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體育人的“抗疫”記憶

2021年05月11日08:46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武漢體育人的“抗疫”記憶

2021年4月,洪山體育館內,工作人員在為活動進行搭建。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梁璇/攝

去年春天,武漢洪山體育館副館長王慧穿過兩套“防護服”,一套是普通藍色手術服,薄薄一層,風一吹便揚起一角﹔一套是全副武裝的醫用防護服,“穿上后不敢吃、不敢喝,怕脫了浪費物資”。兩套防護服相隔的一個月,是武漢這座城市的至暗時刻。

“點亮”希望的體育館

若沒有大型活動,平日裡,洪山體育館晚上不亮燈,但去年武漢“封城”期間,有30多個晚上,這裡燈火通明。

2020年2月3日,武漢洪山體育中心主任馮金榮接到指令,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決定連夜開建三所“方艙醫院”,以緩解床位緊張的形勢,洪山體育館就是其中之一,“要求一天一夜后就能收治病人”。

公開資料顯示,“方艙醫院”是解放軍野戰機動醫療系統的一種,在各種自然災害的應急救治中也有廣泛使用。但將體育館改建成能收治特殊病人的醫院,“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馮金榮透露,原本體育館已經為2020年東京奧運會亞洲大洋洲拳擊項目資格賽作好開賽准備,受疫情影響,比賽在1月下旬被取消,但拳台和相關比賽器材仍在場地中央,靜待重啟。

適逢春節,員工放假、建筑工人返鄉,沒有專業人士指導,拆除器材成了騰退場地的第一重困難。“我們一邊在電話裡咨詢器材供應商怎麼拆除,一邊現場摸索。”馮金榮記得,從當晚7點開始,體育中心的干部職工花了5個小時,在凌晨將全部的器材拆除清場。

這座1986年對外開放的體育館,為承接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男子籃球比賽,剛在2019年得到升級改造。體育館屋頂和外牆全部進行了翻新,訓練館也改為了兩層,新設的地下訓練館同地上一樣,層高9米多,原本放置著數張羽毛球網。

對接方艙醫院指揮部與設計方、使用方后,800個臨時床位及相關配套功能房的搭建與改建同步進行,地上的籃球場館變身第一、第二病區,地下場館內的羽毛球網被一張張病床取代,新鋪設的運動地板也被釘上釘子,立起隔板,這裡是第三病區。隻用了37個小時,洪山體育館完成了從奧運資格賽比賽場地到武昌方艙醫院的轉換,成為武漢市第一座方艙醫院。

2020年2月5日晚8點,所有工作人員從體育館北二門撤離,院子裡布滿移動CT室等功能性帳篷,約百余名確診患者已經等在北一門外的救護車和大巴上。“確實沒合眼,也沒空吃飯。”馮金榮未曾料到,接下來的26天,他都將在體育館門口5層小樓上的辦公室度過。

取暖和通風的問題蹦了出來,“當時是冬天,怕天氣寒冷導致收治病患體溫異常,但開啟中央空調又會引起交叉感染,在增設取暖設備后,就要採用屋頂開窗的通風方式。”體育館採用的是電動窗,鑰匙鎖在辦公室內,王慧知道鑰匙存放的位置。

2月6日上午,王慧接到馮金榮電話時,第一批確診患者已經住進了方艙醫院。為避免醫護人員與患者交叉感染,館內被劃出了“三區兩通道”,即清潔區、潛在污染區、污染區,以及醫務人員通道、患者通道,前往存放鑰匙的辦公室,王慧必須經過污染區。

建艙初期,武漢醫療物資匱乏,醫用防護服稀缺。王慧隻能自制防護服,她找了件醫用手術服,戴了頂藍色手術帽,沒有護目鏡,她慎重地戴好自己的框架眼鏡,暗示“也許可以抵擋一點(病毒)。”戴好口罩,穿過四五十米的通道,她找到鑰匙交給醫生,當時就解決了通風問題。

像合力解一道謎題,每人做對一個步驟,疫情防控的效果就推進一分。來自全國各地的物資漸次抵達武昌方艙醫院,痊愈的患者也陸續離開。2020年3月10日,隨著最后一批49名痊愈患者走出武昌方艙醫院,武漢16家方艙醫院全部休艙,這座最先開艙、最后休艙的“生命之舟”到了回歸體育場館的時刻。

再次穿上防護服時,王慧體會到真正的“全副武裝”,為了解場館使用情況及協調消殺工作,她和同事需要在痊愈患者離開后就進入病區,圖書角隨意堆放的書和病床旁的垃圾桶還留存著生活的痕跡——武昌方艙醫院運行期間,共收治患者1124人,其中,累計出院833人、累計轉院291人,實現了“患者零死亡、醫護零感染”。

新華路體育場也在關鍵時刻“站了出來”,這座“年事已高”的球場曾見証了武漢職業足球沉浮飄搖的歷史,也在去年疫情期間,見証全國對武漢的支援。

“體育中心地處漢口商業、娛樂、休閑、健身、醫療核心地帶,人流量大、人員構成復雜,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湖北省體育局新華路體育中心物業保衛部副部長張衛東介紹,作為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發熱定點醫院的武漢協和醫院與中心一牆之隔,在物流中斷、救援物資難以馳援的疫情初期,體育中心的運動場成了直升機的起降點,“為確保協和醫院、武漢疾控中心等單位的定向捐贈醫療物資及時到位,我們共協助直升機安全起降12架次,轉運醫用物資7.2噸。”

選擇“逆行”的體育人

武漢“封城”令一下達,一支由黨員、退伍軍人、年輕干部組成的疫情防控管理突擊隊就組建了,張衛東就在其中。除了協助轉運救援物資外,跟隨湖北省體育局下沉社區,張衛東更近距離地目睹了疫情下那些關起門來的“難”。

江漢區王家巷社區,無電梯的老舊樓房很多,居住的大部分是老人。推開門,有人癱在床上、有人行動不便,有一戶出租屋,大人在酒店打工,留了4個孩子在家,“我們敲開門后,他們當時眼淚就流下來了,說已經餓了兩天,沒吃的、沒喝的。”張衛東和同事挨家挨戶記錄下需求,努力將他們的生活推回正軌。

無電梯的樓房,分送團購蔬菜食品都需要拎著送上樓,每次雙手總是被勒得又紅又疼。“我想到村子裡的辦法。”張衛東把家中晒衣服的竹竿,穿上晒臘肉用的鉤子,做了一副扁擔,用以運送物資,分送物資的效率提高了,他也多了個稱號“扁擔張”。

一組被媒體記錄的數字濃縮了他下沉社區的32天:除了消殺工作,他每天堅持社區巡查兩次,為社區轉運分裝生活物資800余包,為高齡老人、殘疾人和生活困難家庭分送愛心及團購生活物資1075戶次,保証23戶慢性病老人用藥所需,還教會396戶1000余人使用健康碼。

像張衛東一樣“逆行”的人裡,還有湖北體彩荊州分中心專管員譚樹兵,在最肅穆的春節,他去到了風暴的最中心。

譚樹兵的叔叔在醫院工作,他因此得知“熱門診患者較多,急需志願者幫助。”瞞著家人,在全國援助醫療隊還沒到來之前,他以志願者身份到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發熱門診協助病人分流。僅大年初一,從早上8點一直工作到晚上10點,他便與其他志願者一起幫助200余人次完成了檢查流程。

志願者的主要工作是引導患者排隊,然后帶領他們逐一完成標本採集、CT檢查,同時將標本送到化驗室。有時還幫助隔離病房送藥、用輪椅推送確診患者做CT檢查。就診人數眾多、加上對病情的擔憂,流程稍顯繁復就會成為患者情緒焦躁的導火索,譚樹兵還需要懂得安撫患者情緒。

但這都不是他們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難,N95口罩、隔離衣、一次性手套等防護用品不足才是最大挑戰。像大量奮戰在戰役一線的人一樣,譚樹兵也時常整天不吃東西、不喝水,就是為了盡量不上廁所,“必須節約防護服,脫下來,就沒有了”。

和譚樹兵一樣,佘亞洲也從事體彩工作,他曾是一名下崗工人,后來成為一名武漢體彩銷售點業主。去年疫情期間,他就是被風暴裹挾的人。

去年臘月二十八,彩票休市后,佘亞洲坐車從武漢回咸寧鄉下老家過年,“當時已經聽說新冠病毒的厲害,我主動做了防護,也避免接觸他人,卻沒想到自己仍會遭遇這一切。”當天晚上,他感覺有點不舒服、發燒,於是立即趕到醫院檢查,報告出來后,他當即被收院治療,妻兒被送往酒店隔離,母親則由社區工作人員送油送菜,解決隔離期的困難。

治愈出院后,佘亞洲每天關注著疫情變化情況,“新聞裡說治愈患者的血漿對其他病患能有幫助。”他立馬主動申請無償獻血,並把決定在患友群裡說了,“同期治愈的好幾位患友都響應,我們一起回醫院完成了獻血。”佘亞洲記得,患病期間,他微信上常有相熟的彩民發來問侯,現在,那些暖心的問候又變回下單的信息,這讓他感到踏實,“証明我們已經回到正常的生活。”

而休艙一年有余的洪山體育館也早已全面恢復原本的功能,健身場地正常開放、大型活動與賽事逐步重啟、體育項目培訓火熱開展。只是在馮金榮眼中,“經歷‘方艙’之后,洪山體育館絕不再僅僅是座體育館。”這場前所未有的考驗,讓他意識到,“今后體育場館的改造建設,應當加強對應急避難、突發事件的考量”,“無論是體育場館還是體育人,關鍵時刻,得扛得起社會責任。”(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梁璇)

(責編:羅昱、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