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時5年77座“溜索改橋”全部建成,十幾萬群眾受益

溜過江變橋過江

天塹變通途,風光無限好

2021年05月13日07:06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溜過江變橋過江

  金陽縣對坪金沙江大橋。 四川路橋集團供圖

  民生點擊

  受經濟發展、自然條件等因素約束,有一段時期,在我國西部偏遠山區和民族地區山高谷深的地方,溜索是群眾生產生活的重要交通工具。2013年5月,按照交通運輸部和國務院扶貧辦工作部署,省交通運輸廳會同當時的省扶貧和移民工作局共同進行了溜索現狀調查,經地方申報和現場核查后,確定實施77個溜索改橋項目,主要分布在阿壩、甘孜、涼山、綿陽、廣元等5個市(州),總規模位居全國第二,總投資14.5億元。2018年9月1日,77座“溜索改橋”全部建成,四川結束“溜索時代”,十幾萬群眾僅靠溜索出行的歷史一去不返。

  “以前的溜索和船,都沒這橋讓人安心。”5月7日,陽光照耀著涼山州金陽縣對坪鎮,騎摩托穿行在金沙江大橋上,對坪鎮二村村民郎萬雲內心踏實。

  2018年9月,歷時900余天建設的對坪金沙江大橋完工,金沙江兩岸,上萬川滇村民千百年來靠溜索、擺渡船出行的歷史畫上句號。隨著對坪金沙江大橋的建成,我省77個溜索改橋項目全部完工,全面結束“溜索時代”。天塹變通途,郎萬雲們踏實地行進在脫貧奔康的大道上。

  改變生活

  出門方便了運輸成本低了

  “這是涼山州‘溜索改橋’中跨徑最大的橋。”時隔近3年,對坪鎮對坪村村支書楊富榮仍記得大橋通車那天的場景:好多人都去了,帶著一家老小喜笑顏開踏上大橋,“好多娃娃都是出生以來第一次過橋。”

  金沙江奔流不息,將川滇分隔兩岸。以前,沒橋、不通公路,兩岸群眾出行得沿著懸崖走到山下,坐船渡過金沙江,再從江底攀爬到對岸公路。后來,修了溜索,但坐溜索過江要“卡”時間,晚了沒人值守,就過不了江。而且,坐懸空溜索滑到對面,也存在較大安全隱患。建一座橫跨川滇兩地的大橋,是回應民心所盼。

  如今,當地群眾實實在在感受到了大橋建成帶來的好處。

  “交通便利了,生產、生活都變得方便了。”對坪鎮鎮長白樺說,通過大橋,從對坪鎮能方便地到對岸的雲南省昭通市巧家縣、魯甸縣、昭陽區等地,兩岸的交流變得多起來,物資也互通有無:將對坪的青花椒、臍橙等運到雲南去賣,再將雲南當地的時鮮水果蔬菜運過來。

  以前,這種交流不是沒有,但受交通制約,沒法批量運輸。現在貨物一車一車地拉,運輸成本變得更低。

  金陽縣是全國青花椒第一縣,對坪鎮的青花椒是支柱產業之一。在對坪村,最適宜種植青花椒的1300米-2000米高海拔區域,種植著近千畝青花椒,村民每年採摘青花椒到集市上售賣﹔在低山、河谷區域,不少村民以賣青花椒、魔芋、臍橙等當地農產品為生。昭通市有個全國性的花椒批發市場,小商販賣的花椒,大多流向那裡。

  “以前沒有橋,從對坪拉貨到昭通要從其他鄉鎮繞行,單邊約需 7個小時。現在通過橋,開車最多3小時,時間節省一半。”楊富榮說,時間縮短,運輸成本也就變低。他給記者算了筆賬:一袋青花椒65-75公斤,同樣運到昭通,以前一袋貨運費40元,現在隻要15元。“不少村民還自己把貨運到昭通批發市場,省去中間環節,掙得比以前更多。”

  便利交通帶來更多變化,鋪就群眾致富路。2020年,對坪鎮實現整鎮脫貧。

  建橋不易

  為一座橋考察設計一年

  從2013年確定項目到2018年全部建成,5年時間,四川將“溜索改橋”作為民生實事來辦,在阿壩、甘孜、涼山、綿陽、廣元等地的偏遠山區建起77座橋梁,總規模居全國第二位,總投資14.5億元,結束499個村、近3萬戶、十幾萬群眾僅靠溜索出行的歷史。

  改溜索為橋,不是有了資金就一定能建成建好。溜索本就位於偏遠地區,哪裡最適合架橋、架什麼橋型、如何建設,都是挑戰。

  為保障設計質量,我省溜索改橋項目的勘察設計單位都須具備公路工程勘察和設計乙級及以上資質,省交通運輸廳組織省級設計單位四川公路設計院、四川交通設計院負責為三州地區溜索改橋項目建設提供技術支持。

  “腳下200多米是洶涌的金沙江,我們抱著勘察設備,蹲在筐裡站都不敢站起來。”說起2015年到涼山為溜索改橋項目進行勘察設計時,坐溜索到對岸的情景,四川公路設計院橋梁分院副總工鄭旭峰表示,當時深深體會到了當地群眾“滑了幾十年溜索,不想兒孫再滑了”的迫切願望。

  為選擇合適的橋位,相關部門對“改橋”項目進行反復論証。涼山州布拖縣馮家坪村的溜索改橋項目,由省交通運輸廳組織召開了3次方案研討會,前后進行了一年的考察設計,最終才確定線路走向、控制點位、橋梁樣式和位置。

  涼山州兩座跨金沙江的特大橋,建設難度大、技術要求高,而當地專業技術力量薄弱、管理水平有限,為確保建設進度和質量,省交通運輸廳指派興蜀公司代建。提起建設過程中遇見的難事,時任興蜀公司溜索改橋項目建設指揮部指揮長楊朝富講了一個小故事:由於雲南岸進場道路差,兩座大橋建設所需機械、材料隻能從四川岸調運過江。施工人員隻得將設備分拆,通過溜索運到對岸,再背到建設點。

  耗巨資在邊遠山區改溜索為橋,影響深遠。布拖縣龍潭鎮沿江村村支書阿毛說,兩岸結姻親的較多,以前有紅白喜事往來不方便,現在走親戚方便得很。“便捷的交通,讓村民接觸到更多新事物、新理念,發展勁頭越來越足。”

  讓村民更期待的是,附近正在建設宜攀沿江高速,這條高速將在村子幾公裡外設進出口。屆時,通過大橋,兩岸群眾可快捷地駛上高速公路。(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王眉靈)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