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運營半個世紀,串連起大涼山深處沿線周邊的城鎮和村庄——

煙火人間慢火車

等著大山深處的群眾,一同出發

2021年04月27日07:14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煙火人間慢火車

  周末,列車上有不少鄉村孩子,跟著父母坐車到城裡賣自家農產品,再買些日用品回家。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唐子晴 攝

  家住普雄的俄力阿支木安頓好行李,脫下外套,拿出針線,縫補衣服上脫線的繡花。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唐子晴 攝

  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 攝

  在高鐵、動車日行千裡的今天,慢火車不慌不忙,承載著沿線鄉親們的希望,從鄉村駛向城市,從過去駛向現代化,從貧窮駛向富裕,溫柔地展示著“中國溫度”。

  編者按

  近年來,為促進老少邊窮地區發展、保障弱勢群體權益,我國推出大量特殊惠民公共服務項目,精准破解民生痛點,切實提升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即日起,四川日報全媒體將在“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同心奔小康”欄題下推出“特別的民生”系列報道,為您講述慢火車運行、深山基站建設、溜索改橋工程等一個個鮮活的民生故事,與您一起感受全面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少的前行力量。敬請垂注。

  4月23日15時45分,成昆鐵路喜德站,人流涌動。46歲的克其吉布莫扶著幾堆半人高的袋裝新鮮蔬菜,等待列車到來。

  4月24日7時,75歲的阿比拉布牽著小羊走進成昆鐵路普雄站。他要把羊拉到喜德縣去賣,順便給孫女買點文具。

  穿越涼山州、往返於越西縣普雄鎮和攀枝花之間的5633/5634次列車,全程376公裡,每個小站都要停靠,運行時間10個多小時,被沿線群眾親切地稱為慢火車。

  這對列車已運營半個世紀,是目前四川境內最后的慢火車之一。

  每天,這列慢火車穿行大涼山深處,串起沿線27個站點,輻射周邊城鎮和村庄。對沿線的彝族老鄉來說,慢火車不僅是山裡人的“運輸車”、學生娃的“校車”,更是老鄉們的“脫貧車”。

  大件行李家畜家禽有“專座”

  “叮鈴——”即將發車的鈴聲響起,催促還沒有上車的旅客趕緊上車。站台上還有貨物沒有搬運上車,克其吉布莫拎起袋子往車上扔。“注意腳下安全,先把東西搬上來。”列車員駱智杰一邊叮囑,一邊幫忙接袋子。

  兩分鐘后,所有貨物順利搬上車,緊接著車門關閉,列車緩緩駛出站台。

  “基本上每天都坐這趟車到喜德。老板把菜交給我,我負責把菜帶回普雄。”克其吉布莫是普雄鎮人,10多年前開始在慢火車上做起“快遞”生意。

  慢火車幾十年沒漲過價,票價最低2元,全程隻需 26.5元。“一件貨收1元,比坐汽車劃算。生意好的時候,一天能掙一兩百元。”靠著這份收入,克其吉布莫每月能按時給上大學的兒子和上高中的女兒寄去生活費。

  5633/5634次列車乘客以當地彝族群眾為主。他們有的將蔬菜、核桃、家禽等帶下山出售,換取日常生產生活用品,有的到縣城採購商品回鄉開起小商店。慢慢地,慢火車成為沿線群眾和外界溝通的紐帶。

  西昌站是慢火車重要的停靠站點之一。為讓老鄉們從普雄方向到西昌后當天能返回,鐵路部門調整列車運行時間,專門留出2個小時。“列車停靠乘客、貨物較多的站,都會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等一等,等大伙安全上車再啟動。”列車長劉偉說。

  在這個快速發展的時代,慢火車等著大山深處的群眾,一同出發。

  2016年底,鐵路部門對車廂進行“適農化”改造,拆掉部分座椅,留出堆碼大件行李的專屬空間﹔在列車尾部加挂“大棚車廂”,專門用來運送活牲畜、活家禽,實現人畜分離。

  “每逢彝歷新年和火把節,車廂裡羊啊豬啊,擠都擠不下,好熱鬧!”負責看管“大棚車廂”的行李員羅麗介紹,車廂裡專門開了好幾個通風天窗,還貼心加裝牲畜拴挂欄杆。工作人員會定時清理、消毒,保持車廂的衛生和整潔。

  車廂裡也可以互相“做生意”

  隨著列車不斷到站停靠,車廂裡的乘客漸漸多起來。

  “171、172、173!”列車從普雄站開出1個多小時,的莫果果木已從其他老鄉處收購173把香椿。的莫阿媽今年70歲出頭,在慢火車上已做10多年小生意。她每天從普雄站上車收購時令蔬菜水果,然后帶到西昌市場出售,“一把香椿收購價1.5元,賣出價2.5元,賺個差價。”的莫阿媽說,靠著這份營生,她一月能有2000多元的穩定收入。

  一大早,36歲的阿都莫阿牛摘了一竹筐櫻桃上了慢火車,並在車上向乘客兜售。慢火車剛走5站,櫻桃就賣完了。對阿都莫阿牛來說,慢火車載滿幸福的回憶。

  2004年,19歲的阿都莫阿牛乘慢火車從娘家出嫁。“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車,緊張得不得了。”阿都莫阿牛笑著回憶,“當時一位女乘務員見我蓋著蓋頭,還拉著我的手給我唱了一首歌,祝我新婚快樂。”如今,阿都莫阿牛已是3個孩子的媽媽。

  慢火車上,時間好像過得很快。幾小時內,老鄉們互相買賣水果蔬菜,交換所需﹔年長的阿媽拿出針線,給孩子們縫制鞋墊、頭巾﹔年輕人聊著外面的世界,互相幫忙給家中親人帶些生活用品……

  在大山中穿行的慢火車,成了沿線群眾“移動的家”。

  慢火車見証沿線發展變化

  正趕上周五,從德昌站和冕寧站上來不少學生。孩子們三五成群地坐在一起,或翻開書本認真閱讀,或聊天掰手腕。

  17歲的羅艷,家住涼山州冕寧縣,去年考上德昌縣職業高級中學,每周都要坐慢火車回家。“坐慢火車安全平穩,車票隻需7.5元。”羅艷說,列車員很親切,每次見面都要詢問學習成績怎麼樣、有沒有生活困難等。

  為保障孩子們乘車安全,列車員加強管理,提醒活潑好動的孩子注意安全,防止磕碰受傷﹔列車到站前,反復大聲報站,叮囑孩子們互相提醒,提前到門邊排好隊。

  從列車員到列車長,劉偉在慢火車上一干就是28年。劉偉說,這些年,彝族老鄉們越來越重視教育,這列火車也成為涼山孩子們的“校車”——沿途各個鄉鎮的孩子們,坐慢火車往返學校,列車見証一批又一批孩子通過接受教育走出大山。

  “慢火車也見証沿線發展變化。”劉偉介紹,過去大山裡的乘客趕車困難,住在高山上的群眾到車站要走五六個小時,沿線色彩也單調枯燥。這幾年,沿途景色多起來,有灰色的盤山公路、紅頂白牆的新房,還有美麗的學校。同時,為方便沿線群眾趕火車,一條條通站公路修建起來,特別是在列車不能完全停進站台的瓦祖站,一條2公裡長的通站公路,連接起鄉道和小站進出站口。“趕車的老鄉,現在能開三輪車把行李拉到進站口。學生下了車,也能安全回家。”瓦祖站站長魏剛說。

  涼山州發展改革委相關負責人介紹,當地正實施德昌、冕寧、喜德、越西、甘洛5縣慢火車通站公路33個項目,按總投資100%標准實現全覆蓋支持,將為慢火車沿線約13萬群眾提供更加便捷、安全的出行條件。

  在高鐵、動車日行千裡的今天,慢火車不慌不忙,承載著沿線鄉親們的希望,從鄉村駛向城市,從過去駛向現代化,從貧窮駛向富裕,溫柔地展示著“中國溫度”。(陳姝妤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羅向明 唐子晴)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