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基因代代相傳 念黨恩的窮山村已成小康村

2021年05月14日09:42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丹巴美景。李永安攝
丹巴美景。李永安攝 

85年前,紅軍在四川省甘孜州丹巴縣駐留了一年多,1000余名當地藏族群眾參加建立了第一支以少數民族命名的成建制部隊——藏民獨立師。丹巴兒女捐糧捐物支援紅軍,師長麻孜·阿布(馬駿)便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走進丹巴甲居藏寨,幢幢嘉絨藏族民居錯落有致地點綴在山水間,石木結構的藏民獨立師師部舊址映入眼帘。木質門窗印刻著歲月的留痕,仿佛依稀可見丹巴藏民獨立師師長麻孜·阿布的身影。

85年過去,美人谷丹巴的鄉村旅游如火如荼,嘉絨兒女大踏步走在幸福小康的大道上。

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

“今天,我就來給大家講講馬駿師長的故事。”5月8日,甲居鎮甲居一村村支部書記桂花向聚集在身邊的全村黨員說。

1935年6月,紅軍駐防丹巴。為支援紅軍,麻孜·阿布(馬駿)和他的父親帶頭為紅軍捐獻糧食。之后,在黨的領導和紅軍的幫助下,丹巴藏民獨立師建立。這支正規建制的藏族紅軍武裝隊伍,在配合紅軍主力作戰、維護地方治安、保衛紅色政權、宣傳黨的政策、幫助紅軍籌備軍需給養等方面都發揮了重要作用。

“師部就在我們甲居鎮,我們村處處流淌著紅色基因。麻孜·阿布(馬駿)師長一心跟黨走,堅定理想信念,獻出了寶貴生命。長征精神已經融入甲居的每一個角落。”桂花說,作為一名黨員,應該了解和熟悉這段歷史,更要繼承和弘揚長征精神,在黨的領導下,推進鄉村振興,早日實現全體村民的小康夢。

從貧困者到扶貧者

上個世紀80年代,甲居還是一個無人知曉、封閉荒涼的小山村。甲居距離丹巴縣城僅10余公裡,卻因道路不通,進一次城很不容易。

“小時候,家裡很窮,每天清早父母就去地裡干活,因沒人照顧,我就被‘鎖’在家中。二妹和小妹出生后,我就在家帶妹妹。”桂花讀書心切,父母同意把她送到山下的甲居小學學習。

桂花學習很刻苦,成績一直很優秀,但上初、高中必須到縣城,貧困的家庭沒有能力拿出生活費和學費。為此,妹妹大拉姆嫁給了同村的小伙子,條件是必須資助姐姐讀書。1995年,桂花考上了四川省城市建設學校,家裡賣了豬和羊,並在親友的東拼西湊下,總算湊夠了桂花第一學期的費用。當時,還不滿16歲的妹妹小拉姆也來到成都打工,給姐姐掙學費。1998年,桂花大學畢業后分配在縣裡一家國營企業做設計工作。

游客孫先生的到來,改變了桂花的命運。在桂花的邀請下,孫先生在桂花家住了5天,見識了甲居藏寨原始古朴的美。1999年5月,孫先生又帶來一個10多人的旅游團隊。熱情好客的村民匯聚到桂花家,跳鍋庄、設藏宴,熱鬧了3天。不久后,孫先生又介紹了許多朋友,一批又一批的游客把甲居的美名傳揚開去,前來旅游的人越來越多。

孫先生建議桂花開一家客棧,桂花的父母卻堅決不同意。他們認為,桂花有穩定的工作,雖然工資不高,但旱澇保收,並且開客棧需要錢,家裡沒有這個經濟實力。在一籌莫展之際,桂花獲得了政府提供的4萬元民居接待免息貸款,她用這筆錢改善了家裡的基礎設施。2000年,桂花家建起當地第一個家庭旅游接待站,取名“姐妹藏家庄”。為鼓勵女性自主創業,政府又提供8萬元的民居改造兩年免息貸款,使她有足夠的資金改善民居接待軟硬件設施。民居接待站質量得到了提高,游客入住率也顯著上升。2000年8月23日,廣州一家旅行社31人組團來到甲居,桂花的客棧迎來了第一批客人。

從窮山村到小康村

如今,幾經擴建后,桂花將“姐妹藏家庄”更名為“甲居三姐妹”民宿,每年接待游客2萬人次以上,年純利潤已過百萬元,成為了甲居藏寨規模最大的民宿。

“別看眼下我家的生意好,在過去這想都不敢想。以前這裡道路崎嶇,交通不便,即使有再美的風景,也只是留得住心,卻留不住人。”桂花說,隨著甲居藏寨旅游環線的開通,這裡的藏寨、美景聲名遠播,每到節假日,“甲居三姐妹”的房間早早就被預訂一空。

桂花說,自己是第一個搞民居接待的,有一定的資金積累,也有很廣的客源,旺季接待不了,就推薦到脫貧戶家裡吃住,幫他們增加收入。她說:“我富裕了,有責任和義務拉鄉親們一把。”

截至去年,甲居一村55戶中有52戶發展了旅游接待業。從戶均收入看,年收入100萬元以上的有1戶,年收入50萬元以上的有5戶,年收入20萬元以上的有20戶,年收入10萬至20萬的有15戶。

據統計,甲居藏寨景區游客接待量從2001年的2000人次增長到2019年的170余萬人﹔人均收入也從2010年的4000多元增長到2019年的35000元。桂花說,下一步,村民們打算壯大集體經濟,開一個民宿公司,一來增收,二來對民宿進行提檔升級。(朱虹、馬建華)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