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裝備重機廠裝配鉗工班班長肖紹軍——

重器裝配 細致入微(工匠絕活)

本報記者  王永戰攝影報道

2021年05月13日07:2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絕活看點】

數十公斤圖紙、數萬個零部件,肖紹軍將它們准確地轉化拼接為成百上千噸的重型軋機,無論熱裝還是冷裝,始終保持垂直度、同心度和水平度統一,用精湛技藝將裝配做到極致。

起重機轟鳴聲不絕於耳,焊接的火花此起彼伏……數十米高,十幾米長的熱軋機旁,身著藍色工服,頭戴白色安全帽,肖紹軍(見圖)與幾名工人正在將眼前的裝備與圖紙進行仔細比對。

作為國機重裝二重裝備重機公司重機廠裝配鉗工班班長,肖紹軍干了33年重器裝配,從事各類大型冶金、礦山和鍛壓設備等的裝配工作。在他和同事們的努力之下,一個個數萬噸重的大型設備被拼接成功。

識圖,是進行裝備裝配的第一步。“總裝圖、部件圖、分件圖,光是領取圖紙,都需要兩三個工人用拖車去拖”,肖紹軍說,看圖的過程,就是進行三維立體想象的過程。年輕的肖紹軍從部隊航空兵轉業時,本以為自己是無線電和機械設備使用的老手,快速上手裝備裝配應該不難,但單單是為了記住各類復雜的裝備部件,就讓他花了很長的時間。

之后,便是根據圖紙,領取部件並把它們拼接起來。用肖紹軍的話說,重器裝配像搭積木,又遠比搭積木復雜。“不允許有一個部件裝錯,或者裝配順序出錯”,肖紹軍感嘆,一個錯誤就會讓裝配“前功盡棄”。如果重新拆分和裝配,極其費力費時。由於部件精度要求極高,肖紹軍和徒弟們還需要照著圖紙,一一先測量部件尺寸並且逐個清洗,不允許有絲毫誤差。

“立起機架,便是搭好了裝備的四梁八柱”,每次裝配都要將誤差縮小至0.1毫米之內。為保証裝配精准,肖紹軍有著自己的獨特經驗:用垂直度、同心度和水平度來校准。“要讓機架部件保持在同一水平面,這就叫同心度”,肖紹軍介紹,垂直和水平則是在兩個維度上衡量裝配的准確性。而如果裝配不准,就需要六七個人用大游杠撬動部件。

裝配部裝件,則是工程的第三步。用起重機將部裝件吊起,一一精准地放進預定位置。裝配過程中,最難的是熱裝。“加熱后的部裝件膨脹,如果裝配位置不對,等部裝件冷卻后,取都取不下來”,肖紹軍說,熱裝需要考慮時間、溫度和材質等諸多因素,裝配時機務必恰到好處,才不至於事倍功半。而這,需要對裝配細節極其敏感。“甚至要根據體表感受到的現場溫度來把握裝配時機。”

歷時數月甚至一兩年的裝配工作結束后,便是試車和校檢環節。作為一台重型機電設備,通油、通氣、通電,由上萬個鋼件組成的新設備必須通過試車,檢測其實用性。這時,肖紹軍總要和徒弟們屏氣凝神,等待試車成功的哨子吹響。

多年的重器裝配工作,讓肖紹軍養成了時時自省的習慣。每日上班伊始,他總會總結前一天裝配進展,布置當日裝配工作,再與其他部門的管工、鉗工協調作業時間和方式。

“學到的技術也應該教給別人。”為此,肖紹軍多次開辦裝配技術專題講座,毫無保留地與工友們分享。在他的眼中,鑽研裝配技術是快樂的,但“更快樂的是能夠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身邊的人”。

《 人民日報 》( 2021年05月13日 06 版)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