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古橋 那些留在舊時光裡的成都風味

2021年05月14日07:34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那些留在舊時光裡的成都風味

  每逢新春佳節,或是新婚喜事,去萬福橋踩橋沾福氣是老成都人的傳統﹔農歷四月,人們從四面八方趕往陝西街的藥王殿,祈福健康,熱鬧的“藥王會”充滿一代人的記憶﹔到了端午,去東較場,用“擲果會”迎接佳節的到來,成都人休閑安逸的生活氣質一覽無遺。

  這些起源於成都百姓生活的民風民俗,與這片土地上的城、街、橋息息相關,也把成都特定的人文、地域、時代特點標注在歷史風華裡。

  A

  萬福橋、萬裡橋

  “踩橋”踩出好福氣

  作為一座因河而興、因河而盛的城市,成都街頭巷尾曾有眾多大大小小的橋梁。其中有一些古老的橋梁,老成都人以吉祥語為它們命名,寄托對美好生活的期盼與祝願。比如,萬福橋。

  萬福橋位於成都人民北路與人民中路之間,此前叫人民北路大橋,是新中國成立初期,為了打通火車北站與市中心的通道而新建的。“不過,真正古老的萬福橋,其實是在現在的橋下方不遠處。”巴蜀文化研究學者、《老成都影像館數據庫》學術顧問袁庭棟介紹。盡管今天已不復存在,人們仍可以在《老成都影像館數據庫》裡看見這座老橋的身影。黑白影像裡,一座廊橋橫跨府河,橋上兩端可以清晰看見有亭狀建筑。

  作為當時成都西北方向入城的重要通道,萬福橋附近還有木材市場,是城西北相當熱鬧的地方。除了交通區位顯著,這裡吸引人們前往還另有原因——沾福氣。老萬福橋橋頭的牌坊式建筑上有一道貼金匾額,寫有“萬福來朝”四個大字,被民間視為招祥祈福的吉祥物,也由此誕生了“踩橋”這種風俗。新人結婚時,不少人家都要把花轎抬到這裡來過一次橋,沾沾福氣。正月十五之前的新春佳節期間,也有不少人來到萬福橋“踩橋”,以祈求安康吉祥。1947年萬福橋被洪水沖毀,這一習俗才消失。

  除了萬福橋,萬裡橋也有“踩橋”的習俗。萬裡橋在今天的老南門大橋處,其最為知名的一次“踩橋”,當屬清光緒十四年(公元1888年)。

  袁庭棟介紹,萬裡橋的具體形制,目前能見到最早的是北宋時期的資料。當時是五孔石墩木板橋,橋上建屋,是一座廊橋,橋西還有萬裡亭。為了保護好這座橋,歷代都對其進行過修補。清康熙五年(公元1666年),在四川巡撫張德地的主持下,補修之后的萬裡橋成為七孔石拱橋,也是一座廊橋,橋額上還寫有“武侯餞費祎處”。成都知府冀應熊在橋頭題寫了“萬裡橋”三個大字並刻石立碑。清光緒十四年(公元1888年),補修完成后的萬裡橋舉行了盛大的剪彩儀式——踩橋。這也成為成都歷史上罕見的高規格開橋儀式,“踩橋”的領頭人就是在當時極為受人尊敬的文狀元趙以炯和武狀元童中和。文武狀元同時“踩橋”,成為在成都久久流傳的佳話。

  1995年,為了加大城內交通的流量,成都市將萬裡橋拆除,在原址修建了大跨度的鋼筋混凝土大橋,以后又在橋的上空修建了高架橋。這一習俗也隨之消失。

  B

  東較場

  端午“擲果會”盡興打鬧

  每逢端午,人們會賽龍舟、挂艾草、吃粽子……各種習俗種類繁多。在成都歷史上,還有一項頗具地域特色的端午活動,即“擲果會”。“擲果會”又稱打李子,是成都人端午節的一項群體性娛樂活動。其活動的中心就在成都東較場。

  為何東較場會成為活動中心?袁庭棟說,這要從東較場的歷史說起。較場即古代駐扎軍隊的營房和練兵演武的大操場。清代在重建成都城時,在城內的東北、東南、西南、西北四角都留下了空地,並逐步建成東、南、西、北四大較場。盡管今天這些較場都已基本消失,但不少老成都人還是喜歡用這些地名來代指方向。

  東較場在今天成都的哪個位置?袁庭棟指著地圖說,東較場在成華區猛追灣游泳池以西,原來緊靠舊城牆的東北角,北面和東面都是城牆,南面和西面也有圍牆,面積400多畝,就是清代綠營即漢族軍隊演武操練的場所。因為面積大,這裡也成為四川總督每年會操、檢閱軍隊的地方。清代中葉以后,舊式槍炮逐漸裝備了軍隊,東較場中也開辟了射擊的靶場。到了清代末年,為了訓練新軍,東較場就成為新軍的駐地之一。1910年,四川總督趙爾巽在這裡開辦了陸軍講武堂。

  除了軍用,東較場還因是清代華陽縣處決死刑犯的刑場而出名。不過,當時整個東較場的使用率並不高,如果不是會操與武舉時期,平時基本上處於閑置狀態,於是這裡就成了市民的公共休閑場所,也為端午節“擲果會”提供了場地。

  “擲果會”有哪些活動?袁庭棟說,當時李子價格很便宜,市民擲起來也不心疼。每逢端午這一天,販賣李子的小販們紛紛入城,以青少年為主的眾多市民把買入的李子裝在衣袋。到了東較場,大家便相互投擲李子,盡興打鬧。李子個小、皮實,打在身上不會太痛,也不易摔破,大多數都可以從地上拾起來,反復投擲。如果玩得口渴了,或是累了,人們還可以直接用其解渴充飢,這種集實用性和趣味性於一體的娛樂活動自然受到歡迎。人們在東較場玩得不亦樂乎,在周邊的城牆上,則圍滿了看熱鬧的婦女與小孩。“較場撒李翠森森,衢巷遙傳笑語聲”,盡管沒有任何影像照片留下,人們仍可從清人方於彬寫於民國初年的一首《竹枝詞》裡得窺這一盛景。

  這項民俗起源於何時,如今已很難追溯,但其終止時間卻有証可考。據記載,光緒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端午節這天,約六萬成都市民在東較場參加與圍觀“擲果會”。然而,也是在同一天下午,從東較場回家的市民在路過四聖祠街的教會醫院時,因為一件小事與法國醫生發生沖突,引發了著名的“成都教案”。清政府在鎮壓與平息“成都教案”之后,宣布永遠禁止端午節的“擲果會”活動。這項習俗也就消失在成都人的生活中。

  影像庫雖然沒有搜集到“擲果會”的照片,不過一批反映東較場附近街道、建筑的照片卻浮出水面。在這些黑白影像裡,人們可浮想當時這一盛會發生的場景。

  如今,在這一片區,雖然少了“擲果會”的歡樂,但更多文化娛樂地標卻涌現出來:猛追灣游泳場、成華公園成為人們休閑的好去處,去339電視塔看新春煙花秀也成為這些年的新民俗。

  C

  陝西街

  四月“藥王會”祈求健康

  對於成都人來說,陝西街是他們記憶裡的“縫紉一條街”。“上世紀80年代左右,不少成都人都在這裡縫制新衣,一條街上縫紉機響聲連成一片。”袁庭棟回憶。

  陝西街位於人民南路一段西側,文翁路新建以后,陝西街就被截為東西兩段。

  提到陝西街,不得不提陝西會館。於清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建成,陝西會館是成都目前可以確知建造年代的最早的一個會館,也成了陝西街取名的由來。因為陝西會館的舊址是明代的三官堂,所以陝西會館在清代也被叫做“三元宮”,舊址就在今天的新華海頤蓉城飯店。正是在這裡,還衍生出一個成都重要的民俗——“藥王會”,它和青羊宮花會等一起書寫了成都人豐富多彩的地域民俗。

  這項民俗緣何而來?袁庭棟解釋,陝西會館中曾修有一座藥王殿,是康熙年間四川巡撫張德地所建,祭祀我國古代“藥王”、陝西籍大醫藥學家孫思邈。每年農歷的四月二十八,這裡都要舉行傳統的“藥王會”,這也是清代成都著名的廟會之一。“藥王會”上,人們從四面八方來到這裡,求醫拜神,給藥王敬香,請戲班子唱戲,熱鬧非凡。其間,有許多名醫會在這裡坐診、義診。

  到了晚上,醫生和藥鋪掌櫃等醫藥從業者相聚席間,切磋技藝,連香客也可參加進去,和醫家、藥家討論病情。這樣的場景也被清人寫入《竹枝詞》:“婦女丁男齊結束,藥王廟裡燒拜香”。

  這份和“醫藥”相關的情緣在歲月裡連綿。1894年,美國傳教士在陝西街開辦了存仁醫院。袁庭棟說,存仁醫院是成都開辦最早的西醫醫院之一,也是當時中國和東南亞最大的五官科專科醫院。

  清光緒三十年(公元1904年),在當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浪潮之中,四川總督錫良在陝西街創辦了四川陸軍軍醫學堂,附設四川陸軍醫院。這座學堂是四川歷史上最早的官辦西醫學校,醫院是四川歷史上最早的官辦西醫醫院。不過,學堂1920年改名為四川陸軍軍醫學校,遷包家巷,1926年停辦。醫院在清末遷拱背橋附近。

  1937年,從英國留學歸來的兒科專家陳序賓在這條街開設四川第一家西醫兒科醫院——序賓兒科診所。其特點是將幼兒的生、養、病全程關注,設有產房。不過,抗戰時期,診所在1939年遭日本侵略者轟炸。

  今天的陝西街早已沒了這些醫院的身影,不過,在《老成都影像館數據庫》裡,一張名為“清末民初成都陝西街恩溢堂外之街道”的照片中,讀者可以看到與今日陝西街完全不同的街道風情:街上行人摩肩接踵,川西建筑旁旗子翻飛。還有一張名為“存仁醫院”的照片,無聲訴說著往事。(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邊鈺)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