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足今日迎戰韓國隊 真正“勝利”還在場外

2021年04月13日08:56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中國女足的真正“勝利”還在場外

“過去一年我們和韓國隊都沒有比賽,相互之間基本沒有了解,所以第一場比賽是遭遇戰。現在兩支球隊毫無秘密可言了,明天的比賽會更加困難。”今天上午,中國女足主教練賈秀全在蘇州奧體中心出席賽前新聞發布會,和客場之旅前相比,他的態度更加謹慎:“我和隊員們說,要忘掉客場的勝利,我們要付出更多的甚至加倍的努力,才能實現晉級的目標。”

蘇州奧體中心對女足並不陌生,過去一年很長一段時間,中國女足都在蘇州進行集訓備戰,球隊對晉級東京奧運會的渴望與日俱增,最終的決戰即將來臨,賈秀全不允許自己的球隊有絲毫懈怠:“‘思想統一’和‘執行力’是這場比賽的關鍵詞。”

4月13日16時,中韓女足奧運會亞洲區預選賽附加賽第二回合比賽將在蘇州奧體中心打響,兩支球隊不再有任何犯錯的機會——昨天傍晚一場淅淅瀝瀝的小雨,也讓中國女足做好了雨戰的准備,“我們在蘇州集訓時候碰到過這樣的情況,球員已經比較適應了,最近的幾次訓練也趕上過下雨,我相信我們的隊員包括裝備團隊都會作好充分准備。”

這場“畢其功於一役”的決戰,中國女足已經等了5年之久——2016年裡約奧運會,王霜踢丟點球、中國女足0︰1不敵德國隊止步8強的那段鏡頭,其實並非中國女足的遺憾而是榮耀:與世界頂級強隊交手的經驗積累,對於中國女足極為重要,隻不過中國女足的命運與世界杯和奧運會兩大賽事的糾纏過於緊密,大賽成績的好壞,直接影響新的競賽周期備戰走向。

與男足情況不同的是,女足奧運會比賽的殘酷程度甚至超過女足世界杯賽——奧運會男足比賽限制球員年齡(23歲以下,每隊可有3名超齡球員),女足則無限制——東京奧運會女足決賽圈比賽總共12支球隊分為3個小組,小組賽淘汰4支球隊,剩余8支球隊進入1/4決賽,當絕大多數參賽球隊都有沖擊四強的機會,比賽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歐洲區的競爭最為殘酷:歐洲女足球隊隻有3張奧運門票,荷蘭隊、瑞典隊、英格蘭隊(奧運會時以英國女足身份出戰)憑借去年世界杯優秀戰績入圍奧運決賽圈,諸多歐洲女足強隊無緣東京奧運會,比如法國女足、意大利女足和西班牙女足,而德國女足更是成為女足歷史上首支無法參加奧運會的衛冕冠軍。

但讓中國女足愛好者略微感到心酸的是,“無緣奧運”並不會妨礙歐洲女足運動的普及與提高。

仍以德國女足為例,德國女足鼎盛期連續兩屆女足世界杯站上冠軍領獎台(2003年美國女足世界杯,2007年中國女足世界杯),雖然2011年本土世界杯德國女足四強賽輸給日本女足遭到淘汰無緣2012年倫敦奧運會,但德國女足的發展沒有受到任何影響,2016年裡約奧運會德國女足便捧起冠軍獎杯——在奧運歷史上,德國女足連續三屆奧運會進入四強(2000年悉尼奧運會、2004年雅典奧運會、2008年北京奧運會),倫敦奧運會與東京奧運會的“失誤”無礙德國女足世界強隊基礎,按照最新一期國際足聯世界排名,德國女足隻落后美國女足排在第二,水平最高的亞洲球隊日本女足的國際排名也只是排在第十。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此前在歐洲採訪,總能看到街邊草地(球場)上演女生足球賽事,踢球的學齡女孩健美有力,表現出來的速度和力量絲毫不讓人為她們的健康狀態感到擔心——職業聯賽盈利困難但不乏女孩子在球場歡呼雀躍的社會氛圍在類似女足強國已經固定成型,“踢球”對於學齡女生而言是再正常不過的體育活動與社交活動。

但在國內,“女生踢球”卻還不是一件能被大多數家長接受的事情。以相對而言注重素質教育的北京市為例,踢球女生比例少得可憐,女子球隊絕對數量與數千萬人口大城市規模全不匹配——受升學壓力影響,在最容易掌握運動技能的中小學階段,女生們更願意選擇坐在書桌前埋頭苦讀,曾有鼓勵支持小姑娘踢球的家長表示,“如果學校有女足球隊還好一些,女孩子們也有個伴,但學校沒有女足球隊,女孩子到操場上去踢球很容易被同學笑話,孩子很在意同學的議論,所以就斷了這個念頭。”

按照社會學家的解讀,中國女足的“青黃不接”早已超出體育范圍,“對體育的認知程度是涉及多個人文領域的社會問題,健康審美觀的培養同樣是涉及多個人文領域的社會問題”,事實上無論體育管理機構抑或教育管理機構,都有鼓勵女孩在球場上尋找足球樂趣的責任和義務。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去年採訪北京市百隊杯高考女子組冠軍球隊,球隊成員均為清華附中高三女生,一位高考685分的女生在決賽前收到清華大學錄取通知書,但最讓她眉飛色舞拿來“炫耀”的事,卻是入學前加入清華大學女足校隊,迅速和大姐姐們在球場上“打成一片”,“太歡樂了”。

這才是中國女足運動發展應該有的樣子。

作為球隊,中國女足必以“爭勝”為榮。這一次奧運門票爭奪戰中國女足經歷史上最長備戰時間,主教練賈秀全用“摧堅決勝”4個字時刻激勵球隊奮進,女足海報上“催堅決勝”4個大字用顏體書寫,骨架豐滿,遒勁有力,中國女足的作戰使命正在於此﹔但社會輿論對於女足的期待,卻應該更加寬容——一支球隊可以為比賽而生,女足這項運動的土壤卻需要基層栽培,讓女孩子擁有健康之美,中國的女足運動才會去追求真正的勝利。(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責編:羅昱、章華維)