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全市電影院、KTV等暫停營業

2021年06月09日09:10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廣州全市電影院、KTV等暫停營業

6月7日晚,廣州市人民政府網站發布了廣州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關於加強部分重點場所疫情防控的通告(第18號)。通告稱,為堅決有效阻斷疫情傳播,現就加強部分重點場所疫情防控工作通告如下:首先,為避免人員聚集,即日起關停全市中高風險及封閉、封控管理區域的農貿市場。

其次,為配合重點場所人員排查,即日起全市餐飲場所、醫療機構等重點場所實行掃碼進場。相關場所未申請本場所專屬“通行健康碼”的,需於6月8日前向所在居(村)民委員會申報並張貼在場所入口顯眼處供掃碼使用,在未生成本場所專屬“通行健康碼”前要落實進場人員信息登記。沒有使用智能通訊設備的人員可由親屬或所在居(村)民委員會、物業服務企業等代為申報生成本人“健康碼”,並打印隨身攜帶,在進入相關場所時供掃碼查驗。

以上防控措施,依據疫情風險評估結果動態調整。該通告自發布之時起實施。

同一晚,廣州市文旅局官網也發布了關於進一步加強文化廣電旅游業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通知稱,根據廣州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關於進一步強化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第17號)》及上級文件要求,為精准實施文化廣電旅游業分級分類管控措施,現向各單位通知相關意見。

首先,嚴格公共文化旅游場所疫情防控。中高風險地區及實施封閉、封控管理區域內的各類公共文化旅游場所全部停業。全市其他區域各類公共文化旅游場所實施以下防控措施:密閉娛樂場所(電影院、劇院、歌舞娛樂場所(KTV)、上網服務場所等)暫停營業﹔旅游景區密閉室內部分暫停營業﹔公共文化場館(圖書館、博物館、文化館、美術館)及旅游景區室外部分限流50%, 實行預約、錯峰、測溫、掃(亮)碼、佩戴口罩等防控措施。

其次,旅行社帶頭不組團離穗、不出省旅游。

再次,嚴控聚集性活動。暫緩新批涉外、涉港澳台營業性演出活動(演職人員已在境內的除外),減少人員聚集。會議、培訓、活動盡量採取線上方式,盡量減少線下大型活動,確需舉辦的,要按照“誰舉辦、誰負責”原則,壓縮線下規模、控制人數,落實各項疫情防控措施。鼓勵通過雲看展、雲旅游、雲賞劇等多種線上方式,豐富文化廣電旅游產品供給。

通知最后稱,各單位從嚴從緊落實屬地疫情防控各項措施,筑牢疫情防控防線。

【版權聲明】本文著作權歸北京青年報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通報

廣州通報6例違反疫情防控相關管理規定案例

四類拒不配合防疫的行為被處罰

6月8日,廣東廣州新增確診病例10例,4例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至此,廣州本輪疫情累計報告感染者108例,其中確診病例98例,無症狀感染者10例。8日,廣州警方公布了6例警方查處的違反疫情防控相關管理規定的案例。

發布會上,廣州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新聞發言人楊炳升通報了警方查處的6個違反疫情防控相關管理規定的案例。

第一類是隱瞞旅居史、接觸史行為的案例:番禺區一確診病例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被刑拘。

第二類是散布謠言的2個案例:案例一,一市民通過微信公號發布“越秀礦泉瑤台片區2名染病人員帶病逃脫”的涉疫情虛假信息,因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被刑拘。

案例二,5月31日,一市民虛構事實、編造其出租屋室友被確診的信息發給其姐姐,因其5月25日在其姐姐家居住過,引起其姐姐所在轄區相關部門緊急採取防控措施。經查,涉事市民馮某室友並未感染新冠肺炎,其行為引起群眾恐慌,致使街道、公安和防疫部門出動大量人員、資源進行處理,目前馮某已被行政拘留。

第三類是不配合疫情檢測的案例:從化區某旅館一住客拒絕配合核酸檢測並手持鐵叉暴力攻擊執法民警,因涉嫌襲警被刑拘。

第四類是擅自離開封控區的2個案例:案例一, 5月31日,海龍街居民吉某到疫情防控執勤點,要求離開疫情防控區,現場民警多次勸阻和警告其不得沖卡,但吉某仍強行沖卡,毆打制止其沖卡的民警和輔警,造成民警和輔警受傷。目前,吉某因涉嫌襲警被刑拘。

案例二,6月7日上午,荔灣區公安分局中南派出所民警在巡邏中發現,轄內海南村有3名男子廣州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第15號通告中“嚴格居家,足不出戶,執行封閉管理”的規定。目前,梁某等3人已被公安機關予以治安處罰。

哪些行為會被依法處罰?

記者8日從廣州市司法局獲悉,廣州對拒不配合疫情防控的行為將依法給予處罰,處罰主要涉及妨害執行公務行為、散布謠言等擾亂公共秩序行為、危害公共安全行為、妨害傳染病防治行為。

一是對於妨害執行公務行為的處罰。對拒不執行人民政府在緊急狀態情況下依法發布的決定、命令的﹔對阻礙衛健部門、醫療機構工作人員為預防、控制傳染病疫情依法採取檢查、隔離治療等措施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五十條規定予以處罰﹔構成犯罪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規定,以妨害公務罪追究刑事責任。

二是對散布謠言等擾亂公共秩序行為的處罰。對散布有關疫情的謠言,謊報疫情,故意擾亂公共秩序的,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五條規定予以處罰。

三是對危害公共安全行為的處罰。疫情嚴重地區流入人員,故意隱瞞流入經過,或者與確診病例、疑似病例有過密切接觸,拒絕接受流行病學調查,過失造成傳染病傳播,情節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二款規定,按照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事責任。

四是對妨害傳染病防治行為的處罰。行為人拒絕執行衛生健康部門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引起甲類傳染病或者按甲類管理的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應配合隔離治療,拒絕配合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條規定,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追究刑事責任。

案例

一名確診病例因隱瞞病史被刑拘

祝某未如實告知近14天內旅居史 隱瞞曾與確診病例接觸的事實

6月8日,廣州警方通報了一起隱瞞旅居史、接觸史的案例,一男子的父母在其之前確診新冠肺炎,其本人就診時未如實告知醫生近14天內旅居史,隱瞞曾與確診病例接觸、到過疫情高發區的事實,后被確診新冠肺炎,目前因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已被刑拘。當事人祝某此前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曾表示,其父母核酸陽性結果出來后,他接到派出所通知並被告知居家不要外出,但等了兩天,他以為自己沒事了就恢復活動,並自己前往醫院,未向村裡報告。目前,他還在醫院隔離治療,還未完全退燒,但其所經營的飯店已停業,其愛人和店裡員工均在酒店隔離。

隱瞞旅居史及確診病例接觸史

據廣州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在6月8日廣州市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通報,5月25日下午,家住番禺區大石街北聯村的祝某前往荔灣區白鶴洞街某小區探望父母(其父母在30日被確定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祝某后因出現咳嗽、發熱症狀,先后於6月2日、4日前往醫院就診,但祝某未如實告知醫生近14天內的旅居史,隱瞞曾與確診病例接觸以及到過疫情高發區的事實,后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

至6月6日祝某被採取隔離措施前,其活動軌跡已涉及番禺區大石街轄內醫院、球場等公共場所,導致部分群眾成為密切接觸者、次密接觸者需要隔離觀察、居家隔離,引發新冠肺炎傳播嚴重危險。

祝某的行為未執行廣州市番禺區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指揮部第6號通告的防疫措施,未向當地村(居)委報到並接受大石鎮三人小組健康管理措施﹔6月2日和6月4日因咳嗽、發燒等症狀前往醫院治療時,未執行廣州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第9號通告的防疫措施,未如實填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流行病學史調查問卷》,未如實告知醫生近14天內的旅居史。目前,祝某因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

被告知居家不外出 本人未主動報告

根據廣州公布的確診病例信息顯示,祝某是一名55歲男子,家住番禺區大石街北聯村南大街,為近日一例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

祝某此前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是5月25日去看望住在荔灣區白鶴洞街的父母,5月30日夜裡,其父母、外甥被送醫,31日凌晨,他接到荔灣區派出所的電話,告知其父母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派出所的工作人員讓其居家不要外出。“我以為接下來應該還會有人聯系我通知隔離,但等了兩天都沒消息,我就自己去醫院,恢復正常生活,主要就在村裡活動,我也沒主動跟村裡報告。”

據祝某陳述,在5月27日,還沒接到派出所電話的時候,他開車去過海珠區一個球場打球。他接到派出所電話后,在店裡的房間待了兩天,又開始經營和興農庄,去過千裡香餛飩王吃夜宵,在薩莉亞餐廳、光頭佬大排檔吃過飯,到鄭嬌蘭水果店買過水果,在德景便利店、良惠什貨店買過日常生活用品,后來因為身體不舒服,也去過好易康大藥店買過藥,在番禺區第二人民醫院看過醫生。

涉事病例正在醫院隔離治療

祝某坦言,雖然他記得當時就醫時口頭說過自己父母確診新冠的事,但目前他也沒有証據証明自己確實說過。對於祝某的說法,番禺區委宣傳部工作人員表示 ,這只是當事人自己的說法,在其就醫時,醫院有通告提醒患者配合疫情防控並告知旅居史,醫生也當面問其近14日的行程情況,但他自己沒有說。此事以8日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的通報為准。

6月6日凌晨,湛江吳川發現一例確診病例,系廣州某汽貿公司的職工容某某,5月31日凌晨從廣州返回吳川,6月5日,核酸檢測結果疑似陽性,經復核后確診。祝某稱,容某某曾在5月27日、28日、29日連續三天到其店裡就餐,因容某某確診,6月5日,有工作人員上門為其做核酸檢測,當晚,他直接被送到醫院。6日凌晨3點,他被告知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隨后確診新冠肺炎,並被送至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隔離治療至今。

祝某說,目前其飯店已暫停營業,其愛人和店裡的十來名員工均在酒店隔離。“我們家目前就我父母、我外甥和我確診,我愛人和店裡員工目前情況正常。”祝某告訴北青報記者,在村裡組織打疫苗后,他和店裡的員工都報名了,但還沒打上。這幾天,他頻繁接到流調電話,他已向流調人員告知相關信息。“現在我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身體治好,燒還沒完全退,體溫有時還有點高,今天測了兩次體溫分別是38℃、37℃多,我在吃退燒藥,身體感覺又困又累,胃口也不太好。”

(北京青年報記者 戴幼卿)

(責編:羅昱、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