销售,感觉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农民。”

以前的土地流转,切断了土地产出与农民收入的直接联系——赚了,企业拿走大部分收益;亏了,企业撤走,剩下的“烂摊子”还得政府来收拾。“产联式”合作社模式的核心内容,是“资本联投、生产联营、经营联动、效益联赢、风险联控”“五联”利益联结机制,即:农户以土地和劳力参与,村集体和国有农业开发公司以产业发展基金投入,工商资本投入资金和技术,政府注入政策性资金,多方参与,形成合力,实现资本联投;通过村集体组织发动、农户定责生产、企业指导的方式,实现组织一体化、管理精细化、生产标准化,实现生产联营;发挥企业市场优势、村集体管理优势、农户劳动力优势以及政府资源整合优势,建立“政府围绕增收转、企业围绕市场转、农民围绕生产转”的市场化经营体系,实现经营联动;政府投入不分利,最大限度保障其收益最大化。再通过精深加工、品牌创建提升附加值,农民增收渠道由窄拓宽,村集体经济收入由虚向实,企业盈利由薄变厚,实现效益联赢;建立以最低保障为支撑的农民收入兜底机制、以企业和农民为主的收益分配机制,将各方权益牢牢捆在一起,实现利益共沾、风险共担,实现风险联控。

2016年以来,经过深入调研,大英县象山镇先后将瓜蒌、黄精、佛手、“五黑一绿”鸡等选定为全镇产联式合作社发展的主导产业。目前,全镇共成立10余个“产联式”合作社。

在招商引进过程中,象山通过围绕经济实力、经营能力、群众口碑等认真筛选,成功引进多家企业。为了保障产联式合作社资金使用安全,在镇政府主导下,采取设立资金“共管账户”方式,由工商企业、村集体等参与主体共同组成监督管理委员会,对产业投入资金、生产保证金、风险保障金进行全程规范管理。同时,合作社每半年召开一次成员大会,公示半年收支情况和发展状况,确保资金使用安全、有效。

产品质量决定产品价值,产品产量决定效益大小。在产联式合作社发展中,镇政府全程参与产业项目选址、布局,企业邀请技术人员、种植专家开展中药材技术标准培训,提升农户技术水平,确保产品质量符合市场标准。

通过合同契约的方式,让企业与农户建立起农产品产销关系,企业按保护价(订单)收购农副产品,农户按规定开展生产活动,确保农产品供给质量,消除农户后顾之忧。

根据产联式合作社的实际特点,镇政府组织工商企业、村集体、农户代表经过民主商议,按比例进行收益分配,三者间建立起密切的利益联结关系。产联式合作社每年盈利在提取10%公积金和25%产业发展基金后,剩余部分由工商企业、村集体、农户按比例分配。“产联式”合作社模式在象山镇运行的第二年,凤阳村、文龙村、施家坝村三村就共计实现集体收入10万元以上,入社农户户均增收4000元以上。

沱牌镇思润农机合作社农事服务超市。遂宁市扶贫开发局供图

“我们农机合作社把6名贫困户培养成农机操手,工钱每天300元,每月保底2400元。”在射洪市沱牌镇,青岗村村委会主任、思润农事服务超市连锁店负责人徐波介绍,除了培养农机操手外,每月还有40余名贫困户和村民在柑橘基地和合作社务工,有的最多一年能挣到5万余元。

开展农事服务,就得有组织、有平台、有设备。2015年8月,青岗村成立射洪青岗山种植专业合作社,村集体利用现有和购买的农机具等资产,与合作社合股建立农事服务超市连锁店,村集体委托合作社全权经营和管理。农户缴纳服务费,便可将承包地委托给超市“耕、种、收、管、购、销”,根据季节不同,还可跟超市签订定向服务协议。此外,缺劳户将承包地承包给超市耕种,超市反哺农户700元现金或540黄谷。农事服务超市通过“耕、种、收、管、购、销”等委托式、订单式、承包式服务,从而帮助农户实现降本增收。

为了让在家赋闲的贫困户有事可做、有钱可挣,合作社把有劳力的贫困人口纳入就业推荐名册,对外输出就业,仅村内柑桔核心示范区建设,常年可推荐就业120人,人均年收入可达3万元。同时,为了拓展业务,2017年,农事服务超市连锁店同等条件吸收本镇另外一个贫困村大舜村产业发展基金30万元入股,建成100吨冷藏库一座、大米加工设备一套,并注册了大米商标,自种水稻500亩,收成黄谷200吨,进行优质大米自产自销,实现农事服务超市产供销一条龙,真正把产品变商品,当年大舜村仅一季就纯受益3万元。2018年,农事服务超市连锁店通过竞标,签订合同服务面积3500亩,现已完成1000余亩的集中育秧,开垦农民撩荒地200余亩,农民撩荒地每年可实现增收150元每亩。

2014年,雷林一家被评定为贫困户,为改变贫困现状,于是年仅16岁的他踏上了外出打工的路。但打工的道路并不顺利,没文化没技术的他只能从事简单的体力劳动,有时一个月只能挣几百元钱。2018年,青岗村产业发展极度缺乏劳动力,在统计村里的贫困劳动力时,得知雷林的打工路并不顺利,徐波便劝说他回村,并将其招进新成立的农事服务超市。 “我在农事超市能干些啥?”“种地,用机器种地!”当雷林问徐波时,徐波这样回答。

在农事超市,年轻的雷林迅速摸清了每一种农机的操作要领,并开始学习更加先进的植保无人机操作。2019年,雷林成功考取无人机驾驶员证,开始使用无人机进行现代农业种植。 短短一年时间,雷林驾驶无人机在射洪各地“飞翔”。“现在依靠播种机、收割机和无人机,青岗村那点地已经远远不够我们种了,现在我们这样也算‘劳务输出’。”雷林说,现在飞一天无人机工资就有500元,开一天收割机也有300元,他特别满意。

2019年5月,青岗村股份经济合作联合社正式挂牌运营,意味着青岗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更进一步,推动村民成股东、集体资产变股权。据了解,2016年8月,青岗村启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2017年底,青岗村完成全村资产清核,将全村经营性资产、非经营性资产、资源性资产共计937.03万元资产以股权形式全部分配给每位村民。青岗村股份经济合作联合社为由村支两委领导、全体村民自治自营的市场经济主体,其内部构成成员、股权分配、发展方向都与传统合作社有较大区别,其管理和经营的集体资产包括经营性资产、非经营性资产和资源性资产。 围绕股份经济合作联合社发展,青岗村重点发展光伏发电站、农事服务超市、专业种植养殖合作社等内容,加大对农事服务超市资金投入力度,用于添置烘干机、建设职业技术培训室、机库等管理生产用房及设施设备。

近年来,沱牌镇青岗村在推进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过程中,始终把产业发展作为首要任务和支柱支撑,依托遂宁农业大环线和遂宁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在“产联式”合作社模式下,发展柑橘3464亩、山桐子953亩,套种蒲公英500亩、小麦400亩、大豆480亩、饲草1000余亩。

在产业的引领下,青岗村从2014年被确定为省级贫困村以来,村贫困人口从年人均纯收入不足3000元,实现了年人均纯收入1万元以上,全村125户贫困户、378人全部脱贫。

遂宁市探索创新建立资本联投、生产联营、经营联动、效益联赢、风险联控,政府、企业、村集体、农户四方联动的“产联式”合作社等多种产业扶贫模式,将各方利益联结一体,整合生产要素、激活生产力、规避风险,实现多方共赢、利益共享,真正使贫困户“动”了起来,有力促进散户型传统农业加快向抱团式、规模化现代农业转变。

(责编:高红霞、彭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