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瀘州市開展証明事項清理,推進審批服務便民化

近7000項証明這樣減下來(法治聚焦·減証便民進行時)

本報記者  王永戰

2021年04月28日06:4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聚焦企業和群眾反映突出的辦事來回跑、多頭跑等問題,近年來,四川省瀘州市深化“放管服”改革,梳理群眾辦事最煩最難的領域和環節,取消不合理証明事項,用好告知承諾、部門核實等舉措,為市民辦事提供更多便利。

    

  “截至目前,全市清理取消行政審批和公共服務事項索要的証明6923項,取消后每年約減少証明材料150萬份。”四川省瀘州市司法局副局長何玉蘭告訴記者。這是瀘州市推進審批服務便民化的最新成果。

  近年來,瀘州市深化“放管服”改革,不斷推進審批服務便民化,減少蓋章、審核、備案、確認、告知等各種繁瑣環節和手續。瀘州市有關部門取消不合理証明事項,用好告知承諾、部門核實等舉措,減少群眾跑腿﹔推動建設信用系統,防范審批風險,努力讓服務更精細、更高效。

  成立工作專班,梳理問題清單,沒有法律依據的証明一律取消

  “這戶口本上都標明了父子、母子關系,卻還要我到社區開証明。”在2019年3月的一次座談會上,瀘州市一位市民反映。此次座談會上,很多市民結合自身經歷,說到了辦理証明事項的麻煩。“証明事項繁雜是群眾辦事的痛點,需要採取措施予以解決。”主持這場會議的龍馬潭區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秦莉說。

  類似的重復証明、循環証明和無謂証明,也曾讓江陽區龍透關社區居民張建頗受困擾。由於種種原因,張建的公公去世后,其名下的房產遲遲無法過戶到婆婆名下。“每次涉及房產歸屬,都要去辦公証,辦公証就要好幾份証明,而有些証明已經找不到了。”何玉蘭說,“前幾年,瀘州市每年涉及証明事項的投訴就有500多件。”

  隨后,瀘州市紀委監委和市司法局聯合開展“証明事項清理專項行動”。根據市民反映的熱點難點,梳理出150余項涉及出生、戶籍、就業、婚姻等各個方面的不合理証明事項。在瀘州市委和市政府推動下,當地有關負責部門嚴格按照“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一律取消”等政策要求開展工作。“重點研究怎麼取消不必要的証明,取消之后怎麼開展監管,確保既讓群眾少跑腿,又能減少審批風險。”何玉蘭介紹。

  隨即,負責証明事項清理工作的領導小組在瀘州市級層面成立,由瀘州市司法局組建工作專班開展梳理工作。何玉蘭說,為保証清理行動科學性,專班以審批機構索要方、辦事群眾提供方、証明材料開具方為清理源頭,通過比照“三清單一指南”,即部門行政權力清單、公共服務事項清單、中介服務事項清單和一體化平台辦事指南,全面開展証明事項清理工作。在這一基礎上,市縣兩級開始同步建立本級証明事項取消清單。

  採取直接取消、告知承諾、部門核查等方式,減少群眾跑腿

  回憶起專班如何協調各部門開展清理行動,何玉蘭深有感觸。當時,專班建立每日工作台賬、周工作台賬和問題台賬,推動各部門開展清理,工作量不小。為收集清理取消中反映的問題,相關工作人員還進行電話問答和線上咨詢,聽取多方意見。

  “遇到最多的問題就是該怎麼取消。”何玉蘭說,“對於法律法規和規章沒有規定的,採取直接取消比較容易。對一些有規定的,則需要以其他方式代替開証明。”2019年5月,司法部開始試點証明事項告知承諾制,瀘州市就把重點放在了推行告知承諾制上。

  對於張建來說,多年沒解決的房產公証問題,就是靠簽署承諾書解決的。實施告知承諾制,就是審批部門告知申請人承諾的內容、標准和虛假承諾的責任后,由申請人簽署承諾,即可完成証明事項辦理。今年2月,在社區協調下,張建無須提供相關証明,隻在公証處簽署承諾書,就辦妥了房產過戶的公証手續。

  此外,部門間協查、部門自行調查核實等也成為替代証明事項的方式。對於這兩種方式,瀘州市政務服務中心不動產登記窗口工作人員韓興勤平日接觸很多。“以前,對於不動產權利人名稱變更的,需要當地社區或者農村開具証明,現在我們自行聯絡當地核實即可。”韓興勤說,“我們直接對接,減少了群眾跑腿,提升了工作效率。”除了部門自行調查核實,對於需要民政等部門配合的,政務服務中心工作人員直接聯系相關部門查驗信息即可。

  如今,韓興勤已與很多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建立微信群,進行日常溝通。韓興勤說,僅不動產登記業務,部門核查就替代了八類証明。此外,由瀘州市數字經濟發展局開發的應用系統已經開通,探索用數據共享的方式查清有關情況。

  健全申請人誠信檔案,建立失信懲戒機制,防范審批風險

  在証明清理行動中,許多部門一度為証明取消后可能出現的審批風險而擔憂。“有的部門給市紀委監委作了匯報,說明了一些証明取消后可能帶來的風險。”何玉蘭說,“類似的顧慮,在民政、人社等多個部門都存在。”

  對此,瀘州市紀委監委及時出台容錯糾錯機制,“具體而言,就是非因經辦人員主觀過錯、事中事后監管不到位等因素產生錯誤或者造成損失的,對經辦人員不作負面評價,不追究相關人員責任”,瀘州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介紹。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是保証清理效果的另一措施。瀘州市出台一系列文件,規定審批部門及其工作人員的職權,並明確市民投訴舉報和監督的渠道。

  在瀘州市政務服務中心,監督專窗十分醒目。瀘州市政務服務中心主任楊為回憶,在廣東佛山具備開叉車資格、回瀘州辦理叉車資格復審的市民駱躍強,就在專窗工作人員的協調下,經佛山有關部門核實確認后,當場辦理了資格復審,沒有再回佛山去開証明。

  為防止虛假承諾,當地還建立健全了申請人的誠信檔案,通過建立虛假承諾黑名單等失信懲戒機制,防范審批風險。如今,瀘州已推廣使用信用系統,可以實現信息的自動比對。

  防止証明反彈回潮,才能提升“放管服”改革的成效。瀘州市紀委監委牽頭、各相關部門參與,對群眾反映的問題進行精准監督、及時回應。“目前証明事項清理工作主要還是在行政機關內部開展,下一步,我們將向學校、醫院、水電、銀行等單位拓展,為市民辦事提供更多便利。”何玉蘭說。


  《 人民日報 》( 2021年04月28日 11 版)
(責編:李強強、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