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史故事會】“三線精神”在攀枝花代代相傳

【查看原圖】

20世紀60年代,為滿足備戰需要,改變我國經濟發展戰略布局,國家啟動“三線建設”,在中西部地區的13個省、自治區進行了一場大規模的國防、科技、工業和交通基礎設施建設。

朱鳳才(85歲)(曾任原攀鋼設計院黨委書記)

組織部長就找我談話,說根據工作需要,把你調到四川的西南鋼鐵研究院當團委書記。

1965年的一天,時任鞍鋼化工總廠團委書記的朱鳳才接到組織通知,派他到四川攀枝花參加三線建設。而當時朱鳳才的妻子身患重病,兩個孩子一個三歲半,一個一歲半。作為一名黨員,29歲的朱鳳才義無反顧接受了組織的安排。

朱鳳才(85歲)(曾任原攀鋼設計院黨委書記)

問我有什麼困難,我一想沒有困難,服從組織分配。

來自全國各地像朱鳳才一樣的數十萬建設大軍奔向了四川攀枝花。

原攀枝花市礦務局退休職工 孫連君(90歲)

我是個黨員,服從組織分配、服從領導。坐火車到昆明,然后礦務局去了一個大客車,到昆明接我們到這裡來的。我們一路上走了大概10多天。

當時的攀枝花還是一片不毛之地,條件十分艱苦。

攀枝花電杆廠退休職工 雷永(76歲)

我們是6號電力招的,招了800多人。(當時)“三個石頭架一口鍋,架在山窩窩”。我們沒有電,點的是蠟燭﹔我們沒房子,住的是帳篷,睡的是行軍床﹔我們沒有水喝,到金沙江去端。

孫連君(90歲)

那真是頭頂青天,腳踏荒地。

朱鳳才(85歲)(曾任原攀鋼設計院黨委書記)

但是那個時候每天工作就是工作,拼命的工作。

1969年3月,周恩來代表黨中央發布戰斗號令,要求攀枝花在1970年7月1日前出鐵。“七一出鐵”的號令,迅速傳遍整個礦區。但此時的攀鋼卻陷入鐵礦不足、配套設施不齊全的窘境。為了實現攀鋼早日出鐵,交通大動脈成昆鐵路以及配套的電杆廠、煤礦等建設項目的工地上,數十萬建設大軍夜以繼日加班加點。

原鐵道兵戰士 鐘興乾

我們從成都修到米易的埡口接的軌。

攀枝花電杆廠退休職工 雷永(76歲)

我們長年累月住在海拔3000米的高地上。挖鐵塔坑、搬鐵塔、抬電線杆,電線杆三四噸,往山上抬,豎起來十八米高。我們就是這樣干。

朱鳳才(85歲)(曾任原攀鋼設計院黨委書記)

1970年7月1號,正式出鐵。生產上難題很多,我們科研人員就常到煉鐵廠、煉鋼廠,和他們一起攻克,最后把釩鈦磁鐵礦冶煉難關解決了。我們把鐵礦送到蘇聯,蘇聯說這個礦不能生產,我們就把這個解決了,能生產,在普通高爐上冶煉釩鈦磁鐵礦。

1970年,攀鋼煉鐵廠1號高爐順利投產。此后,攀鋼在生產實踐中不斷完善和發展冶煉技術,解決了“泡沫渣”、粘罐等技術難題,創造出一整套用普通高爐冶煉高鈦型釩鈦磁鐵礦技術,成為我國煉鐵技術獨立發展的重要標志。然而,出鐵只是三線建設的開始,接下來,如何擴大產量,提高產能,三線建設者們面臨著更加艱巨的任務。他們像磐石一樣堅守崗位,奉獻熱血,甚至還將自己的兒女也留在了這裡。

攀枝花市公安局西區分局玉泉派出所退休民警 屈海燕(61歲)

我的父親是1965年第一批來的攀枝花,我家是1973年從北方遷過來的,因為我爸說這個地方如何如何好,吃大米白面。

1973年,13歲的屈海燕在母親的帶領下,和兩個弟弟來到了攀枝花,和父親一起生活,並在攀枝花讀書。中專畢業后,屈海燕進入了公安系統工作,並與一名刑警結了婚。從此,她成為了第二代三線建設者。不幸的是,她的丈夫在一次執行任務時犧牲了。

丈夫犧牲后,屈海燕獨自一個人將女兒王晶撫養成人,后來女兒也成為了一名警察。

攀枝花市公安局西區分局河門口派出所民警 王晶

就是這種點點滴滴的事感染著我,不管是我父親還是我母親,都是隨時在加班。我父親更忙,我父親是刑警大隊的。我6歲父親就去世了,所以我對父親印象不是很深,就是(他)總是不在家,包括我生病的時候。

從小聽三線建設故事長大的王晶,在父母的熏陶下,也愛上了攀枝花這座城市,並深深喜歡上了自己的工作。

攀枝花市公安局西區分局河門口派出所民警 王晶

有一個群眾,他打電話(說)想自殺,想找個人說說話,我說可以,我可以陪你說話、可以和你聊天,你有什麼苦悶都跟我說。這個男的后來還專門打了我們110,他說先感謝一下我,我們領導就說她沒上班,不用了,這都是我們該做的。這件事對我觸動特別大。我終於理解了我父母為什麼對這份工作這麼執著。我說我也想當一名民警。

1976年,18歲的孫艷玲跟隨參加三線建設的父親來到了攀枝花。

攀枝花市公安局西區分局陶家渡派出所退休民警 孫艷玲

沒有房子,都是住席棚子。我們那個時候下鄉也是,外面下大雨屋裡面下小雨,房頂風一吹全是灰。地上老鼠到處跑,到床上縮著,不敢動,害怕呀!那個時候小,18歲,又沒離開過家,那個時候真的是很苦,反正也是熬過來的。

和屈海燕一樣,孫艷玲也留在攀枝花當了一名警察。在攀枝花工作的這些年,孫艷玲同樣經歷了很多困苦。

攀枝花市公安局西區分局陶家渡派出所退休民警 孫艷玲

白天晚上,隻要有現場我就跟著走,那個時候孫輝小,才3、4歲,一個人在家。現在說起來,那個年代挺難的。孩子哭啊,一聽到警車來了,在樓下,摟著我,“媽媽你別走啊,我害怕”。我說“不怕,(好好呆)在家,媽媽一會兒就回來”。

攀枝花市公安局西區分局河門口派出所輔警 孫輝

有一年(大年)三十,晚上回來以后就把年夜飯做了,就放在那兒,讓我一個人在家裡面吃。吃了以后我就問他,大概幾點鐘能回來。她說“媽媽一會兒就回來了”,我說“好吧”。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醒了,她才回來。那個時候小,最多的是覺得自己特別的孤單,而且特別不理解她。

如今,孫輝已經熟練掌握了派出所各項工作技能,成為了河口派出所輔警骨干。

攀枝花市公安局西區分局河門口派出所輔警 孫輝

我媽也一直在跟我說,不管做什麼工作,特別是在派出所,一定要認真踏實干好現在的本職工作。所以說自從我參加了工作以后,不管是在派出所做任何一個崗位,都是在認認真真踏踏實實在做,沒有干過別的一些什麼,一直都是受她那裡影響過來的。

攀枝花市公安局西區分局河口派出所教導員 鐘華

像我們這個派出所,像我們這個年齡的,大部分都是父輩參加攀枝花建設的,有的是在煤礦工作,有的是在交通系統工作,有的是在政法系統工作,父輩在這裡還是多。

因為我們那個時候很受影響,當時父輩宣傳的口號就是“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要扎根攀枝花、扎根三線,小時候就接觸,受的教育也是那樣,潛移默化的在我們心目中也是那種。當時也沒有想過離開攀枝花,就是想到把我們三線建設更好,把我們攀枝花建設得更好,是這麼想的。

“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三線建設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已成為不可磨滅的歷史記憶。

攀枝花市副市長、公安局長 季雷

攀枝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老一輩建設者們,為了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從祖國各地奔赴攀枝花,歷練出了艱苦創業、無私奉獻、團結協作、勇於創新的三線精神。

在黨史學習教育中,作為新時代的攀枝花公安人,我們要從黨史、人民公安史、三線建設史中,汲取豐富的滋養和智慧力量,不斷提高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持續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我們要大力弘揚三線精神,緊扣“一三六三”工作思路,扎實開展護旗行動,深入推進隊伍教育整頓,奮力開創新時代攀枝花公安工作高質量發展新局面。

當年,數十萬建設大軍在一片不毛之地上建起了攀鋼,建起了攀枝花這座“百裡鋼城”,推動了四川邊遠地區經濟社會的發展,形成了一個現代工業城市。而今,三線建設者的后代們依然奮斗在攀枝花建設一線,傳承弘揚“三線精神”。 (李平、王洪江)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2021年05月18日09:29
分享到: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