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70年代,廣漢農民一年到頭干活仍吃不飽肚子

一場被“逼”出來的農村改革

2021年04月29日07:42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一場被“逼”出來的農村改革

  金魚鎮涼水井社區居委會小院裡,反映當年金魚公社改革探索的壁畫。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余如波攝

  蹲點點位

  廣漢金魚公社(今廣漢市金魚鎮)

  歷史評價

  1978年,廣漢金魚公社在全省率先進行“分組作業,定產定工,超產獎勵”改革,極大地調動了人民群眾的生產積極性,促進了農業的發展。此后,包產到組的改革迅速在全省推開。1979年4月,中共中央批轉《關於農村工作問題座談會紀要》,肯定了金魚公社這一改革。金魚公社的改革是四川農村改革的發端,與安徽鳳陽小崗村包產到戶一樣,成為全國農村改革的先導。

  4月16日,廣漢市金魚鎮涼水井社區,71歲的社區居民葉常理早起上街買菜,順便從屋旁摘回不少新鮮的櫻桃和柑橘。

  直至今天,這裡的一些居民也很少意識到:這片土地,曾在中國農村改革史上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而葉常理,便是其中的參與者、見証者之一。

  上世紀70年代,葉常理擔任原廣漢縣金魚公社十一大隊(今涼水井社區)六隊會計。1978年,廣漢縣在金魚公社推行“分組作業、定產定工、超產獎勵”改革試點,即每個組在完成產量指標后,超產部分按一定比例獎勵給該組社員,把生產的主動權重新交還給農民。這一實踐,后來成為向全國宣傳推廣的農村改革經驗。

  “干多干少沒區別”

  口糧成問題百姓餓肚皮

  涼水井社區居委會小院裡,一幅壁畫引人注目。畫面正中,工作人員圍桌而坐,桌上擺放著算盤、賬本等,而周圍村民圍在一旁,或手持旱煙,或安靜等候。畫面上方,寫有“農村改革,包產到組,敢為人先,勤政為民”16個隸書大字。

  壁畫將時光拉回到40多年前。上世紀70年代,葉常理擔任金魚公社十一大隊六隊會計,至今,他仍對當時的勞動場景印象深刻,“社員出工由隊上的記工員‘畫圈圈’,工分標准是事先確定好的,於是‘出工一窩蜂,下田磨洋工,產量搞不起,百姓餓肚皮’。”

  “干多干少沒區別”帶來的結果是,社員看起來一年到頭都在干活,工分也掙到了,但糧食產量卻上不去,工分不值錢,連口糧也換不回來。

  葉常理提供了一組“寒酸”的數據:當時,金魚公社水稻畝產僅五六百斤,小麥畝產四五百斤,油菜畝產僅100多斤。扣除交給國家的公糧和集體提留等,社員每人每月到手的應分糧隻有二三十斤,一些困難戶甚至需要向國家借救濟糧。

  在他的記憶中,公社社員飲食普遍缺少油水,半年才能碰一次葷腥。

  從全廣漢來看,1976年,公社社員人均年收入(包括現金分配和實物分配收入)為78.38元,比1966年僅增加0.25元,考慮物價上漲因素,幾乎是負增長。其中,社員現金分配收入降至1963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人均僅13.31元。

  從分田埂到分土地

  “自下而上”走出新路子

  形勢所逼,金魚公社開啟了一場自下而上的改革探索。

  1976年,金魚公社十一大隊九隊悄悄把生產隊所有的田埂分了,社員擁有田埂的經營權,收成歸個人所有。九隊隊長張德江一家分了1.8畝的田埂,大春和小春各收了幾十斤油菜和黃豆,有效改善了生活。

  葉常理所在的六隊,也召集社員們抓鬮承包田埂,“悄悄咪咪分下去”。田埂約一米來寬,能栽點作物。葉常理抓鬮抓到4塊田埂,“種了黃豆、蔬菜等補充口糧。”黃豆成熟后,葉常理第一次給孩子做了豆腐,兒子葉萬建不光吃完,還把碗底舔得干干淨淨。

  不少人明白,問題的症結在於“本來讓群眾搞就能搞好,關鍵就是不敢讓群眾自己搞”。在當時,“自己搞”意味著動搖生產隊這一基礎,是個“大問題”。時任廣漢縣委書記常光南請示省委后,得到了可在當地“搞試點”的批示。

  1978年初,金魚公社在全省率先推行“分組作業,定產定工,超產獎勵”,每個組在完成產量指標后,超產部分按一定比例獎勵給社員。這就是后來風行於許多地區,被稱為“包產到組”聯產計酬生產責任制的初始模式。

  於是,九隊在此前“分田埂”的基礎上,把土地一分為二:每戶1分秧畝田、4分口糧田,由社員自行組織耕作,余下仍為生產隊的集體公田。當年“秋后算賬”,口糧田花費的肥料、工時都不如公田,產量卻差不多比后者翻一番。

  “分組作業”提振積極性

  一年增產500余萬斤糧食

  全新的生產制度,極大提升了社員的勞動積極性。

  金魚公社十一大隊六隊分成了兩個組,由各自的組長帶隊抓生產,相互之間形成競爭。當時的一組組長徐必瓊說,“分組作業”明確了每名社員的責任,“有的挖土、有的播種、有的擔糞水,總之有了分工”,誰在偷懶一目了然。

  “每個組的‘攤攤’劃小了,每個人的活路由組長定,一個人耽誤干活,會影響大家掙工分。”徐必瓊介紹,六隊還明確,一旦增產,便給予組長和相關負責人一定的糧食、工分獎勵﹔產量沒搞上去,責任人受罰,扣減糧食和工分。

  效果如何?葉常理從櫃子上方拿下一個編織袋,裡面珍藏著他擔任公社會計時的一些資料,其中一本筆記中記載:(19)77年,237900斤﹔(19)78年,292323斤。這意味著,依靠上述激勵政策,1978年,六隊糧食總產量比1977年增加54423斤,平均每畝增產超300斤。“當年,每個社員多分了200多斤糧食。”

  1978年秋天,一份金魚公社的“包產到組”情況報告交到常光南手中:2萬多畝土地,增產了503萬斤糧食,每畝平均增產超200斤。

  1978年12月、1979年2月,《人民日報》《四川日報》先后刊文,介紹金魚公社經驗。1979年10月,四川省委發出100號文件,在全國最早提出“可以包產到專業組、專業戶、專業人,實行獎賠責任制”。到1982年底,四川農村已有近98%的生產隊實行了“包產到組、包干到戶”,農民的生產積極性不斷迸發。

  改革精神薪火相傳掀開農旅融合“新篇”

  □周玉琴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余如波宋開文

  40多年前,原廣漢縣金魚公社十一大隊(今涼水井社區)率先“包產到組”。勇立農村改革潮頭的金魚鎮,地處成都平原核心區和都江堰灌區,如今,這裡擁有連片成規模的高標准農田。

  金魚鎮黨委書記王一介紹,通過農業企業、種植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種植大戶流轉承包,全鎮土地流轉率達90%以上,“現代農業產業鏈各環節相互滲透、相互影響、相互合作,形成良性競爭,促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揮最大潛能。”王一說。

  改革精神薪火相傳,近年來,金魚鎮掀開農旅融合“新篇”。2020年底,廣漢市現代農業產業園被認定為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其中相當一部分就在金魚鎮境內。依托這塊“金字招牌”,當地突出“萬畝良田”產業特色,推進農業與旅游、人文、教育等融合,通過創意農業實現“產業+”發展新模式。

  位於上岺村國家級現代糧食示范區核心區域、預計將於6月開放的稻香公園,就是一處新的鄉村旅游打卡點。其中的產業鏈展示中心建成后,可以通過控制生長環境,呈現糧食作物育種、育秧、揚花等各個生長階段,展示其從種子到餐桌的蛻變過程。

  稻香公園綠道兩旁,還將按季節輪種彩色小麥、水稻,擺設稻草人、稻草景觀等,增加田野的趣味性。“公園裡30多畝水稻的育種、插秧就由我負責。”種糧大戶武代華興奮地表示,盡管這看起來只是一筆“小買賣”,但在稻香公園開放、吸引更多游客和業內人士到來后,自己的產品、服務就多了一個展示平台,有助於塑造品牌。

  土地改革陳列館、都江堰微縮景觀、稻香研學院……稻香公園功能區“拼圖”正一步步完成。通過深挖農業附加值,打造成“觀、學、耕、戲、養、憩”一體的農旅深度融合園區。(周玉琴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余如波 宋開文)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