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先進:守望三星堆的建館人

2021年04月13日07:28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肖先進守望三星堆的建館人

  肖先進。

  肖先進在建成的三星堆博物館內

  ●以長遠眼光布局,將三星堆博物館按照旅游園區建設,使其成為四川省最早一個國家4A級旅游景區的博物館

  ●決定向銀行舉債,開啟了中國博物館貸款建館的先河

  ●嘗試全新的布展方式,使得三星堆博物館闖出了一條現代化博物館之路

  廣漢市鴨子河南岸,三星堆博物館靜靜地矗立於此。在剛過去的清明小長假,超過4萬名觀眾前來這裡打卡。神秘的青銅神樹、造型夸張的縱目面具……當人們穿過相連的空間,從神秘昏暗的展廳,最終來到博物館屋頂平台上,一種宛若時空穿越的思維也猛地清醒過來。眼前,蜿蜒的鴨子河,靜靜的月牙灣,和前面的空間形成反差,一種古今交互的體驗感襲來。

  如今,站在三星堆博物館前,螺旋狀上升的建筑,升騰起一種向上的寓意。無論是流動的展示界面、自由靈活的空間形態,還是燈光、音樂等人性化設計,都讓人很難相信,在上世紀90年代,竟然能建成這樣高水准的博物館。從1992年三星堆博物館工程奠基,到1997年10月26日建成開館,肖先進等第一代三星堆人篳路藍縷,靠著貸款修館。一座現代化的專題博物館從荒蕪的鴨子河畔拔節生長,譜寫了一段“小地方辦大館”的傳奇。

  1

  四川文博界的“鯊”字號人物

  肖先進曾被譽為四川文博界“鯊”字號人物,他行事果斷,以長遠眼光布局,將三星堆博物館按照旅游園區建設,使其成為四川省最早一個國家4A級旅游景區的博物館。

  4月6日,站在三星堆博物館門口,三星堆博物館副館長朱亞蓉指著不遠處的綠地陷入回憶,“1996年,我剛到這工作時,不遠處的鴨子河畔還是荒草叢生,裡面還有野兔、老鼠到處跑。那時,咱們館隻有100畝地大。”

  如今,目之所及,茂林修竹,綠茵連片,約1000畝的三星堆博物館園區,向人們訴說著古蜀文明的神奇。

  肖先進,三星堆博物館第一任館長,見証了博物館從無到有的全過程。

  “這個建館可費了不少勁!”身材清癯,如今已77歲的肖先進風輕雲淡地將20余年前的修建故事娓娓道來。

  1986年,在四川廣漢南興鎮(現為“三星堆鎮”)一處被當地人稱之為三星堆的地方,相繼發現兩個商代大型祭祀坑,數千件造型怪異、價值重大的文物橫空出世。為集中收藏這些寶貝,修建三星堆博物館成為當務之急。

  建在哪裡,怎麼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人們對文物的保護意識遠不如現在。當時出土文物的保存與收藏,普遍的做法是在市區圈塊地,撥點錢建一個文管所,將文物保管。

  不過,肖先進卻不贊同這樣做。生長於廣漢中興,從小他就聽村裡的人說,距家不遠的地方在挖寶物。1986年,三星堆遺址開挖時,時任廣漢市文教局文化科科長的他聽見消息,還跑到現場去一睹情況。眼前,考古隊的工作人員將三星堆縱目人面像從土坑裡慢慢往上抬,那種從未見過的造型讓他內心激動不已。“太震驚了!”眼前,這些奇異神秘的國寶重器,讓他意識到,這些文物價值非凡,必須要好好保護。因此,他堅持要建設博物館。在他看來,廣漢三星堆古蜀文化遺址的發現揭開了成都平原深厚的文化積澱,撩開了古蜀神秘的面紗,使人們對古蜀先民的認識不再僅停留於傳說的隻言片語。

  最終廣漢市委市政府決定修建博物館,並將這一重任交給肖先進。不過在選址上,卻又是一番曲折。按照原計劃,廣漢市政府打算在鄰近金雁湖公園的地方,用30畝地建設三星堆博物館。坐落在廣漢城北金雁街道,當時,金雁湖公園是一座融東西方園林於一體的公園,交通區位好。

  沒想到,肖先進卻又提出反對意見,“不在城裡建!”他解釋,“博物館和三星堆遺址的關系應該是魚和水的關系,游客在看了博物館之后可以再去遺址看看,去了解這些文物的出處,兩者不應該被剝離開。”

  聽完肖先進的意見,有人打趣:“你把博物館建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哪個來看呢?”

  當時三星堆遺址地處廣漢城西鴨子河畔,荒草叢生,除了一條窄窄的機耕道,再無其他道路。

  但肖先進不這樣認為。他深知,三星堆古蜀文化遺址不是簡單的幾座祭祀坑,而是一座古城遺址。因此,它的價值不僅在於出土的若干文物,更在於這是由出土文物、地面遺址及周邊自然地理風物共同構成的一個立體的古文明信息庫。雖然從利於民眾參觀的角度講,博物館最好定位於城市中心,以獲得便利的交通和優越的區位條件,但對於三星堆這樣的古文化遺址來講,這必然會割裂文物與其共生的環境以及古城址的關系,從而影響觀者全方位吸納古文明的精髓。

  聽誰的觀點?不久后,廣漢市組織了一個考察團,到南京、上海等地博物館參觀考察。回來后,考察團以當時國內某遺址博物館為例,質疑肖先進的想法,“他們說這座博物館就是因為它遠離城市,交通不便,所以門可羅雀,因而隻能靠財政養起來。有著前車之鑒,三星堆博物館應該建在交通發達的市區或城郊。”

  “沒有路,未來總會有辦法修建起來!我們興建的不僅僅是一個博物館,而是一個完整的三星堆園林式博物館,走館園結合的道路。”

  這並不是負氣的話。肖先進仔細分析過,那座博物館之所以人氣不旺,或許還在細節打造上,缺乏人性化。比如,園區少樹木,這使得夏天前去參觀的人隻能在烈日下暴晒,導致體驗感不好。

  那段時間,肖先進找到持反對意見的同事,耐心解釋自己這樣堅持選址的緣由。就這樣,經過多番討論,三星堆博物館才最終決定建在遺址處。

  在后期建設中,肖先進在三星堆園區廣植草坪、樹林,以草坪、樹林烘托建筑物,將博物館融於景物之中。這種館園結合的方式,在當時的博物館建設上並不多見。

  2

  貸款建起博物館

  在文物保護不被重視的年代,博物館是一個常被忽視的場所。很多人認為,博物館就是一個“無底洞”。面臨重重困境,肖先進等第一批三星堆博物館人敢為天下先,貸款辦起博物館。

  辦博物館,資金也是一個攔路虎。在建設之初,肖先進團隊通過全國考察,發現當時不少博物館都靠財政養。辦博物館在當時看來是個“無底洞”。但為了保護和展示文物,廣漢市委、市政府仍撥款200萬元,開始籌建博物館。“不過這些錢去三星堆文化遺址東北角購買了100畝河灘地后,便用完了。”

  為了籌集資金,他多次與當時的國家計委,國家財政部、文物局、文化部等單位和領導溝通,爭取補助資金。

  但要將三星堆博物館建成一流的博物館,資金缺口仍然很大。

  左思右想,肖先進做出了一個創舉,“向銀行舉債,開啟了中國博物館貸款建館的先河。”

  “敢為天下先!”肖先進心裡有了自己的想法,他想要闖出一條新路,靠開發文旅市場壯大博物館。從1992年工程奠基,到1997年10月26日建成開館,三星堆博物館貸款2000萬元進行建設。就這樣,肖先進開了全國文博界自籌建設資金、自己養活自己的先例。

  “有人會問我拿什麼來還錢?一是爭取資金﹔二是門票收入。當我把賬目交到市裡,廣漢市甚至願意每年補貼20萬元,也要把三星堆博物館‘送’出去。可是並沒有人願意接手。”為了更好地建設博物館,也為了早日還貸,那些年,有幾次升遷的機會,肖先進都放棄了。

  他堅信,博物館應該是當地文化的象征。三星堆文物價值高,它一定會被人們所接受,關鍵在於后續怎麼建設才能吸引游客。

  3

  展陳理念至今仍很新潮

  古今文明的神韻通過建筑貫穿古今,螺旋上升的建筑即使放在今天看,也充滿寓意,很難想象這樣的建筑樣式竟然建設於上世紀90年代。

  歷時5年,經歷重重困難后,三星堆博物館於1997年建成。首批來訪的人們無不驚嘆。眼前,茂林修竹,綠水連片。自由線條架構的螺旋上升的主館建筑,以一種不羈自由的風格從地平線上冉冉升起。“這種建筑形態不僅彰顯三星堆文明的破土而出,又蘊含著文明的進步是一個螺旋上升的過程。”

  “三星堆博物館青銅館主體建筑還榮獲魯班獎!”肖先進記得,在征集建筑樣式時,成渝共有11家單位投稿。在最后排出的前三名裡,如今這座建筑的設計方案被排在第三,並不被看好。“第一名的方案呼聲最高,就是直接設計了三個土堆狀,覺得這樣符合三星堆的樣式。第三名因為有點抽象,反而被冷落了。”但肖先進覺得第一名的方案過於直白,少了點韻味,最終他們還是決定用排名第三的方案,這個有點抽象意味的螺旋式上升建筑體。

  三星堆博物館開幕時,連片的草坪也引起了轟動。“用草坪包圍著博物館,當下可能大家覺得不稀奇,但在上世紀90年代,這可不常見。”這樣的設計靈感,源於肖先進的一次出國考察。

  當時人們在三星堆博物館外,看見大片的草坪環繞著建筑物,那種綠色、新穎的沖擊,讓不少路過的人感到驚奇,“從來沒想到野草這麼一弄,還怪好看的!”

  在同事印象中,肖先進是一個很“潮”的人。他善於接受流行事物,並能將其中的新點子用到博物館建設中。

  其實,擁抱新事物的年輕心態,肖先進一直有之。上世紀90年代,博物館流行將文物整齊擺放,用玻璃罩著,以突出博物館的嚴肅性、知識性。肖先進卻覺得在尊重這兩個特點上,博物館還應該有趣味性,這樣公眾才會喜歡看。

  在修建三星堆博物館時,盡管經費緊張,肖先進還是按照高品質建設,並大膽用了在當時看來很新的東西。他一改此前博物館裡將文物整齊劃一的擺放,通過靈活的布局、迂回的流線、透明的展架等使得文物高低錯落擺放,生出一種舞台式效果。同時,他還通過獨特的燈光設計、大塊面的沖撞、背景音樂的烘托,營造出一種神秘悠遠的觀展氛圍。“但實際上,對於燈光的使用當時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對,有人認為這樣不能突出文物的嚴肅性!”

  究竟能不能運用燈光?對於這樣的嘗試,肖先進心裡也沒太多底,“畢竟此前從來沒有人這麼干過。”這顆懸著的心一直到三星堆博物館開幕當天,這種模式備受好評時才最終落下。

  用中央空調替代櫃式空調,以免影響博物館的美觀﹔安裝當時鮮少被人運用的“監控”設備,保障文物安全……正是靠著這些“試新”,使得三星堆博物館走出了一條現代化博物館的道路。

  時光荏苒,如今,隨著更多新“祭祀坑”的發掘,籌建三星堆博物館新館已經提上日程,目前正在全球征集方案。

  “博物館其實就是一個藝術品,即使是栽一棵樹,栽什麼,怎麼栽,如何布局,都是有講究的。”對於新館的建設,肖先進充滿了期盼,他期望三星堆博物館也能建成為世界性博物館。他覺得,新館既要體現個性,也要講究共性,要和老館交融。考慮到三星堆出土文物的宏大性,新館規模應該比老館大,從而更好顯示出文物的特質。在展陳上,應該引入更多高科技,通過科技、燈光等搭配,以營造沉浸式觀展體驗。

  大咖名片

  肖先進,三星堆博物館第一任館長。他創新“館園”建設思路,在他和同事努力下,將歷史文化的厚重與現代休閑的輕鬆巧妙融匯,讓古文明的優雅與大自然的質朴渾然一體,成功將三星堆博物館打造成首批國家4A級景區、首批“國家一級博物館”和首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鳥瞰三星堆博物館。(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邊鈺 本版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