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持續推進錦江治理,黃龍溪國控斷面水質從劣五類提升至三類

久久為功水漸清(人民眼·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

本報記者 張 文

2021年05月14日08:0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引  子

  在2020年11月召開的全面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四川省委主要負責同志專門向習近平總書記報告:“黃龍溪國控斷面水質已提升到三類。”

  “正在逐年好轉。”習近平總書記點點頭,表示肯定。

  在2016年1月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2018年4月召開的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都提到了府河成都段黃龍溪的污染問題,強調要總體謀劃、久久為功。

  黃龍溪國控斷面20年來首次達到三類水質,是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發生轉折性變化的一個縮影。

  流經成都大部分區(市、縣)的錦江,是成都人民的母親河,其上游兩大支流府河、南河穿城而過,然后匯合流向長江一級支流——岷江。作為錦江流出成都的出境地,黃龍溪國控斷面總體水質在2018年以前的近20年處於五類和劣五類。

  近年來,四川省和成都市在做好頂層設計的基礎上,推動截污、清淤、補水同向發力,並採取景觀提升、長效管理等措施,持續推進錦江流域水生態環境治理。久久為功,黃龍溪斷面水質在2020年實現了達標,岷江流域國控斷面首次實現全面達標。

  

  管理漸成體系

  “供、排、淨、治”一體化改革深入推進,構建覆蓋污水收集、處理等系統管理體系﹔推動河長制全面見效,7469名河長一年巡河逾100萬人次,發現並解決問題近1.3萬個

  雨傾盆而下,急促的報修電話丁零作響。成都一家市政工程公司技術員陳隆利落地拎起工具箱,驅車直奔污水冒溢點,迅即封堵完成漏污點,一個多小時就排除了管線故障。

  “這是最近的一次搶險,要是擱兩年多前,一個多小時很難做到。”陳隆記憶猶新的是2018年9月的一次搶險——因排水壓力突然增大,成都市金牛區西體北路排污管線突發故障,污水從井蓋中噴涌而出。此處距錦江直線距離僅200米,污水溢出后直流入河。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陳隆扒開窨井蓋,可眼前的排污管線錯綜交織,檢修一時無從下手,隻得先調度灌裝車抽取污水。

  “400多米長的街面,地下排污管線有10多根,分別歸4個部門管理。”陳隆不禁皺起眉頭,單是找分管單位要布線圖紙就打了10多通電話。大費周折把各單位的勘測人員請到現場,商量維修方案時又因責任不清難以達成共識,其間接到附近居民多個投訴電話。

  “‘九龍治水’的多頭管理,制約著排污管網的完善和污水處理等。”成都市水務局副局長龔志彬告訴記者,曾經,參與成都地下排污管網管理的部門有14個。同一區域的各類排污管網,可能分屬市和區縣兩級水務、住建、生態環境等多個部門管理,即便是同一根排污管道,也存在“區水務局管這條街,市住建局管下條街”的情況。

  如何創新流域治理模式,改變“九龍治水”?2019年,在試點探索的基礎上,成都深化“供、排、淨、治”一體化改革,對全域供水、排水、淨水、治水實施閉環管理,構建覆蓋水源地、水廠、用水戶、排水戶、污水收集、城市排澇、污水處理等系統管理體系。

  一體化改革,使管理責任更清晰,管理效率也更高。“現在遇到管網事故,基本都能在3小時內解決。”陳隆說。

  如今的錦江,從省到鎮街、村居,河長體系也已全面建立。從“多頭管”到“統一管”,河長制優勢日益顯現。

  水畔楊柳搖曳生姿,成都市雙流區黃龍溪鎮副鎮長羅園園與身后的河岸來了張“同框自拍”,即時上傳“智慧巡河”應用程序。作為錦江龍王廟河段的鎮級河長,羅園園每10天巡查一次河段,並在“智慧巡河”應用程序上填報河段巡查信息。

  龍王廟河段全長約4公裡,羅園園全程徒步巡查。有一次,她隱約聞到河道中有異味,便沿雨污排口一路搜尋,發現有農戶露天養殖畜禽,導致糞污流入排洪渠道。她立即將情況上報給雙流區河長制辦公室,工作人員隨即到現場規勸整改。

  推動河長制從全面建立到全面見效,創新管理機制、壓實責任是關鍵。近年來,成都加大河長制工作考核權重,考核結果納入干部目標考核體系。各區(市、縣)一把手都擔任其轄區內的錦江河段河長。“市裡在各段都設置了監測斷面,實行斷面水質月通報、季排名。”龔志彬介紹,去年,成都市級監管部門在錦江各個河段新增監測斷面73個,監測點位總數達100個。

  “在17個市設斷面基礎上,雙流區新增34個區設考核斷面,每月通報斷面水質,排名后兩位的鎮街黨委書記要在區委常委會上作檢討。”雙流區水務局工作人員雷琴介紹,雙流區在排污口、污水處理設施等區域設置了125個重點監管點位,由社區水務員、網格員等擔任“點長”,“盯著一‘點’監控,防止污染發生”。

  截至目前,成都市、區(市、縣)、鎮(街道)、村(社區)四級共有河長7469名。去年全市河長巡河超過100萬人次,發現並解決問題近1.3萬個。

  治理穩步推進

  從完成近7000公裡排污管網檢測到污水處理廠提量提標,補齊短板弱項持續改善水質

  魚兒搖尾嬉戲,不時泛起漣漪,這裡是紅九方溝排水口入錦江水域。這片水域幾年前污染嚴重:2018年的監測數據顯示,不到3公裡長的紅九方溝,每天約有6000立方米污水排入錦江。

  紅九方溝修建於1988年,排入的污水來源有69處,其中居民院落和沿街商鋪錯排污水各20處……翻開成都市武侯區水務局副局長周仁波的筆記本,裡面密密麻麻記了上百頁。這是他3年前在紅九方溝一帶走訪的調查記錄。

  2018年3月,紅九方溝整改工程啟動,周仁波和街道干部挨家挨戶做工作,設置雨污分流井、鋪設排污管道、加強污水收納……2018年以來,像紅九方溝這樣的排污暗渠,成都市先后整治了70多條。

  看得見的污水直排口堵住了,看不見的污水“跑冒滴漏”同樣堅決杜絕。

  在毗鄰錦江的成都天府國際生物城片區,記者來到一處工程井道,俯身進入正在檢修的排污管道內部。循著手電筒的光束,淤積的污泥四處可見,管壁已鏽跡斑斑。這片區域的地下排污管道直徑1.6米,蜿蜒交錯,總長近12公裡。每天近40萬人產生的生活污水,經由這些管道輸送至污水處理廠。管道腐蝕、堵塞、沉降或變形,都會導致污水滲漏,最終進入錦江。

  “治污先收污,治水先治網。完善排污管網,杜絕污水‘跑冒滴漏’,是改善水質的重要著力點。”成都市水務局排水設施管理處處長何劍介紹,去年7月,天府國際生物城片區管道修復工程啟動,待修復工作全面完成,預計每年可減少10余噸污水滲漏入河。

  2020年,成都完成對主城區近7000公裡排污管網的檢測,從排污管網中清掏出淤堵物約2萬噸,平均每公裡修復腐蝕、漏水等管道病害17處。

  針對制約錦江水質改善達標的短板弱項,成都一一補齊、加強。

  近年來,全市各鄉鎮已基本實現場鎮污水處理廠全覆蓋,但在距離場鎮較遠的農村,排污管網和污水處理廠建設不足,生活污水直排和雨污不分現象突出。為此,成都著力推廣建設成本較低的一體化污水處理設施。

  “污水經過一體化處理設施,排放時能達到四類水質。”黃龍溪鎮農業綜合服務中心水利站站長李思悟告訴記者,建一個一體化污水處理設施,造價2萬至5萬元,每天能處理50至200噸生活污水。目前,全鎮建有兩家污水處理廠和16個一體化污水處理設施,基本實現村村全覆蓋。

  如今在成都農村地區,生活污水處理率已近90%。

  2020年,成都市中心城區平均每秒約有30立方米污水進入各大污水處理廠。過去,處理后的污水達到地表水五類標准即可排放入河。要實現黃龍溪國控斷面三類水質的攻堅目標,必須對污水處理廠實施提量、提標。

  “十三五”期間,成都中心城區新增污水處理廠8家,單日新增處理量70萬噸,日處理污水達230萬噸,產能提升近44%。根據規劃,成都中心城區未來5年將繼續增加46萬噸污水日處理產能。

  目前,成都日處理達到1000噸以上規模的污水處理廠已全部提高排放標准,污水處理后達四類水質,可直接作為再生水使用。

  “污水處理技術的突破,為提標創造了可能。”走進成都市第六污水處理廠,成都環境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屬排水公司副總經理周季介紹,新建的高密度沉澱池、反硝化濾池等,能進一步降低污水中的總氮及總磷含量。

  技術不斷升級

  強化科技支撐,推動科學治污、精准治污,去年排污管道維護工程量超過以往10年總量,管網單位長度維護成本降低七成左右

  看到“管網檢修”4個字,家住成都市青羊區玉宇路的劉靜不免嘀咕:“又要封路了?”在她的記憶中,每到管網檢修,路面大多會被開挖。

  然而,距社區微信群發出檢修通知已過去兩天,卻沒見到檢修人員來作業。劉靜一打聽,“早就檢修完了,檢修人員已經去隔壁的兩條街施工了”。

  “啥時候施工的?我咋沒看到?”劉靜很好奇,專程到隔壁街一探究竟:隻見兩輛維修車一前一后停在窨井旁,靠近了才能聽到低鳴的機械聲。兩輛車上各牽出一根管線,徑直伸入窨井,施工人員緊盯顯示屏,手中敲著鍵盤,操作自如。

  “機器人下井檢測排污管道,安全高效。”正在作業的工程師張強介紹,停在前面的是高壓清洗車,先接入排污管道實施高壓沖刷,隨后將10厘米高的機器人置入管道。機器人配置了攝像頭、探傷儀等,檢修人員通過電腦屏幕即可了解管道受損情況。

  如需修補管道,則通過另一輛車上的卷揚機把軟管拉入管道。軟管由特殊樹脂和玻璃纖維制成,充氣膨脹后與管道內壁貼合,經紫外光加熱硬化成型,可在管道內壁形成一層新的增強型塑料管道。“過去,開挖路面,取管維修,從審批到修復完成,至少得一個月。”張強介紹,應用這項新的修復技術后,一條街的排污管道修復通常僅需6至8小時。

  效率提升,人力成本則降低。成都興蓉市政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運營管理部部長趙達告訴記者:“過去依靠檢修人員下井目測,至少5名維修工人同時在場作業,如今隻需一人操作機器人即可。”

  2020年,成都市對排污管網集中檢測,一並採集了排污管網的坐標、管徑、材質等164項數據,收集了近30萬條管道內壁影像,建成了成都排水管網地理信息系統。“排污管網有了電子‘身份証’,每段管網的狀態、維修需求等一目了然。”何劍表示,依托排水管網地理信息系統,成都市將建立排污管網定期“體檢”制度,管網病害發生率有望大幅降低。

  成都市去年排污管道維護工程量超過以往10年總量,管網單位長度維護成本降低七成左右。如今在成都,硬件設施維護逐漸由人力型向科技型轉變。

  “酸鹼度異常!”1月初,成都市水務局數字化管理平台收到錦江上游一處水質自動監測站的預警信息,隨即安排人工復測,一處排污管道破損引發的污水泄漏被及時發現、處置——從接收預警到處置完成,不到一小時。

  “水質自動監測由傳感器、信號儀等組成,能對水中的總有機碳、氨氮、總磷等主要污染物指標實行24小時監測。”成都市河湖保護和智慧水務中心負責人杜慶波說,相較於人工監測,自動化監測手段能有效應對復雜的水域環境和管網分布情況,快速、精准上報異常數據。

  目前,成都市、區兩級共在錦江上設置了近800處自動監測站,日夜看護著錦江,效率大幅提升:以往人工監測,半小時才能得出報告﹔如今自動監測站數秒內自動生成報告﹔過去20個人輪值監測的河段,如今一人即可值守。

  在成都高新區黃堰河臨江社區段,河長王斌發現河水發渾,但無法通過肉眼確定污染源,於是請出“新隊友”——配置了水質檢測儀、攝像頭等設備的5G智能無人船。“這種無人船長約1米,可巡航60公裡,途中能回傳水面高清視頻。”王斌介紹,5G智能無人船可檢查河道死角,同時對沿途水質實時監測分析,是一艘移動的“自動監測站”。

  推動科學治污、精准治污,成都已形成污水治理信息化平台,目前正與研究機構開展合作,推動錦江沿線排污口自動監測全覆蓋,實現以“有口皆查、有水皆測、有污必溯”為目標的智能溯源。

  生態紅利初顯

  治河與筑景相結合,沿岸建成240公裡綠道,擦亮景觀河、富民河名片

  “白鷺又回來啦!”在黃龍溪鎮住了半輩子的毛平興奮地發現,消失多年的白鷺重新出現在了河灘和水面上。

  家住黃龍溪碼頭西岸,53歲的毛平見証了家鄉的環境變遷。很多年以前,黃龍溪清澈見底。后來,黃龍溪污染漸重,鄉親們不再輕易下河,魚也不敢吃了。

  近年來,黃龍溪水質漸清,老碼頭的人氣重新旺了起來。“去年,黃龍溪的魚類種類增加至49種,‘十三五’初期隻有23種。”李思悟介紹,生態改善帶旺了旅游業,2019年,黃龍溪風景名勝區游客接待量超過700萬人次,去年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游客接待量仍達500多萬人次。

  錦江沿岸,清波成景,水質改善帶來的生態紅利正逐步顯現。

  家住成都肖家河沿岸的居民張妍發現,以往枯水期干涸發臭的河道,如今水量充沛。

  “眼下這清澈的河水,來自12公裡外的成都第九污水處理廠。”龔志彬介紹,生活污水處理后,該廠每天有近100萬噸出水,其中30萬噸用於錦城湖、肖家河等地的生態補水。

  龔志彬說,成都人均水資源保有量低於全國平均水平,每年枯水期不少河道干涸,成為黑臭水體產生的原因之一。“流水不腐”,河道保持充沛的流動,才能增強自淨能力。目前,成都中心城區污水處理廠44%的污水經處理后可直接用作生態補水。

  截污、清淤、補水同向發力,錦江沿線河段和湖泊有了源源不斷的“活水”,擺脫了黑臭水體困擾。

  暮春,沿著錦江的重要支流江安河漫步,一眼望不到頭的碧波令市民李超頗為感嘆:“我在附近住了10多年,過去很少來這兒,如今水清了,每天都來這兒走走。”2018年底,武侯區啟動“宜居水岸”項目,江安河段整治工程隨即展開,昔日堆積垃圾的河岸邊栽種了大片觀賞花卉。

  錦江水清了,人們更願意親水、近水,成都順勢打造“夜游錦江”項目,游客乘坐烏篷船順江而下,兩岸流光溢彩的美景令人目不暇接,僅船票收入每月就超過200萬元。

  2017年至今,錦江沿岸建成綠道240公裡,目前已全線貫通,成為市民步行、騎行的景觀大道。“綠道開發和水生態恢復相結合,水、岸、景、城有機融合。”成都市水務局局長廖暾介紹,成都提出了“天府藍網”構想,通過一江清水把沿岸景色串聯成片。

  “今年‘五一’小長假的客房提前半個月就全部預訂滿了。”位於成都市郫都區的昊園休閑庄負責人林燕告訴記者,近年來錦江水質不斷提升,自家生意愈發紅火。目前,成都市依托水資源稟賦打造水美鄉村、生態農業,為以郫都為代表的錦江郊區段創造近10萬個就業崗位。廖暾說:“從上游的都江堰、郫都到下游的黃龍溪,錦江已成為名副其實的景觀河、富民河。”

  《 人民日報 》( 2021年05月14日 14 版)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