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四川、江蘇等地推廣家庭病床服務

居家醫療服務跟得上暖人心(健康焦點)

本報記者  李紅梅  王偉健  王明峰

2021年04月23日06:5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隨著我國老齡化不斷加劇,居家醫療服務需求日益迫切。截至2019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數2.54億人,佔總人口數18.1%。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數1.67億人,佔總人口數11.9%。我國失能、半失能老年人超過4000萬,他們對居家醫療服務存在巨大需求。

  2020年12月,國家衛健委辦公廳、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辦公室印發《關於加強老年人居家醫療服務工作的通知》,明確提出重點由二級及以下醫院、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等,對有居家醫療服務需求且行動不便的高齡或失能老年人,慢性病、疾病康復期或終末期、出院后仍需醫療服務的老年患者等提供相關醫療服務。目前,廣東、四川、江蘇等地積極推廣家庭病床服務,讓更多百姓享受到居家醫療服務的便利。

  病床可以設在家裡

  越來越多的城市開展家庭病床服務,節約了患者的就診成本,緩解了看病難問題

  家住四川省成都市的黃婆婆是一名“老病號”,患高血壓、糖尿病、房顫等疾病,幾乎每個月都需要到醫院進行一次抽血復查。她家到醫院的來回路程需要1個多小時,再加上挂號、排隊等,看一次病通常需要消耗半天時間。黃婆婆今年70歲了,每次去醫院都覺得力不從心,家裡人也跟著受累。

  最近,黃婆婆申請了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后醫療服務中心”服務。中心醫護團隊上門採集血樣並送檢,再依據她的病情進行隨訪,黃婆婆在家就完成了復診,享受到了專業醫療服務。

  從1984年開始,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就建立了家庭病床科,如今稱為“后醫療服務中心”。中心主任傅曉輝介紹,這裡負責患者出院后的管理與服務,服務人群囊括了入院治療后的患者、出院患者、有后續治療需求的患者,提供相應的治療服務,例如換管、抽血、肌肉注射、拆線、換藥、出院后病情監測等。近年來,成都市探索整合民政部門的家庭照護床位、衛健部門的家庭醫生、家庭病床、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以及醫保部門的長期照護保險,將老年醫療、護理、康復、營養健康管理等服務延伸至家庭。

  如今,越來越多的城市開展家庭病床服務,節約了患者的就診成本,緩解了看病難問題。

  4月14日上午,在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七都鎮望湖村郁郁蔥蔥的鄉間田坎上,走來一群穿著紅色馬甲、背著灰色背包的人,他們是七都鎮衛生院的醫護人員。幾乎每周,他們都會利用工作閑暇時間,走村串戶,給村裡行動不便的村民們提供家庭病床服務。

  穿過幾條彎彎曲曲的村道,大約十幾分鐘到了望湖村25組村民黃衛萍女士家。剛進門,醫護人員就忙開了,測血壓、做心電圖、採血樣……“老婆婆,您最近血糖都比較正常,但還是要多下床動動。”沈文仙醫生一手拿著血糖試紙,一手慢慢地將病人扶起來。黃女士的婆婆今年80歲,癱瘓在床,11年前因腦血管瘤進行了兩次開顱手術。公公也在7年前因腦中風而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每隔兩個月,黃衛萍就要喊來親戚朋友幫忙,用擔架抬著老人去醫院檢查。2018年,七都鎮衛生院和兩位老人簽訂家庭病床合約后,兩位老人就很少去醫院了,醫生會定期上門進行基礎項目檢查,在家裡就能享受在醫院一樣的醫療服務。

  “雖然病床設在家裡,但醫療服務不打折扣。”黃女士說,公公剛癱瘓在床的那幾年,身上很多地方都長了褥瘡。但這兩年來,在醫護人員的悉心照料下,公公一次褥瘡也沒長過,身體也在持續好轉。

  醫療支出大幅下降

  一些地方將家庭病床納入醫保,並推行長期護理保險,大大緩解了家庭的經濟負擔

  家住蘇州市姑蘇區的老王今年63歲,因腦中風癱瘓在床已有多年。2019年5月,在吳門橋街道潤達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全科醫生張蘊樂的建議下,老王簽約了家庭病床服務。此后,張醫生每周都會到老王家查床、治療、護理,並在特定病歷上記錄服務過程。

  4月13日下午4點,當天的門診工作結束,張醫生騎上電瓶車來到了老王家。一進門,張醫生就將家庭醫生助診包放在桌子上。助診包容量不大,卻是一個“百寶箱”,裝滿了各種小型醫療儀器,微型B超機、心電圖儀、血壓儀、血糖測試儀等。

  “利用家庭醫生助診包與智慧醫療,我們不僅可以在老年人家中實現體溫、血壓、血糖、脈氧、肝功能、血脂、尿酸、血紅蛋白、尿常規、十二導聯心電圖和超聲等檢測功能,還能遠程連線醫聯體專家,通過屏幕實現面對面會診。”張蘊樂說。

  潤達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王黎介紹,中心自2007年開設家庭病床,主要針對因年老或者體弱而行動不便、住院就診確有困難的患者。服務對象包括長期臥床不起的疾病患者、惡性腫瘤晚期患者、癱瘓在床患者、老年性痴呆患者等。中心建立了家庭病床管理網絡,成立管理小組,由組長及各團隊責任醫生組團開展家庭病床服務。同時還對家庭病床服務質量、服務對象的滿意度等定期評估。

  自從簽約了家庭病床,老王的兒媳楊女士明顯地感覺到婆婆的醫療支出大幅下降,一個結算周期是180天,半年內共花費了4000元,報銷3600多元,自費部分400元不到。過去婆婆每年在醫療上的支出都在1萬元以上,如今減少到每年花費不到1000元,這讓楊女士非常驚喜。

  蘇州市衛健委基層衛生與老齡健康處處長於可人介紹,原則上由具備開設家庭病床資質的社區衛生服務機構開展家庭病床服務。蘇州市將家庭病床建設列入市政府實事項目,每年都有財政上的補貼。家庭病床納入醫保項目,除起付線、建床費50元、巡診費每次自費25元外,其他費用按比例享受報銷,超過起付標准累計在4000元限額內按90%的比例結付。

  為了精准了解老人健康養老需求,2019年以來,成都市對老人健康狀況和自理能力進行了專業評估。對有居家醫療需求的高齡、重病、失能、失智等特殊困難老年人,優先開展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建立老年人群營養健康管理與照護制度,提供定期體檢、上門巡診、家庭病床、社區護理、健康管理、安寧療護等服務。全市108家醫養結合機構中,有90家已納入醫保定點醫療機構。2020年5月,成都市將城鄉居民納入長期照護保險制度覆蓋范圍。截至2020年底,累計受理失能評定4.32萬人,通過評定並享受待遇3.19萬人。其中居家照護1.89萬人,機構照護和機構上門照護0.31萬人。

  國家衛健委衛生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苗艷青認為,開展家庭病床服務有利於更好地照護失能老人,既可滿足患者長期醫療服務的需求,又可讓患者在熟悉的家庭環境中康復、療養,同時不佔用大醫院醫療資源,提高了醫療資源使用效率。一些地方將家庭病床納入醫保,並推行長期護理保險,大大緩解了家庭的經濟負擔。

  苗艷青認為,對有家庭病床需求的65歲以上老人評估病情之后,將其納入慢病管理服務項目中,由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和當地的居委會進行專業照顧和管理,更有利於患者的康復。

  探索社會力量參與

  未來需要進一步完善家庭病床的價格機制,體現勞務技術價值,激勵醫護人員提供高質量的服務

  蘇州市吳江區橫扇衛生院已有簽約家庭病床24張。按照衛生院目前的人力物力,最多隻能建200張,這與居民旺盛的需求不相匹配。院長任鳴煒告訴記者,衛生院開始尋求第三方力量的介入,與社會養老機構簽訂合作協議,共同推動家庭病床的建設。

  橫扇街道北橫村22組村民老趙是家庭病床的受益者。7年前,雙目失明的老趙從家中樓梯上摔下后一直癱瘓在床。簽約家庭病床后,橫扇衛生院的醫生會定期上門提供醫療服務,與衛生院簽約的蘇州久久春暉養老服務有限公司也會派遣義工上門提供康復、理療服務。“醫生工作忙一點,如無特殊情況,基本上隻能保証每周去一次,但我們義工每兩天就會去一次。”蘇州久久春暉養老服務有限公司的義工徐永寶說。

  4月14日下午兩點,橫扇衛生院的孫春英醫生來到了老趙家中。見到醫生來,老趙翻過身來,用雙手用力撐在床板上,身體慢慢地往床頭移動,短短幾秒鐘時間便坐了起來。“老趙恢復得真好,才半年多工夫,他就能自己坐起來了。”老趙的妻子說。

  “正是因為有了社會力量的參與,才能讓我們更好地拓寬家庭病床的服務深度,讓患者真正在家裡享受到全方位的醫療服務。”任鳴煒說。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一些互聯網平台和醫療機構或是護理人員合作,發展“互聯網+護理”服務,滿足居家康復等人群的需求。

  苗艷青認為,家庭病床服務是由醫療衛生機構醫務人員提供的一種延伸服務。未來需要進一步完善家庭病床的價格機制,體現勞務技術價值,激勵醫護人員提供高質量的服務。一些地方探索在醫保、長護險之外提供社會化的家庭病床類服務,明碼標價收費,服務項目更多,可以滿足群眾多層次、多樣化的需求。


  《 人民日報 》( 2021年04月23日 19 版)

(責編:李強強、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