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一篇論文就發一筆獎金?

如何破解高校教師評價“老大難”

2021年06月04日09:29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如何破解高校教師評價“老大難”

  “不得將論文數、項目數、課題經費等科研量化指標與績效工資分配、獎勵挂鉤。”“依據實際貢獻合理確定人才薪酬,不得將人才稱號與物質利益簡單挂鉤。”去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對教師評價改革提出了要求。半年多來,成效如何?

  近日,全國政協舉行“進一步完善高校教師多元分類評價體系”提案辦理協商會,進一步凝聚共識,推動改革落地生效。

  今年全國兩會,民盟中央提交了《關於進一步完善高校教師多元分類評價體系的提案》。民盟中央啟真智庫專家委員會成員林成華介紹,2016年以來,清華大學等11所高校出台或更新了高校教師評價改革文件,進行了一些有益的探索。民盟中央在調研中發現,當前高校教師績效評價中仍存在一些不合理現象。

  這些問題包括:崗位分類評價制度缺乏統一標准,教師績效評價仍以“科研工分制”為主導。各高校以人才“帽子”、海外學歷等為導向的分類激勵機制設置差異較大,不同身份間的待遇過度差異化,“帽子”競爭激烈。大多數高校對教師實行2-4年的短周期科研績效考核制度,部分高校甚至一年一次,頻繁考評加劇了浮躁氛圍。

  據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副主任支樹平介紹,這件提案被定為全國政協今年76件重點提案之一。教師評價事關教育大局,是多年“老大難”問題,政協委員連年建言。如何制定評價標准,如何改革評價方式,如何避免破而不立或改革走樣,需要教育系統的智慧、魄力、勇氣,也需要社會各界的關注和支持。

  “我們認為這個提案分量非常重。”在提案辦理協商會上,承辦單位代表、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副司長黃偉說,提案質量很高,符合目前高校教師隊伍建設的基本狀況,提出的建議也很有針對性。教育部將認真研究,與政協委員共同推動。有些問題還“沒有現成的答案”,需要繼續探索。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民族大學黨委書記張京澤指出,當初為鼓勵教師上課,發放課時費﹔為提高科研能力,發放論文獎勵。如今,發表一篇論文,可以獎勵數萬元﹔得了人才稱號,有相應薪酬標准﹔獲得重大課題,又有相應獎勵。“利益越滾越集中,有時候形成了利益的固化。”他說,大學的評價有點“企業化”傾向,成了“計件工資”。企業有企業的精神,大學應有大學的精神。

  曾在教育部任職的全國政協委員管培俊回憶,多年前,在教師評價中引入量化考核是一項改革,相對於當年的“鐵飯碗”是一種進步。但量化不能絕對化、簡單化。論文是成果的一個體現,不能以論文數量論英雄。一些地方院校已經不管論文內容、質量、水平,不管有沒有創新,以“指標”為第一位了。“一篇論文多少錢——不看論文質量、不看裡面有沒有創新貢獻,就獎勵多少錢,這是飲鴆止渴。”管培俊說。

  全國政協委員、同濟大學副校長顧祥林感慨,現在人才“帽子”太多,而且與利益挂鉤,“小帽子”是拿到“大帽子”的基礎。“唯帽子”的問題依然存在。

  在一份提案中,顧祥林建議規范各類人才稱號、人才支持計劃和科技獎項,避免各級重復設獎,僅保留少量國家和省部級獎項,改變個人和單位“包裝報獎”的現狀。

  全國政協委員、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胡剛也曾提案建議,重點考察科研成果本身的價值和具體貢獻,而不是簡單關注科研成果的外在形式,克服片面重視成果發表的期刊級別、獲得獎項、獲批課題等不良傾向。

  “對高校教師進行多元評價,首先是對高校要有多元評價。”顧祥林委員說。

  張京澤委員認為:“建立完善教師能進能出、能上能下的機制,是教師評價管理的核心和關鍵。”

  民盟中央在提案中建議,由教育部組織制定一份高校教師分類評價標准。對此,也有政協委員提出了不同意見。

  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副司長黃偉對此坦言,教師評價應是大學辦學自主權的內容。而且即使同一個專業,專業課、公共課教師評價的差異也很大,教育部來統一制定教師分類評價標准,存在困難。

  管培俊委員建議,按照“放管服”的要求放權,先鼓勵一些高校在這方面進行改革試點,以點帶面,有了示范之后,各高校再根據本校情況,形成豐富的評價體系。“現在再回到過去,教育部搞一套指標體系,不是辦法。”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國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