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查不透”的“燙手”案件辦成鐵案

2021年04月29日07:41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他將“查不透”的“燙手”案件辦成鐵案

【人物名片】

劉運鎂南充市蓬安縣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主任,全省檢察系統掃黑除惡專業人才庫成員

記者採訪劉運鎂時,他接了一個陌生電話,一名素未謀面的檢察干警打來請教“保護傘”的認定問題。

為什麼找他?因為劉運鎂的身份——全省檢察系統掃黑除惡專業人才庫成員。

事實上,劉運鎂接觸涉黑涉惡案件的時間很短,自2018年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啟動后才開始。三年來,南充市檢察機關辦理的涉黑案件,有近一半都由劉運鎂主辦。“小伙子精力好,人也能干,把案子交給他,靠譜。”南充市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負責人這樣評價他。

這位“85后”檢察官、掃黑“專業戶”靠譜在哪兒?

敢擔當

接下臨到期的“燙手”案件

明明在西充當地為非作歹、欺壓百姓多年,但始終沒被“扳倒”﹔即使被移送起訴,也是輕罪清晰,重罪“查不透”……這是2018年臨近春節時,劉運鎂接到的一起從西充縣人民檢察院轉過來的案件。

“這個案子‘燙手’。”劉運鎂記得,根據法律規定,當時該案審查起訴期限隻剩一個月左右,退偵次數也用完了,但很多証據都還不清不楚,“正因為如此,南充市人民檢察院變更了管轄。”

硬著頭皮接下案子時,劉運鎂已經預計到了結果的“無奈”,“總感覺事實就是那樣,且還有其他漏罪,但証據就是不足。”劉運鎂甚至已經預想到,案子移送到法院后,被害人肯定會有不滿。

“依法履職”四個字,給了劉運鎂“底氣”。在對案件進行認真全面審查后,他依法對案件中的三個罪名以事實不清証據不足不予認定,追訴一項罪名,以兩個罪名“按時”將案件移送起訴至了法院。

“公安移送五個罪名,檢察院才認兩個?”果然,這樣的處理結果引發了被害人的不滿。“當時網上的信訪帖子跟帖都超過27萬條。”劉運鎂回憶,他隻能一邊向被害人釋法說理,一邊向公安機關發出檢察建議,要求繼續偵查漏罪漏犯。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啟動后,南充當地掃黑辦統籌成立專案組,要求南充市公安局提級偵辦該案漏罪。此后,省公安廳、省檢察院挂牌督辦該案——這起“燙手”案件迎來轉機。

肯苦干

兩個月蹲守專案組查實大事

隨著案件查辦的推進,劉運鎂愈發察覺到了“保護傘”的存在。

黑惡勢力和“保護傘”在暗,自己在明,但劉運鎂沒有退縮,“與黑惡勢力對抗,政法隊伍就像是黨和人民群眾手中的‘刀把子’,這個時候我們不沖上去,誰上呢?”

連續兩個月吃住在專案組,審閱筆錄600多份,審查書証2000多頁,提出70余條補充偵查建議,追訴犯罪嫌疑人14人,追訴犯罪事實20筆,移送“保護傘”線索7條……劉運鎂步步厘清証據鏈,最終將專項斗爭以來南充首起涉黑大案查清查實。同時,該案還開創了南充在涉黑案中追訴洗錢罪的先例。

“如果按照最開始兩個罪名定罪,該涉黑組織主犯李某可能僅會獲刑兩年多,如今,李某被判了有期徒刑25年。”除了將涉黑組織繩之以法外,更讓劉運鎂高興的是受這個黑惡勢力影響的被害人終於可以回歸平靜生活。

“曾有個女性被害人因為借了該組織高利貸,被迫逃到雲南,六七年不敢回家看丈夫、孩子。如今,該組織被打掉了,這名受害人也終於與家人團聚,生活回歸了正軌。”劉運鎂說,被害人從一開始在網絡上發帖信訪,到最后向他們送錦旗,這個變化讓他感到“很欣慰”。

這之后,劉運鎂還參與辦理了多起涉黑涉惡案件,並始終貫徹敢擔當、肯苦干的作風。在辦理張某涉黑案時,他僅用45天審查卷宗130余本,寫出150余萬字的審查報告。

這些案件的辦理,也讓劉運鎂對檢察官的職責有了更深的認識。

“掃黑除惡是政法機關與黑惡勢力的交鋒。公安干警沖刺在一線,而檢察官則是用法律利劍在庭上庭下與犯罪嫌疑人交鋒,必須不漏一罪、不漏一人,精准打擊。”劉運鎂說。

【英雄感言】

要說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意義,我們先來看看這些年國家辦的幾件大事,比如污染防治、脫貧攻堅,這些大事無不與群眾的美好生活相關。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也是如此,掃除黑惡,不僅維護了社會治安,也保障了群眾生活安寧美好。 ——劉運鎂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任鴻)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