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與古籍修復機構攜手 讓古籍“活起來”

2021年04月15日07:19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讓古籍“活起來”

  4月14日一早,廣漢市圖書館副館長余嘉就忙碌起來:一頭,圖書館內一處用來展示線裝古籍、書畫名作等的陳列廳正加緊施工﹔另一頭,與四川西部文獻修復中心攜手打造的研學項目正開展前期工作,推敲合作細節。

  說到四川的古籍修復,2008年在廣漢注冊成立的四川西部文獻修復中心頗有名氣。盡管中心主要業務已搬到成都,但該中心仍在廣漢保留了辦公場地和若干本地員工,不僅長期與廣漢市圖書館開展合作,還將服務擴展到了省內外各地。

  圖書館與古籍修復機構攜手,破損的古籍資源正在“活起來”。

  怎麼修復?

  共有十多個環節,一冊書需要15到20天

  廣漢市圖書館二樓走廊盡頭,便是四川西部文獻修復中心的古籍修復室。4月14日下午3點過,記者走進其中,第一感覺便是“亮”——這裡窗戶比普通房間大得多,還打開了所有的日光燈。

  在此工作的6位修復師均為“女將”,她們各自在工作台前忙碌。台上的原料和工具五花八門:修復紙、鎮紙、木板、糨糊、毛筆、美工刀、噴壺……當然,還有大量至少“百歲高齡”、等待“重獲新生”的古籍。

  潘艷已經在此工作了12年,她正在為一冊《新甯縣志》補洞:先用毛筆蘸取自制糨糊,將古籍破損處紙張浸濕,然后將修復紙覆於其上,用指頭輕壓后扯下,修復紙便與破損處合為一體,整個過程隻用了數十秒。

  在古籍修復室中,修復師們通常獨立操作整個修復流程,先將破損粘連的古籍一頁頁分開,然后配紙、染紙、補書頁、托書頁、噴水壓平、捶平、剪齊、裝訂等,共十多個環節,每一項都需要小心細致。“一般來講,修復一冊書至少需要15到20天。如果加上壓、捶等后續工序,要用幾個月。”潘艷說。

  嫻熟的技藝,離不開經年累月的苦練。潘艷說,即使悟性再好,掌握古籍修復流程也要幾個月,而這只是修復師的“基本操作”。她拿出一張滿是蛀洞的紅色書頁說:“修復這一部古籍,就還要會配色、染色,可以說學無止境。”

  現場,有3位古籍修復師戴上了口罩,以免吸入過多灰塵、雜質。其實除呼吸道外,不少修復師的眼睛、頸椎、腰椎等也有“職業病”。

  修好干啥?

  讓古籍資源“活起來”,融入百姓文化生活

  四川西部文獻修復中心選在廣漢市圖書館辦公,源於二者的長期合作。

  作為四川省古籍重點保護單位,廣漢市圖書館長期對館藏破損古籍進行保護性修復。十多年來,廣漢市圖書館通過借助四川西部文獻修復中心等社會修復力量和專業修復人員,已經完成365種、2562冊破損古籍的修復保護。

  “在已修復古籍中,版本年代在明代的古籍有17種、124冊,清乾隆以前的古籍有30種、165冊。近期我們又從未修復古籍裡清理出9種、35冊,都是與已修復古籍成套但未予修復的古籍,准備進行優先修復。”余嘉說。

  去年,廣漢市圖書館還開展了為期3個月的古籍普查著錄,共計整理館藏古籍(含民國圖書)2532種、14769冊。同時,對館藏古籍進行了資源回溯,並制作了“身份証”,讓朝代年份、版本、作者、類別等一目了然。目前,該館還選擇《漢州志》等優質古籍進行數字化,計劃時機成熟后面向公眾有條件開放。

  今年3月底,廣漢市圖書館內一處特殊的陳列廳啟動施工,將專門用於展示線裝古籍、書畫名作等。“讓館藏資源‘活起來’,融入日常生活,是我們一直在探索的方向。”下一步,余嘉打算與社會機構合作,開展以古籍為主題的研學、研討會、夏令營等活動,以“修復書”為抓手,讓市民“了解書、愛護書”。(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余如波文/圖)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