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部與整體(看·世界遺產)

——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串聯全新景觀

本報記者 齊 欣 文/圖

2021年05月17日09: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如同在各地看到的一樣,平望古鎮開始凸顯大運河文化品牌。鎮上的各個角落,都可以看到全新發布的運河品牌標識。

  圖片拍攝於2017年10月。大運河文化遺產的江南運河段,在錢塘江邊設立了最南端的“三角碑”。

  圖片拍攝於2018年9月。這是江南運河設立在常州艤舟亭附近的“三角碑”。目前,大運河遺產小道已經為研學體驗完成了兩個標識節點間的體驗勘探。

  滸墅關鎮位於蘇州市虎丘區,南抵楓橋,大運河遺產區段可接上塘河進入城區,北經望亭進入無錫。因為大運河提供了便捷運輸,於是在經濟較為發達的地區,運河兩岸大多成為工廠和碼頭。
  隨著大運河城區段文化景觀帶逐步成型,郊野和工廠區段也開始發生變化。滸墅關的騎行道路已經修至蘇鋼大橋下。

  是時候再去走一次大運河了。

  隨著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保護規劃即將發布,涉及8省市的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也進入到了一個值得關注的節點。在南北跨越10個緯度的大地上,不僅出現了更多的運河景觀﹔而且各個地區先行一步的實踐,為文化遺產價值的整體闡釋方法,提供了經驗。

  

  更多類型遺存凸顯

  2021年的春天似乎放慢了腳步。隔河看柳之時,我去了天津南運河邊﹔清明時節抵達江浙交界,去看還不為人熟識卻又“運”意萌動的河邊古鎮。四月回到京城,春花似乎還在與沙塵糾纏,尚未到奔放盡興的那一刻。

  關注大運河的人對季節的變化尤為敏感。至少在公元十五至十九世紀中葉,來自江南地區的船隊此時已准備向淮安集結,待到北方雨水充盈,就會跨過黃河,進入每年忙碌的漕運季。

  天津是南運河與北運河的漕運節點,南北相加的遺產區有71公裡。去看北運河要走國道G103,去看南運河要走G104,唯獨中間部分我很少進入。我在那裡度過一段少年時光,位置就介於南頭窯向西至楊庄子一線。懷著非常復雜的心情回到故鄉,我既願看到繁華又想它保持原樣——而看到的一切,相當接近於內心的企望。

  故鄉已經大變。在當地居民的引領下,隻有先找到文物地標呂祖堂,才能辨識過往。予我啟蒙的佟樓小學已不復存在。但彎彎曲曲的河依然在流淌,兩側多了以運河命名的道路、綠化帶和醒目庄重的文物標識。這種凸顯的運河景觀,令我有了反復與人訴說的驚訝:小時候每天跨過的河道,就是世界遺產!我生長居住的地方,原來離大運河那麼近!

  在天津的感受過程,幫助了我更准確理解遺產地居民的心境與願望,也有助於人們去體驗文化遺產價值的第“VI”項標准:大運河為何也能被稱作“母親河”?這種綿延3000公裡的共同情感,也帶來對正在建設中的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的暢想:會收門票嗎?顯然不會,因為到處都是活態的公共空間﹔那公園需要圍欄隔斷嗎?公園的大門應該設在哪個位置?嘿!這些倒頗能考驗建設者的智慧。

  河邊的一個現象也引起我的注意。1898年,芥園水廠在這裡建成並從運河取水。近年來人們拆掉了濾水池,將100年前的池壁留下一段放在河邊,作為特殊的歷史展示。那蓄水池所用的紅磚都取自南運河河泥,燒制得堅固異常。池壁厚達一米。破拆時用電鑽一刀一刀割開。成百的切面細膩平滑,使人有了欣賞雕刻作品般的藝術感受和對工程的贊嘆。水廠建筑及其局部並不屬於大運河文化遺產范疇,但文化公園大大擴充了范圍,為漕運結束后仍與“運”相關的工業遺產、20世紀建筑遺產甚至農業和水利遺產留出了空間。

  沿線村鎮叫響“運河”品牌

  離開天津,我掉頭向南。

  高鐵動車與津浦鐵路舊線、高速公路、國道G104線伴隨在大運河兩側,在華北平原上如瀑布般向南展開。想象著漕運的景象,我一路都在記錄春天北上的消息。獨流減河與馬廠減河間樹木還未完全吐綠,局部返青的田壟在黃褐的大地上非常顯眼。待到吳橋、德州一線,綠色明顯增多。雨季不算真正到來,匯入河中的溪流還不飽滿﹔但是河畔活躍著春天的氣息,甚至夕陽西下時分的田野,也因退淨冬日的單調枯燥,蘊含豐收的憧憬,讓人的心境平添愉悅輕快。

  跨過黃河,大地已被綠色覆蓋。

  我的舉動引起了人們的好奇和模仿。車廂內眺望窗外或舉手拍照的人很多,但可能隻有我是在記錄田野中黃綠比例和變化——不了解北方對於大地滋潤的祈盼,就難以理解南方為何今天可以處處看到“運”的景觀﹔更難以心生親近。於是,有意識地選擇相隔遙遠、各具特點的南北“公園”,互為起點和終點,共同闡釋大運河的某一特定價值,就成了一項饒有興趣的實驗。

  進入2021年,受新冠肺炎疫情阻滯的大運河文化帶、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實踐熱情一下子在各地迸發出來。清明,我抵達蘇浙交界,避開了大的城市,在細雨中看了相城的望亭、虎丘的滸墅關、吳江的平望、秀洲的王江涇、桐鄉的崇福和海寧的長安。無論從歷史人文或經濟發展的視角,它們都是當之無愧的“珍珠”﹔但以大運河為主題時,它們又在文化知名度上算是尚未出道的“新秀”。望亭位於蘇州北端,是大運河距離太湖最近的所在,與無錫區界近在咫尺。可誰會因為大運河去看偏居一隅的望亭呢?這可能是我這次行走的一個特點:我想看看這些原本深藏的、尤其位於行政區“邊邊上”的村鎮怎樣進入國家文化公園。

  從蘇州寶帶橋遺產點開始向南進發,無論步行、騎行或者駕車,最好選擇國道G524線。經吳江至平望的線路幾乎緊貼著運河西側,恰如G104跨過錢塘江進入紹興的那一番景象。河上船來船往。對岸依然是連綿不絕的工廠、碼頭和倉庫。進入吳江后人們會不由自主地停下,去看看珍貴的纖道。蒙蒙細雨中,寶帶橋公園在建、吳江纖道公園在建﹔G524穿過318國道后進入平望古鎮,那裡同樣在建而且變化大得令人驚訝。

  平望歷史悠久,身處江浙交界,周邊河網交織。新中國成立前,鎮上交通工具就是船和為數不多的自行車。我在鎮上吃午飯,身邊來來往往的看起來基本上都是本地人,訪客極少。這樣的好處,是可以安靜地品味地道的小吃。平望橫港路在當地很平常卻值得駐足觀察,街上聚集了許多人們心目中的“本地”與“活態”:品鮮老飯店的廚師和忙碌的阿姨頭發都已花白。平望刻章店旁則是開了40年的小妹糕團店,門外如同鮮花鋪子一般擺滿了各式、各種顏色的糕團。人們路過時支好車,隨手就能選上一二。我一停下來,總會找機會和當地人聊聊,扯到大運河上看大家怎麼說。店家大嗓門地將平望和糕團敘說了個遍,對自己的文化顯露著深深的感情和信任,我一下子找到了在天津南運河邊的那種感覺。

  平望是我多次來到的地方。今日的繁華與幾年來觀察到的印象大為不同。國家文化公園的影響有多深?大運河文化已被有意識地嵌入風貌的方方面面——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成后,我就去算一下大運河沿岸有多少“運河路”“運河橋”和“運河苑”﹔然后再與同屬遺產地的“長城”、“大熊貓”品牌做個比對——在平望的橫港路上,你會發現即便在路邊分類清潔箱上,也出現了統一發布的“通運江南 緣來平望”平望品牌標識。原來隻有鶯脰湖邊可以看到明顯的運河文化蹤跡,現在則沿著古運碑廊健身步道延伸到了古鎮內部的街巷,形成了全新的運河街區。

  中國大運河開始申遺之后的15年間,人們多將注意力集中於著名的運河城市或大型遺產點﹔而這一輪公園景觀建設,則向河邊眾多小城小鎮擴展而且成組連片出現。沿線村鎮多已開始將“運河”增加為核心品牌,資源保護向資源應用轉化明顯。繼續向南,這種變化與特點就反復出現。

  尋找“三角碑”

  沿著王黎公路到達王江涇長虹橋邊,就意味著進入了浙江。從這裡向南過落帆亭、穿過嘉興環城河,作為文化遺產線路的大運河以崇福為中心分作兩路:杭州塘西至塘棲﹔崇長港向南到達長安鎮,開始連接進入杭州的上塘河。

  隻要有機會,我就會拐進王江涇看一眼心愛的長虹橋,甚至在它周邊住上一晚。因為是大運河重要遺產點,長虹橋國家文化公園區域事實上早已成型,只是現在又新疊加了“浙江嘉興運河灣濕地公園”。

  “330400-A009”號大運河文化遺產區界樁位於長虹橋西側。與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標識、嘉興綠道和規劃中的“大運河遺產小道”南下線路相鄰。三角形的遺產區界樁是大運河整體價值的最直觀體現。於是追尋一個個“三角碑”,既是大運河遺產小道的基本方法,也可成為未來國家文化公園中的一項重要體驗內容。

  今日的大運河主航道在石門和崇福有兩次頗具難度的大拐彎。這種人工痕跡在地圖上看就非常顯眼。有位學者曾向我描述了這一帶獨有的現象:隻在同一側河岸,有眾多帶有“筧橋”的地名。“筧”是一種引水工程。河道同一側有這麼多的“筧橋”,其實是纖道留下的痕跡。但是這些景觀都不容易看到,兩岸不是城鎮或工廠區,而是典型的大運河郊野段。這導致非常難於抵達河邊,更別說想開辟沿河堤的體驗道路了。

  我在尋找崇福運河大拐彎的時候遇到了熱心人。由於附近的打鳥橋正在改建,地圖和直覺都亂了套。我沿著城中河顛簸環繞,最后被堵在了砂石堆前。一位路人停下車來,聽聞專程來看大運河,立即非常熱情地指路。在大運河沿岸,到處都能遇到我在天津南運河邊、平望和崇福的熱心人。后來他竟拿起電話告知前方,讓人帶我到達別人見不到的“准確位置”——還真的實現了!抵達大拐彎要進入繁忙的貨場碼頭,名為“桐鄉市崇福沈建忠砂石場”。站在岸邊環視,千噸級的貨船從不同方向接踵而至。波濤在轟鳴的馬達聲中拍向岸邊。在航速、水流、河道、碼頭和交通交織約束下,每條船都在拼盡全力交錯而行。這種繁忙早晚會導致“公園”延伸到岸邊。上世紀70年代,大運河改道繞行鎮北,城中段便閑置下來,逐步開發成景觀河道。與我看到的其它古鎮一樣,崇福也在為大運河品牌做准備。沿春風橋向南就可進入崇福橫街。4月初,橫街正在大規模維修改造。走在寂靜的街區還可以聽見隔街菜市的叫賣。夕陽下的菜市場是最熱鬧的時段,菜販的一個個提籃排列開來,這種煙火氣在大城市中很難見到。崇福還保留了傳統市集的市井風貌。這種平和、安靜,其實也是“公園”中極為重要的構成要素。

  需要將“珍珠”串連起來

  海寧的長安鎮已經遠遠偏離了繁忙的大運河,但它又是令人心生敬意的大運河遺產地。人們以前可能忽視了崇福、崇長港、長安、上塘河的珍貴。真實性特好,歷史故事又激蕩人心。2017年秋末,我從長安鎮的長安下閘“三角碑”開始,用了兩個半天的時間,騎行上塘河,經杭州市內的中河過鳳山水城門及龍山河到達錢塘江邊的“三角碑”。從那時至今,大運河遺產小道體驗線路完成了錢塘江與常州間的規劃勘探。

  與2017年騎行線路不同,這次我選擇自崇福沿崇長港進入長安。這兩段線路相連,即為公元1276年元軍進攻臨安路線。元將伯顏從嘉興“至崇德”、沿著崇長港“次長安鎮”並屯兵臨安東北皋亭山。今日上塘河衣錦橋邊,能看到臨危受命的文天祥塑像與大運河“三角碑”、上塘河健身步道裡程標識相伴而立的場面。崇長港還在通航,沿線鄉鎮的開發熱火朝天,彎彎曲曲的村道被拓寬十數倍,兩旁工地上,自豪地宣示著自己的區位:“京杭大運河、320國道橫貫,滬杭高速穿越”。

  望亭、平望、王江涇、崇福和長安……這些歷史悠久的古鎮都在跑步進入大運河文化帶、大運河文化公園的隊列。“大運河”這三字不僅凸顯文化要素,也在改變和重塑古鎮風貌,形成了新的景觀。

  那下一步的關鍵步驟在哪裡?需要將一個個“珍珠”串連起來。

  從蘇州楓橋向北,經滸墅關、望亭進入無錫的兩岸一直是體驗者關注的重點。因為從地圖上看,兩岸全是繁忙的工廠碼頭,幾乎無法安置可供穿行的體驗線路。

  但這一次,蘇州帶來了驚喜。

  現在從滸墅關水城路北上,河道東岸已經開發為高質量的騎行線路,甚至可以滿足公路自行車快速長途騎行。線路已經抵達蘇鋼大橋,逐步向望亭延伸。如果從“公園”的角度來看這條線路的意義,則要遠遠超過蘇州同時新建的所有景觀——它提供了一個令人激動的可能性:運河兩岸最難以規劃的工業區段被納入整體文化線路之中。

  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這樣的國家文化公園,天生就具有長距離體驗的基因,所以在線性體驗中建立展館、形成線路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結果。這就可以回答暢想大運河文化公園未來時提出的那個問題:各地公園的大門應該設在哪個位置?至少應該沿著河的上游和下游方向,有預設穿行的通過口,不要用行政區劃、公園區界甚至過多的圍欄割裂了大運河的整體性和連續性。

  它是在人類歷史上獨一無二的偉大景觀。

  

  鏈 接

  天津投資52億元建楊柳青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

  天津市人民政府於4月15日宣布,楊柳青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已經天津市委、市政府專題會議審議通過,總投資52億元人民幣。

  楊柳青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位於古鎮楊柳青,規劃佔地面積2800余畝,分為歷史名鎮、元寶島、文化學鎮等3個板塊。

(責編:李強強、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