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汽劃子(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征文)

黃祥寬

2021年06月17日07: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我的家鄉有條瀨溪河,自東北而西南流入沱江,是長江的二級支流。

在鄉村公路不發達的年代,水路不僅是我們上親戚家拜年、去縣城逛街的便捷通道,還是縣辦煤礦煤炭外運的動脈。

那時候,一個有著黑黑外殼的汽劃子(汽船)拖著五六個載重量達數十噸的水泥駁船行駛在瀨溪河上,是兩岸百姓常見的一道風景。

剛開始,汽劃子是拉煤不拉人的。汽劃子和駁船上除了開機器的、把舵的外,很少有其他人,連搭“順風船”的人都非常少。后來,在裝煤的駁船后再拖一個空駁船,就算是載人的客船了。再后來,有了兩艘真正的汽劃子客船,個頭比較大,外表漆成白色或藍色,就像圖畫書上的輪船一樣,樣式很美。當時家裡經濟拮據,我隻有逢年過節才能坐一回汽劃子。到上世紀80年代,跨河公路大橋修通,汽車運輸以速度優勢代替了水路運輸,運煤的汽劃子停運了,運人的汽劃子卻被保留了下來,成為沿岸人們的代步工具。

10多年前,我帶女兒回老家,坐了一回汽劃子,在離老家有一公裡多的碼頭下船。回到家中,哥嫂告訴我們,其實用不著在碼頭下船的,可以告訴駕駛員把汽劃子停在家門口附近下船。要出門了,站在河邊,沖行駛在河中的汽劃子一招手,駕駛員就會把船開過來,穩穩地停在你的面前。城裡有“摩的”“面的”,家鄉的汽劃子就該叫“船的”了。到縣城的碼頭,我們看到有兩艘“船的”在這裡休息。我估算了一下,加上正在運行中的“船的”,至少應該有4艘“船的”在跑客運,怪不得乘客們打“船的”如此方便。

如今,當我再次回到家鄉,站在家門前看著清澈的河水,再也看不見那些一路“突突突”叫著往前奔駛的汽劃子。隨著鄉鄉通公路、村村通公路的實現,鄉村公交的開行,再加上摩托車、小汽車在農戶中普及,哪個還去坐船喲。

“船的”的興起,是社會發展的結果﹔“船的”的消失,也是社會進步的必然。家鄉村民的出行方式從走路、坐船到駕車,正如我們走在小康路上的步履,越來越穩健。

(作者為四川廣旺能源發展(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員工)

《 人民日報 》( 2021年06月17日 07 版)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