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師初體驗:做到“職業”不容易

2021年05月26日08:23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家庭教師初體驗:做到“職業”不容易

每天工作4小時,有專車接送,月薪2萬,有五險一金,這樣的工作你心動嗎?但實際上,這份工作的內容是陪著孩子學習、玩耍,每天接觸的對象則是老人、雇主、小孩。

這份看起來像“保姆”一樣的職業,是在國外影視作品中經常出現而在國內新興的小眾職業——全職家庭教師。

從海外名牌大學畢業回國后,楊星月便成為了這樣的一名家庭教師,真正做下來,一切卻並沒有表面那麼光鮮、簡單。為孩子制定科學的學習計劃、出游計劃、閑暇時不斷為自己充電、4小時持續高強度的關注,都讓楊星月體會到,這份職業的不輕鬆。

隨后,她開始用“楊千話”這個ID在b站發布視頻,向網友們講述這份職業背后的故事。

入行體驗 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楊星月是一個地道的川妹子,高考失利后進入四川的一所二本院校,學的專業是師范類英語教育。但她心中一直有個名校夢,不服輸的她在大學瘋狂磨煉自己,最后如願以償地拿到了愛丁堡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楊星月研究生所學專業為TESOL(Teaching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即對外英語教學),主要是教授那些母語為非英語的人來學習英語。

2020年7月,楊星月回國,當時和她一起隔離觀察的還有研究生的同學,“我原本是想回國教大學生英語的,但我同學在機緣巧合下收到老板(現雇主)給她發送的高端家庭教師邀請。她看完之后覺得這要求簡直是為我量身打造,就慫恿我去‘沖一下’”。就是在這樣的機緣巧合下,經過老板、人事、小孩的三關面試,楊星月成為了一名全職的家庭教師。工作時間是16時至20時,主要是等小孩子下課后去接他們,然后一起回家、吃飯、上課、玩耍。周三、周五休息,周末則要全天陪伴孩子。

雖然聽起來像是一份陪人吃喝玩樂的簡單事,但楊星月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實際上並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沒開始工作之前我是非常有熱情的,但是接觸后就有點受挫,因為它真的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尤其是4個小時不間斷高強度關注小孩,需要從中觀察孩子的興趣點,然后評估,還要注意小孩的安全,這期間是處於一個隨時待命的狀態。”

楊星月說道,剛開始那段時間,4個小時后她回家整個人都是廢掉的。再加上周末是全天陪小孩子,上完周末兩天班,她整個人感覺元氣大傷,“是真的不容易,而且這個工作最難的點在於它沒有很清晰的上下班節點,工作和休息的時間點是模糊的”。

工作之初 在試錯中發現孩子的特點

楊星月隻服務於一個家庭,負責兩個四五歲的小孩子,“老板希望孩子能快樂健康地成長。不需要這個小孩成績有多好,或者什麼事都要精通,但是他要有一技之長。因為有了自己擅長的東西,小孩就會很自信”。

隨著孩子的不斷成長,楊星月也需要不斷制定、改進自己工作的計劃表。“剛開始我也不知道小孩子在哪些方面更有創造力,所以會先根據家長的描述定一個大概的方向,然后把重點放在日常的陪伴觀察上。”她會讓小孩嘗試很多不同的活動,比如唱歌、畫畫、輪滑等,在各種各樣的嘗試活動中,觀察他們、引導他們,最后評估他們是否對於這些項目有興趣。

“這個過程很長,需要不斷地去試錯,然后再調整,最后總結小孩的狀態。這個試錯成本我會對自己定一個時間段,因為你不能說小孩對這個事不感興趣,你還讓他一直做下去。”慢慢的,楊星月發現老板家的大孩子對畫畫特別感興趣,他對於色彩的感知以及搭配都敏銳很多。小孩子在語言和運動方面則更有天賦,對於英語的感知、發音等特別標准,且非常善於模仿。

日常總結 除了寫周報也要寫日報

楊星月給孩子們制定的計劃表,內容涉及生活習慣、社會適應能力、語言啟蒙等各方面。在家裡,楊星月會讓孩子們頭頂東西走路,通過一些很細小的事情來訓練他們。她還會帶他們參加世界上最先進的科技展,比如VR,去了解最前沿的科技產品。但最多的,還是帶孩子去親近大自然去戶外玩耍,去沙坑、去爬高低架,在玩的過程中學會控制自己身體的平衡、力量、協調等等。

愛玩是小孩的天性,楊星月也遇到過孩子抵觸學習的情況,“一般情況我覺得小孩子抵觸學習大部分原因,是學習的難度不適合他們,那你就需要調整學習的難度,用游戲的方式讓他們再次進入學習的狀態。”

由於兩個小孩子性格比較內化,不太表達自己的情感,這讓楊星月覺得很無力。“每次我休假回去問他們想不想我呀,他們就會說不想,為什麼要想你呀。”但孩子們一邊說著不想楊星月,一邊又會在每次楊星月到家之后,興沖沖地跑過來抱她,一直黏著她。

楊星月笑著說,隨著時間越來越長,這份職業帶給她的也已經不單純是經濟收入,更多的是情感的牽絆。

職業沒有高低貴賤,楊星月覺得上班和在公司上班沒什麼太大的區別,除了要寫周報、月報外,她還要求自己寫日報,把和小孩子之間有趣的事記錄下來。她還會將周報劃分幾個板塊:近期的進度、評估小孩的現狀、出現問題的原因等,固定成一個模板,這也是她以后想要讓全職家庭教師規范化的一個方向。

(北京青年報記者 葉婉 實習生 楊玲)

(責編:羅昱、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