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了結婚了,汶川地震13年 江陽爸媽的孩子長大了

2021年05月13日13:02  來源:瀘州新聞網
 
原標題:考研了結婚了,汶川地震13年 江陽爸媽的孩子長大了

2008年5月12日14點28分,四川省發生裡氏8.0級強烈地震,震中位於阿壩州汶川縣。

震后,為保証災區學生如期復課,有近2萬名學生遠離家鄉異地復課。那一年,瀘州舉全城之力,接納了來自汶川縣克枯鄉中心校和草坡鄉中心校的共計612名學生、72名教職工在瀘州十中異地復課。隨后,江陽區婦聯、區總工會、團區委發起為災區孩子征集600名“江陽爸爸”“江陽媽媽”的活動,目的就是使這些孩子在瀘州能感受到家的溫暖。

朱富華離開瀘州時,留給“媽媽”的信

如今,13年過去了,孩子們長大了,當年這份特殊的情緣是否還在?“江陽爸媽”和孩子們之間又發生了哪些感人的故事?

5月11日,記者聯系到當年和全校師生一起來瀘州的原汶川縣克枯鄉中心校校長高炬。高炬表示,當年到瀘州來,感受到了瀘州人民的溫暖,也讓很多孩子愛上了瀘州這座城市。而“江陽爸媽”的后續跟進,也改變了不少孩子的人生。

江陽媽媽:女兒今年考研成功,我會繼續“盤”她

今年“女兒”考研成功,姚宗玲一邊高興,一邊開始為她准備學費。像很多媽媽一樣,姚宗玲也曾這麼對“女兒”說:“隻要你考得起,再困難媽媽爸爸都會‘盤’你。”

江陽媽媽姚宗玲展示珍藏的當年衣服

朱富華,今年23歲,是2008年9月姚宗玲在瀘州十中操場上認下的羌族女兒。因為汶川校舍重建完成,原計劃在瀘州上學三年改為了一年。一年后,依依不舍的姚宗玲和丈夫親自開車將朱富華送回了汶川。

“她回去讀了一年,放暑假來瀘州看我,我就問她想來瀘州繼續讀書不,她高興慘了。”姚宗玲說,隨后她找人為“女兒”辦了轉學,並專門為孩子准備了一間屬於她的房間。

江陽媽媽姚宗玲與汶川女兒去年合影

小學六年級、初中、高中,整整七年,姚宗玲大部分心血都花在了“女兒”身上。“初中每天晚上堅持給她聽寫英語,為了陪她學習,我晚上從來沒有出去耍過。為了鼓勵她考上高中,我答應她考上了就帶她坐飛機去北京。單位發的書卡、蛋糕卡,都是留給她……”

朱富華的乖巧懂事,也讓姚宗玲很慶幸有這個“女兒”。在姚宗玲的手機裡,存著“女兒”上大學后的不少獎狀。“她大一就入了黨,優秀學生干部、三好學生、獎學金……她的獎狀都是厚厚一疊。”說起這些,姚宗玲臉上都是笑。

2013年5月,姚宗玲在接受川江都市報採訪時曾表示,希望能一直養到“女兒”上大學,那樣心裡就真的滿足了。如今,姚宗玲的心願真的實現了。

江陽爸爸:五一赴汶川,隻為參加干兒子婚禮

“干兒子結婚,爸媽啷個能不參加呢!”剛剛過去的這個“五一”節,對瀘州市民牟先生和妻子來說,最大的事情就是去汶川參加了羌族兒子張劉強的婚禮。

江陽爸爸牟先生(右一)參加汶川兒子的婚禮

5月2日,牟先生夫婦從瀘州出發,驅車6個多小時到達汶川。“汶川現在修得很漂亮,路也好。干兒子現在開挖掘機收入不錯,家裡的房子也寬敞。”牟先生說,5月3日,他和妻子作為嘉賓出席了干兒子的婚禮,還在現場講了話。

2008年9月,在瀘州十中的操場上,牟先生見到12歲的張劉強時,沒有想到有一天還能參加他的婚禮。

看著當年那個又瘦又小又黑的小子,如今不僅長得胖乎乎,還娶了媳婦,牟先生高興極了。

“他第一次坐我的車,還是我親自教他系安全帶。每個周末都開車去接他放學,送他回學校的時候給他准備一周的生活用品。”牟先生說,一年后,張劉強返回汶川的學校上課,但他們的情感並沒有中斷。

牟先生牽挂張劉強,經常打電話噓寒問暖,每年都給干兒子寄去新衣服,后來有了微信雙方聯系就更方便了。逢年過節時,牟先生也會收到干兒子寄來的自家產的花椒、臘肉和當季水果。

“這些年,家裡的花椒都沒買過。干兒子經常打電話來,專門問候我和妻子。”牟先生說,初中畢業后,他曾建議張劉強學門技術,不行就到瀘州來。后來孩子學了修車,在工地上開起了自己買的大型挖掘機。

牟先生說:“現在看到他結婚了,生活幸福,我也就放心了。但對他的牽挂不會斷,畢竟我們是父子。”

校長回憶:來瀘州的路上很忐忑,但慶幸我們來了

5·12地震那年,高炬37歲,是汶川縣克枯鄉中心校校長。回憶起當年來瀘州的情景,高炬感慨萬千。

雖然高炬和草坡鄉中心校校長曾在一個月前來瀘州考察過,但真正帶著30多輛大巴車從汶川出發時,高炬心裡還是忐忑的,畢竟,這一來就是600多人。

“當時好多路都不通,我們繞道綿陽,走了兩天才到瀘州。”高炬回憶說,車隊剛進瀘州,他就發現,公路兩邊都是人,大家拉著橫幅,歡迎他們到瀘州來。到了黃艤鎮,也是人山人海,那時候他懸著的心才稍微放了下來。

進入瀘州十中校園后,高炬很快發現,一個月前自己看到的校舍和食堂都變了樣。“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沒有民族、沒有地域之分,我們就是一家人。”

《川江都市報》當年對江陽爸媽活動的報道

在十中的辦公室裡,高炬還翻看了此前媒體關於汶川師生到來的報道。“當時才8月份,還是夏天,可瀘州的志願者們已經開始給孩子們織毛衣了,他們考慮得太周到了。”高炬說,不久后,江陽爸媽結對活動,更讓他們感覺暖心。

在瀘州一年,高炬說,好多地方他都沒有去過,可孩子們不一樣。“瀘州市博物館、圖書館、忠山公園、快餐店,自貢的博物館……學生們回來嘰嘰喳喳地擺,我才曉得他們去了這麼多地方。”

一年后,全校師生返回汶川,但汶川和瀘州的情緣卻並未中斷。“‘江陽爸媽’的后續跟進,改變了不少孩子的人生。他們有的升學又回到了瀘州,有的來瀘州工作,像朱富華、王瑩、趙欣悅這些孩子,如果沒有江陽爸媽,他們的人生一定不會是現在的樣子。”高炬說,當年地震,家鄉可謂山河破碎,幸運的是,他們來到了瀘州。

川江都市報記者 彭方均 攝影報道(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